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動不動就扯公司要負責任 又不是不想救,有的時候是想救也救不了 心理疾病這種東西到底該怎麼說,看見親人或朋友深陷下去的那種自責感和無助 雖然我自己也常常嘴SM 但這真的不是經濟公司能負責的了 之前鐘鉉和雪莉最後的作品也有被放出來,是不是也要說是利用? 但那都是粉絲的念想與希望,能永恆懷念、記住他們的方式,多少能撫平一點傷痛 如果有盈餘,通常也是捐給他們名下的基金會或是家人 如果不是不好的消息或意圖,有人提到他們或者懷念他們我內心會很感謝。肉體的消失不是真的消失,被遺忘才是真正離開這個世界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