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繼上次的那篇農村捉賊後,我又想到老媽以前在屏東新埤老家的故事了。
那個時候的小朋友阿,基本上沒有玩具可以玩。
偶爾來巡迴的布袋戲已是奢侈品,電視更是只有一兩家有。
無聊也是無聊,偷甘蔗也只有固定季節可以偷,小孩間常常會玩一些自創的小遊戲。

有一個遊戲叫做「踢鐵罐子」,是一種半躲貓貓半鬼抓人的遊戲。
先準備一個鐵製罐子(如台糖鳳梨罐頭,鋁製太軟不好用)。
猜拳分組後,決定一個小朋友當鬼,其他小朋友之間找一人出來踢罐子。
當罐子被踢出去後,所有人四散奔逃。
鬼把罐子撿回來放回原處後,才可以開始找人,玩法跟鬼抓人一樣,碰到就輸了。
輸掉的人必須在罐子旁邊當俘虜,等候其他活人來踢罐子拯救。
要是罐子一被踢走,所有俘虜就自由了,鬼必須全部重來。
(那時的老媽運動神經太強了,如果有意的話,常常會讓鬼無限Loop到累垮.....)

40年前的某天,小朋友們又聚在一起玩鐵罐子。
老媽、舅舅、以及一堆我要叫阿叔、阿姨的人都在其中。
休耕時的空閒,一群人從一玩就玩到了傍晚。
小朋友嘛,常常興致一來什麼都會忘掉。

我的某個親戚,姑且稱為阿志好了,因為爆出來了我過年會無法回家。
阿志興高采烈的和大家在巷弄間追逐、嬉戲,躲在廟埕轉角;牛舍的水池邊;祖堂後面。
鬼一來了就快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不管自己最後有沒有要當鬼,一定要繼續下一場。
正在當鬼的阿志,用盡全力追逐著其他人時,突然感覺下腹部一陣絞痛。

「(客語)恩─毋威幽禁,轉屋家髒西偏碩」(不要緊,回家後再去廁所吧)

他在心裡默默的安慰自己。

奮力跳過田梗時,下半身用力,第一次陣痛。
快速攀上土牆時,四肢並用之下,第二次陣痛襲來。

「(客語)乃胸威老胎嘎告啦~毋威促斯請」(我想和大家玩啦~應該不會出事)

阿志驅動所有腹肌的力量守門,避免便便軍團大舉入侵。

片刻後,阿志為了逃避老媽的追擊,從豬舍的鐵皮屋頂跳下時,震動超越了極限。
(畫面轉向數百年前的南宋)
「轟碰!!!!」
「襄陽守不住啦!!!!!」
「嘶嘶嘶嘶!!!(馬蹄)」
「哇阿!!!」
蒙古軍馬如潮水般地湧入襄陽城,城內哀鴻遍野,生靈塗炭。

阿志當下既不敢聲張,也不敢跑去廁所,記得,笑柄是會在數分鐘內傳遍全村的。
「啊哈~抓到了,換你當鬼囉」老媽往阿志的背後一拍,便飛也似的跑回原點集合了。
那時候的農村小孩,穿的都是麵粉袋褲,褲管與大小腿間有一個明顯的空間。
阿志為了不被發現,帶著褲管裡的「一球」,硬著頭皮繼續玩。
相信大家都還記得,鬼是要「踢」鐵罐子的。如果控制不好的話,褲管的祕密就會曝光....

「(客語)周罵該毋特關仔?逆投威哈珊囉?」(怎麼不踢罐子?太陽要下山囉)

天人交戰了許久,阿志做了人生中影響最巨大的決定。
右腳抬起後45度,膝關節微曲,右手用力束緊褲管,應該沒問題吧。
用力的向前踢,鐵罐應聲飛出。

「匡噹!!」罐子的落地聲。
「啪。」!?!?!!?
「(客語)關仔奈威油兩介?」(罐子怎麼有兩個?)

罐子,有兩個,一個長的像圓柱有光澤;另一個卻圓圓黑黑的,還有股怪怪的氣味開始散出......

「喊有書!!!」
「油你來寺阿!!!!」
「吊ㄋ一ㄚˇ.....」

眾人高速逃離。留下阿志一人站在廣場上,享受夕陽的餘暉。


-Kappa

共 8 則回應

0
喊千!!!!!! 案有書!!!
0
原po同鄉啊!!!!!!!
想知道原po是哪裡人
我是新埤南岸

中央柯柯麗
0
B2 打鐵XD
0
隔壁村耶XDD
我過年的時候有撈過界去打鐵玩

中央柯柯麗
0
B4 什麼!? 那你家和我家離超近耶XDD
0
附圖救原POヽ(^◇^*)/
Post images

打鐵在南豐隔壁呦
是說我以為跟客家人講南岸(南豐舊稱)應該會比較清楚的說看來我錯了XDDDD


中央柯柯麗
0
B5 你會很常回家嗎XD 我幾乎每周都回來陪老人家
0
我現在人在桃園啊QAQ
以前住南部的時候一個月會回去一次

中央柯柯麗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