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大學
(以下源自微博) 趁夜深人静。 在广播室拿大喇叭通告的人,永远是直接拿到总结稿就负责一字不差念出来的人。 几年了,从番组,到杂志,到广播,到各种各样的访谈。 他俩的关系好像是这世上最妙趣横生的梗,今天说一遍明天说一遍后天说一遍,人人问人人惊人人超爱听。 就好像是这个走向十年一切都开始慢慢变好的团里过去唯一打不开的心结,像是费了好大劲才搬开的绊脚石,和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你团十年浓缩出来最值得说无数次的episode 不停不停地重复 永远都是谦卑道歉和满腔谢意 而你们呢? 「怎么又是这个话题xxxx」 「xx怎么有脸xxxxx」 「算了吧这话我不想听」 「还不是因为你xxxx现在又来虚情假意」 反正他说什么都是错 另一位做什么也都不对 断章取义。狂带节奏。任意曲解。随便指责。想来都是你圈常态,毕竟人人自危无可厚非 这是当然啊,站着说话的人永远不腰疼。 而真正疼的人一直兢兢业业完成着工作, 也永远毫无怨言地陪你们玩下去。 而那些欲言又止,小心翼翼,惊慌失措和故作镇定 那些满腹牢骚,委屈怨怼,欲说还休又忍气吞声 背地里的歇斯底里,深夜里的泪流满面,沉默寡言和相对无言,那些心酸、寂寞、痛苦、无奈。 永远都是当事人自己背地里慢慢消化。 这个伤疤究竟是谁的伤疤呢? 他有没有真的想走过。 另一位怕不怕他走。 那他有没有这个权利说不我执意不做 他又能不能提议可不可以换人做 他有没有尽他所能去演好这台戏 又有没有真情实感地心痛 只有把他捧在手心的人才知道什么叫视若珍宝。 他自己才知道什么叫冷暖自知。 我当然没有任何阻止流言蜚语的权利和能力。 但要是对他的信任,和祝他从此以后平安美满的心愿。 我有的是。 结结实实的心疼也不会输给谁。 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