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忠於自己的性格 新聞媒體和社會風氣不允許那樣子的她存在 雖然對雪莉曾有過埋怨 但人走了 那些埋怨好像都變得不再重要 我希望她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好並安穩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