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朋友,叫做冠胖,我也不避嫌的露出學校名了。
他的綽號顯而易見,很明顯名字就有冠,然後很胖。
不是我要說他胖,而是他胖得太有特色了,
俗話說一般人中槍跟劉德華中槍是不一樣的,
他的胖讓人覺得超級溫暖而不是連勝文的胖。
冠胖是個異鄉人,遠從苗栗來中山讀書,我這個當地人都覺得他很勇敢,
畢竟他當初搭上的是自強號對號列車,而不是寵物宅配通。

有一天,我帶他去吃炊仔飯,大概北部人比較不了解,但請想像成比較多菜的肉燥飯就可以了,

冠胖買了一碗炊仔飯,外紅內黑的碗帶古色花紋,當他拿正要拿筷子享用時,一位對圍棋十分感興趣的同學說:

「啊,冠胖在吃同類。」

「我看倒有點像在吃自己。」我說。

「冠胖真像一塊東坡肉。」一位外號叫「大食客」的同學緊接著說。

我們不禁哄堂大笑,同樣的一碗炊仔飯,每個人卻有不同的感覺。冠胖連忙把炊仔飯吃掉,他覺得炊仔飯就是炊仔飯,不是同類,也不是自己,自己更不像一塊東坡肉。

冠胖打了個飽嗝,在銀色月光下。

共 6 則回應

8
所以冠胖知道他上狄卡了沒
0
乾圍棋屁事啊
1
雅量嗎哈哈哈
2
他吃他的飯,你吃你的東坡肉?! ('・ω・')
5
我以為我在廢文板……

國北倉鼠王
1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美的感受

Lumos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