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 大家好,我們是2號學生會候選人團隊 針對同學的在政見上的疑問, 我們都很樂意回答! 但還是要先提醒各位, 在選舉期間不得干擾勸誘他人投票之意向 我們的回答僅針對政見上之疑問, 並無勸誘之意向,還請各位理性討論! 以下為政見回覆: 1.目前逢甲校內的導師共分為兩種: 生活導師(教官)與學習導師—學習導師有 輔導學生學習與在課業上提供幫助之功能, 而我們想改善的是關於生活導師的部份。 我們了解並非所有學生都會使用到心輔相關資源,而我們所想要幫助對象是那些目前對於心輔有需求,或是當有緊急狀況需要尋求幫助,卻手足無措的同學們, 能夠較為即時的獲得幫助。 心輔系統詳細解釋起來會略為複雜,因此在這裡我們只簡單介紹三級輔導架構為何:三級預防共有,處遇性輔導、介入性輔導、發展性輔導。 按理來說,生活導師應該要能提供學生主動關懷,完成其在發展性輔導之功能。發展性輔導之功能的主要含意就是防範勝於治療,在學生出現更嚴重的心理相關問題前,提早給予需要的學生主動關懷。 然而目前逢甲的現況是,一位生活導師大約需要兼顧一整個系的同學,我們認為這樣子的人數比並無法有效地給予需要的學生主動關懷,或是無法了解學生的心理狀況,往往皆須等到學生自傷甚至是嘗試自殺了,生活導師才會介入關懷。 因此我們才會希望能夠額外引進導師專責制度,儘管沒辦法把人數比縮減成1:1,但我們希望至少能夠縮減到一位導師:一個年級的人數比。至於可能會有同學疑問,如需增加聘任導師,那經費該從何而來呢? 對於這塊,教育部目前已督請各縣市衛生局應與教育機關合作,嘗試去解決目前的現況。 2.我們認為爭取學權仍舊是學生會的核心目標,但並不是每一位學生都會對於學生權益的改善感到有感,因為大部份學生都是等自己也成為了受害者才會開始關注相關議題。 所以直白地說,舉辦活動是學生會與大部份學生接觸最直接的管道,我們知道學生會舉辦的活動受眾各有不同,有些人想參加,有些人不想參加。 但如果學生會完全不辦大型活動的話,我們認為那些想參與活動的學生,在校園生活中就缺少了這些參與大型機會,因此我們認為舉辦活動還是有必要性存在的!同時,我們仍然會積極的為學生們爭取應有的權益。 3.對於這一題,我們所希望的培力模式更接近您所述的後者,而我們當然也很樂見其他部門的人能夠一同參與課程。針對課程規劃的部份,本會行政中心設有研究發展委員會,該單位之主管會負責編排相關課程。至於授課講師,我們會希望是由具有一定專業能力的講師前來授課,這個範圍不一定是外聘講師,會內幹部若具有相關實務經驗與能力我們也樂於讓想嘗試的幹部們進行開課。 而培力課程是採自願式的,我們將積極推廣並宣導部員們參加培力課程,但不會強制部員們一定要參加,期望能夠著重培育在對學生自治真正具有熱誠的成員,將培力資源用在正確的地方。 不管各位支持哪一組候選人, 都期望大家能夠落實自己的公民權。 從今日到5/22都可以上行動逢甲 進行投票喔! 對於政見有任何疑問,都歡迎發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