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A/化工,我有話想說

中山醫學大學 生物醫學科學學系
Recap
—————— 如題,手機排版請見諒 先說明打這篇的原因: 我很抱歉這兩天造成諸多筆戰, 加深了系學會和一般同學的對立; 同時也想和系學會的所有學長姐道歉: 為了我在電話回覆裡的不禮貌, 以及事後在新生群組裡的發言。 我很抱歉,無論底下那篇外流對話的發文者的用意為何, 我的不成熟都實實在在地抹黑了你們的形象,對不起。 希望有任何一個系學會的學長姐、或是他們的朋友看到這篇文後能替我轉達。 ------ 以下,我會還原「我印象中」的對話與當時狀況、我的心境, 畢竟我也沒有把通話內容錄音起來。 為了讓這篇文能實實在在的滅火而非節外生枝, 我花了整整一天沉澱心情、看完所有留言, 若是因記憶模糊了而有說詞出入,請知情的學長姐在底下留言澄清。 📱:我們這裡是中原大學的(???), 請問妳是(我的本名)嗎? 當時和友人在展覽場地外,人非常多非常吵,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群裡一開始誤以為是學生會來電, 以及為什麼我會認為自己的說詞可能和現實狀況有出入。 我回答說是之後,對方問我第一次打電話給我時, 和我加line班群後有問我有沒有參加宿營的意願, 📱:請問妳當時的回答是還在考慮對嗎? 我回答說是之後, 📱:那請問妳有去填完我們ig首頁的新生表單了嗎? 我回答說填了, 📱:表單裡有問妳參加宿營的意願,那請問妳的回答是? 我回答說我不願意。 📱:那想請問妳不願意參加的原因是什麼? 我在電話裡結巴得蠻嚴重的, :我的個性很內向,我覺得我不適合。 看對方沒有回應,我繼續說道, :我高中的時候有參加過類似活動了, 我認知到自己很慢熱,我沒辦法三天就和人混熟交朋友。 📱:這不是理由,高中和大學的活動不一樣, 妳可能先入為主地覺得是類似的活動, 但事實上可能不是。 大學了就是要學著成長跨出去, 這個活動能讓妳初步認識系上的其他人和系上的情報...... 以下,我承認沒有再繼續聽下去, 我稍微把手機拿得離自己遠一些, 因為我明白自己當下理智已經斷線了, 再繼續聽下去可能會不小心因情緒上身說出難以挽回的話。 稍微冷靜幾秒後我再把手機貼回耳朵, 也忘記了對方是不是還沒把話說完, 說了「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參加的意願」就直接把電話掛了。 在那之後我去人少的地方也難以冷靜, 就在新生群裡第一次發言, 說了自己遇到的狀況, 我也只是想知道有沒有人也遇到類似的狀況而已。 我認為自己在群裡是用普通閒聊的語氣, 但我想我當時有太多太武斷的情緒用詞(說教、被靠北) 事後回想起來蠻沒禮貌的, 也是在完全冷靜下來後才想起來很可能被截圖外流, 更可能群裡就有系學會的學長姐因此不舒服。 我個人認為, 底下發文者的截圖有些過於斷章取義了。 我感受到的說教感確實是我單方面太過度延伸了, 說出來有帶風向之嫌,是我的過錯; 但我也確實地有把談話始末說出來,這部分您並沒有截到。 想在這裡謝謝群裡醫工的一位學長, 您的話讓我想得很開又冷靜下來了。 我當下確實是感受到「好像內向的個性是一種幼稚不成熟」而生氣難過, 而我的用意又並非加深仇恨。 我也有曾任系學會副會長的家人, 我能明白辦活動的辛苦, 也能明白學長姐們看到校板上關於活動負評後慌亂的心情。 我之所以不想參加宿營, 正是因為高中那次尷尬的經驗; 我知道自己參加後依舊不會願意開口說話、 不會瞬間就學會開話題和閒聊接話、 更能想像自己放不開去唱歌跳舞的窘態。 若是這樣的我去參加宿營, 搞得小組內氣氛不好,甚至是活動窒礙難行, 豈不才是一種節外生枝嗎? 而我的那位家人就業後替大小公家/私人單位寫了不少活動的企劃案, 我認為這才是參加系學會活動所謂的「成長」。 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內向和外向兩種人, 就好像高中會分自然組和社會組那樣。 我之所以生氣, 是因為兩者本來就不該存在絕對的對與錯、 誰成熟誰幼稚、誰該去適應誰。 社會組的同學大學可能會選擇文法商或設計體育學院, 慢慢找到在主要產業仍是理工醫藥為主的社會上生存下去的方式, 而我認為內向的人也能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 好比說通識或實驗的分組, 或是自行參加擅長領域的社團? 這些是我個人習慣的社交模式啦, 我自認很不擅長歡笑和閒聊, 幾乎都是在目的取向的對話中慢慢培養感情的。 多言了。 我希望系學和一般同學的對立能在這篇文後完全地結束掉, 參加宿營的人不再被罵猴子, 不參加的人也不再被笑是邊緣社恐。 雖然說是多管閒事, 但我希望這件事發生的價值, 是能讓學長姐們制定更完整的電訪sop, 或是直接在表單內告知不願意會被打電話詢問緣由、 甚至在表單內新增必填的開放式回答理由欄位, 無論參加或不參加都表述一下原因這樣。 願參加宿營的人都能玩得開心, 也願不參加宿營的人能藉其他管道相遇知己。 A/化工
LikeSadWow
58
5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