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奶與蜜之後:Tauer Perfumes PHI Une Rose de Kandahar 坎大哈玫瑰

"走慣貧沙,啃過粗糧,吞咽之時竟也有蜜汁之感,或許,這是我的迦南地"--簡媜,「四月裂帛」 Andy Tauer,現代Niche香水的傳奇。 沒有相關背景,沒有經過正統的商業調香學習,靠著「網路影片」自學調香,硬生生以純素人的身分殺進香水界,最終成為當代知名調香師,代表作品「沙漠之心」與其原版「摩洛哥沙漠」紅到幾乎要以為這是主流香水審美了。 他的路線不可複製,這也為他的作品帶來許多批評,但有時候是因為大家忘了: 他的香水精神是「Niche」。 他不必對得起大眾,只需要對得起自己,與那些喜愛他作品的小眾欣賞家。 是的,他的作品絕對不會是「大眾喜愛」。即使是玫瑰。
megapx
前調:杏仁、杏桃、肉桂、佛手柑 主調:阿富汗玫瑰、菸草、天竺葵 基調:龍涎香、香草、廣藿香、零陵香豆、麝香、香根草 這支絕對不是一支以玫瑰為主角的作品。 Tauer的未停產玫瑰作品沒有任何一支是真的以玫瑰為核心展開的,一支都沒有。 因此,別抱著這是一支花香調作品的期待來嘗試這支香水-- 坎大哈玫瑰是一支香料感與杏仁味十足的東方調作品,玫瑰是漂亮的背景板,主角是層疊的香料以及無比圓潤的奶甜感。 Hiram Green 有一支阿波萊Arbolé,某段氣味與這支作品是相近的:香草與陵零香豆構築出的、無比豐饒的奶與蜜。 前調上皮,鹹杏仁、甜桃、肉桂的氣息立刻噴湧而出,天竺葵的帶來明亮而粗礪的質感,立刻令人想起摩洛哥沙漠裡那座炎熱的沙漠--香料、沙塵,滾燙的沙子承載了烈日的溫度,空氣在灼熱中扭曲。 但杏仁的介入,使得這支香水與摩洛哥裡的灼熱沙漠有了很大的不同。這邊是在沙漠裡有了一片異域的香料集市,灼熱的空氣裡盛滿了各式香料,杏仁、果乾、糖塊、奶水,氣味近乎飽和。 而那片集市的外圍開滿了玫瑰,在集市飽和的香料氣息中添上玫瑰色的邊緣。 隨著氣味發展,杏仁氣息漸弱,菸草與不知從何而來的煙燻感逐漸出現,但比不上明顯的基底感,愈來愈強的「奶與蜜」,不透明的厚重飽滿琥珀氣息。 龍涎香也在此時愈發明顯,又為基底裹上一層厚度,整個基底的奶甜感飽滿到只能以濃烈來形容,不帶有濕潤的聯想,只是濃郁而乾燥的煙草奶油。整個氣息當然也在這種香料煙燻的奶甜感中結束。 這是一支原創性極高的特殊東方調,大膽而飽滿。 至於缺點? 個人認為這支香水不耐聞,尤其在溫暖的環境下。 我可以連用一個星期以上的五潯奈洛、薔薇魅語男、愚人,但這支坎大哈玫瑰我連用三天就到極限了。 至於這種不耐聞,我認為理由就是「奶與蜜」。 溫暖扎實的零陵香豆與甜香草創造出的厚甜奶油,是這支香水最獨特耀眼的標誌,卻也讓這個氣味在炎熱的天氣下難以忍受,有種過負荷的暈眩感;在這個基礎上,這支香水又使用了肉桂,再次強調溫暖辛辣感。 這支香水很棒,但我沒來由地想起簡媜的句子: 你真是一個令人歡喜的人,你的杯不應該為我而空。 我能盛讚你,也請原諒我無法打從心底的愛上你。 個人觀點的評分總結: 持香性:9(上皮留香10小時左右) 實穿性:7(好聞但不耐聞) 表現性:9(不簡單的東方調) 價格比:5(換算下來100ml超過一萬三,我始終認為100ml超過一萬就是溢價) ===================================== 大部分的人尋找香水,像我,應該都是在尋找那個「十全十美」的香水。 但根據香水的設計原則,這種香水應該更可能出現在大品牌的商業香高端線,畢竟那些作品才是考慮到受眾,盡可能盡善盡美而設計的。 最近我開始反省一件事:這種找尋作為一種興趣,是不是只是一種無謂的嘗試? 香評、氣味、顏色、試錯、分析、討論、釐清,但基於一種不太可能具備客觀標準的事物。 然後看著大眾盛讚的「小眾香」,與獨立生產的香水標語是「被眾人盛讚的美麗」,有種荒謬的喜劇感。 實際上是,某人的評論應允了一片奶與蜜之地,於是眾人欣然前往,在未知的土地上期待或失望。 或許也是這樣的喜劇結尾: 在奶與蜜之後,才發現或想起:沒有先知,對方也只是正在尋找自己的十全十美。 待評論清單: 1.Bruno Acampora Volubilis 神聖之地(廣藿香鳶尾+薄荷玫瑰) 2.Evody Desert Nocturne 沙漠夜曲(中東感十足的烏木玫瑰) 3.Nicolai Musc Intense 繡簾粉黛(醛花白麝香) 4.浮香堂 日追(涼意的中藥湯) 5.MDCI 西普大帝(西普東方調) 那各位朋友,我們下次見啦~
LikeHaha
47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