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同人小說)致渡邊麻友和指原莉乃 無法比較的冠亞軍

5月9日 23:20
這篇小說當初是因為麻友畢業而創作的,現在莉乃也畢業了,也想到這篇小說,就重新書寫了一遍,分享給喜歡開閉的人,表達對這兩位AKB巨星的敬意。
在廣播室前方是一片白白的牆壁以及一台台透出寒冷光線的冰冷攝影機,這裡沒有辦法聽到粉絲在台下替自己打氣的聲音,也看不到寫有自己名字的大海報被粉絲高舉在空中,更感覺不到任何一絲在外面看著電視的粉絲那熱烈地想要向自己表達關心的氣氛,麻友站在麥克風前面,對著因為下大雨而無法觀看總選舉的觀眾們做出選舉感言。 「說自己沒有懊悔是說謊的,但是心情很幸福。」 「有想傳達的事情,我渡邊麻友要從AKB48畢業!考慮了三年左右,但迷惑了很久,一直猶豫不決,最近才終於能下定決心,我想粉絲都很驚訝,不過,我作為AKB48的成員,已經沒有想要留下來的意念,我想能一起享受剩餘的時間這樣我就很高興了。」 在第一次的總選舉時,以高票數和最年輕的年齡成為了足以和前輩並肩的最強新人,麻友從一開始就佇立在akb的頂點,大家都覺得她遲早會在前輩畢業後成為總選舉上不動的第一名,她自己也對著第一名有著強烈的慾望,十一年靠著強大的自制力沒有觸犯任何一次團規,就算再怎麼疲勞,還是堅持在每個會被觀眾看到的時間露出最完美的自己,偶像就是要永遠讓大家看到自己最美好的時候,麻友堅信著偶像最重要的精神。 然而,在爭取總選舉王座的比賽中,她還是輸給了一個人,在akb的這些日子中,也只有她,才能打敗自己。 在說完話後,麻友放下了麥克風,在這個安靜的空間流下了眼淚。 「莉乃,還是沒人能超越妳。」 麻友一邊落淚,一邊慶幸著,在這個孤單的錄音室中,沒有人會看到她哭花的面容。 第二章 在選舉結束後,麻友站在舞台上看著空蕩蕩的舞台,內心不知不覺煩悶了起來。 「妳很厲害,之後也會更厲害。」 「莉乃!」 突然從身後出現的聲音讓麻友錯愕得轉過身子,只見一個披著紅色大衣,有著親切爽朗笑容的女生用高跟鞋踏著優雅的步伐走上了舞台。 那是團隊現在最有人氣的團員,也是唯一一個比自己名氣還高的團員,看著這個強大的存在,一向站在大家前方的麻友,也落寞得低下了頭來。 麻友用著有些無力的眼神,正看著莉乃身上的紅色大衣,那是總選舉冠軍才能穿的大衣,在總共九次的總選舉中,麻友穿過一次,但在穿過那一次之後,之後連續三次的總選舉,冠軍的大衣都被莉乃穿了上去。 「真的好希望妳再留久一點。」 莉乃將手搭在麻友的肩上,那是一隻又大又粗的手,沒有美麗女孩子該有的纖細柔弱,那看著自己的笑容,也不如自己漂亮,但這個既沒有美麗容貌,也沒有偶像優勢的女孩,卻超越了自己。 「我也希望,能夠再留久一點。」 將手放在莉乃搭在自己身上的手上,麻友對莉乃露出了微笑。 「不過沒想到我會待得比妳久呀,畢竟我可是曾經被遺棄的人,哈哈哈。」 爽朗得發出了大姐頭般的笑聲,在莉乃不算美麗的笑容中,麻友卻看到幹練女性的堅硬強韌,面對著這樣有著爽朗笑容的女孩,麻友卻用手將莉乃的手推開,皺著眉頭背對起了莉乃。 被貶到了人口稀少的家鄉,進入了新團HKT48,在那裡,身邊都是一群小妹妹,也沒有人看好她的團體能夠紅起來,但她卻憑著自己的經營能力把團體帶成了足以跟本團對抗的存在,就算偶像的素質不如自己,這個人還是能夠和自己競爭,麻友是知道這點的。 但是自己一直以來都嚴格的遵守著團體的規範,莉乃卻總是以不遵守規定的團員這樣的稱號行銷著自己,想到這裡,麻友還是覺得好不甘心,明明自己是最守本分的團員,那唯一能打敗自己的人,卻偏偏是最不守規矩的人。 麻友看著空蕩蕩的舞台,想像起了自己第一次奪冠軍的情形,拿時自己身上披著很漂亮的紅衣服,頭上還有很華麗的皇冠,但現在,在這個即將離開的時候,她手上卻只有一個亞軍獎盃。 「好想...再拿一次冠軍。] 意識到了自己眼眶溢出了眼淚,麻友趕緊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臉頰,並用手推出了自己最漂亮的笑容,轉身看向了莉乃。 「我該去別的地方了,akb即將進入新的時代,所有的傳統、文化還有精神,都將隨著新的團員而產生變化,我們這些老人,已經不能再待在這裡了。」 麻友對著莉乃露出了端正的笑容,就算是看著讓自己感到五味雜陳的冠軍外套,麻友還是選擇維持著以前那工整到完全看不出情緒,卻又完美到找不出瑕疵的笑容。 她輕輕拍了下莉乃的肩膀,邊走過了她身旁,走向了通往出口的門,她的腳步一步一步接近離開團體的門板,住在小小胸口中的心臟也越跳越大力,之後將離開熟悉的人、熟悉的舞台,不知道那全新的世界,會有什麼東西等著自己,就算已經在舞台上表演了十二年,一想到未知的未來,麻友仍然感到擔心又害怕。 「誰準妳隨便走掉。」 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讓麻友停下了腳步,而就在她訝異得瞪大眼睛的時候,一股溫暖的感覺忽然從背後蓋到了自己身上。 「akb永遠是妳們這些立下地基的前輩們的,妳們所建立的規矩、精神還有每個人所流下的汗水和淚水,我們都有看到,這些東西是不會消失的,新人會創造新的概念和想法,然後和妳們留下的精神融合,成為新的理念,akb是個不斷創新的團體, 但也是個不會忘本的團體。」 一雙手牢牢地按住麻友的肩膀,麻友停下了腳步,美麗水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盯著一個放在舞台下的鏡子,那個鏡子是為了讓每個人上台前整理儀容用的,而在十二年中,麻友從這個鏡子中看到了各種面貌的女孩。 有第一次上台而緊張到差點暈倒的女孩,有因為受傷而站在布幕後方看著同伴跳舞而哭泣著女孩,也有著第一次人氣超越前輩,而不可置信得看著自己的女孩,那個女孩就叫渡邊麻友,從創團到現在,那個女孩看到了這個舞台發生的一切,然而在現在,鏡子中不再映著自己,而是一個有著嚴肅又認真眼神的女孩。 莉乃將雙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脫下了自己身上的紅色袍子,將它放到了麻友身上。 「妳的貢獻是我所無法超越的,我沒辦法一進akb就跟前輩們一樣厲害,但是妳可以,我沒辦法唱出動人的歌聲、跳出美麗的舞蹈,但是妳可以,我是個違反規定的人,但妳卻是最守護前輩留下的精神的人,妳的價值,是票數無法計算的。」 紅色的袍子放到肩膀上,溫暖和沉重的感覺一起放到了麻友的肩上,那一刻,麻友記起了第一次得到總選舉冠軍時的感覺。 「是啊!就是那個感覺,有著溫暖又幸福的愉悅,卻也有著沉重的壓力。」 冠軍是榮耀的,但也是充滿責任的,在此刻,麻友意識到,身後的人正背負著跟自己一樣的負擔,身為團隊中跑在最前面的人,自己要比任何人都優秀,就算遇到挫折和困難,就算再怎麼疲累,但在團員的面前,還是要保持著最好的狀態,如果給她們看到自己弱小的一面,她們就不會有想要超越自己的動力了。 我很有自信喔!我現在還要再突破喔!所以妳們也要跟上來,一定要傳達這些精神。 為了完全這個任務,麻友選擇貫徹傳統,將前輩們嚴謹、認真、一絲不苟的精神傳承下去,而莉乃選擇創造新的氛圍,用全新的概念帶著團體突破下去,兩個人都是讓團隊進步而缺一不可的存在,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 「就算離開了,大家還是看著呢,看來還是不能鬆懈呀!」 麻友無奈地笑了,臉上依舊是那美麗到沒有一絲破綻的笑容,但是她的臉看起來卻更加的有精神,笑容也散發出比以前更強烈的光彩,她知道就算畢業了,團員們仍將繼續看著自己,看自己在離開akb這個保護傘之後可以跑得多遠,看自己是否能超越AKB的渡邊麻友這個存在。 「加油!王牌!」 麻友脫下紅袍,將它披回了莉乃的肩上,這個紅袍不會只屬於拿著她的兩人中的任何一人,現在是如此,以後也是如此。 「妳也是,center!」 莉乃伸出拳頭,往麻友的胸口輕敲了一下,麻友摸著胸口,感覺到那是一個厚實又有力的拳頭,便也舉起了小小的拳頭敲向了莉乃的胸口。 「妳力氣還是一樣小呀,都畢業了還是那麼弱不禁風。」 莉乃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 「哼。」 麻友嘟起了嘴巴,生氣得轉過了身子,但就在她看到出口後,她露出了笑容,轉頭看向莉乃。 「以後,要把AKB發揚光大喔。」 「那當然。」 莉乃將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高傲得抬著頭看著自己,身後的紅袍也隨著風而飄揚起來,看著這樣的莉乃,麻友也安心得轉過了頭,走向了出口。 「妳的笑容還是那麼完美呀,完美到沒人能超越。」 感覺到眼眶泛紅,莉乃仍然沒有理會,而是繼續昂首站在舞台上,看著麻友小小的背影走向門口,直到她端莊的身影消失在關上的門上,莉乃才脫下了頭上的皇冠,並用手擦了擦已經溢滿臉上的淚水。 「這個舞台,永遠是妳們的。」 再度用手擦掉了不捨的眼淚,在確定不會再流淚後,她轉身走向了舞台下的觀眾席,那是跟麻友完全相反的方向,但兩個人,都直視著前方,一直往前走著,不曾停下腳步。 以上劇情純屬虛構。 AKB48還會持續發光發熱
愛心嗚嗚森77
45
.回應 6
共 6 則回應
  •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然後一切被營運和一個傻眼女團毀了
  • 臺北城市科技大學 觀光事業系
    樓上的別說了都是營運腦子有問題
  • 元智大學
    傻眼女團 wwwwww
  •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平常沒接觸 不太懂樓上什麼意思 這是什麼卦?🧐
  • 國立臺灣大學
    估計是指NGT48的事件吧
  • 輔仁大學
    麻轟轟吧 可以估一下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