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生不能選擇,但死可以。 我們都不是她,所以都無法理解她承受的壓力和痛苦有多少。但我希望她可以到一個可以享受到愛跟歸屬感的地方,而且那個地方也能夠接住受傷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