致理科技大學
我本人有上課到一半收到學校發的居家隔離跟去快篩採檢,但讓我生氣的不是學校不遠距,而是學校確診者是何時到校、足跡這些的學校都不願說清楚 反而是到了有新聞採訪才通過在螢幕上這種方式來跟同學們說,我也不是要求要知道是誰,畢竟沒有人想要確診 但基本的時間足跡我想我還是有權利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