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加大

杜絕霸凌要從家庭教育做起

2016年6月22日 16:07
霸凌是不好,但是這並不是呼個口號或把問題丟給老師就能解決的事情 原po我因為在不同的成長時期被霸凌後而學會霸凌別人(不良示範,小朋友不要學),但事隔多年其實對當時的自己幼稚跟不成熟,留下了些許的遺憾以及抱歉。 以下就分享一下我個人的故事: 小學因為家裡有長輩在學校任職,在當時的年代還很流行所謂的人情班,所以就一路在人情班從小一讀到小四。某些因素小四升小五時家中長輩有別的考量所以在重新編班後不再編我到“人情班”,所以情天霹靂的跟從小長大的同學分班,而我也從那一刻真正的被迫”長大“。我開始知道原來不是大家的午餐都有家人熱騰騰送來;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完成家庭作業;第一次知道有同學抽煙;第一次知道原來不是每個人下課都要去學鋼琴或某種樂器而是去打撞球或網咖。因為我跟其他人都太“格格不入”,當時的同學又比我提早社會化,單純的我只能會被他們呼來騙去,很渴望跟他們“打成一片”的我盡可能的滿足他們的要求,從幫他們寫作業到幫忙考試作弊,到買很好的生日禮物或燒當時最流行的CD給他們,就算一次一次的失望和欺騙,但為了當時下課十分鐘有人可以說話,我做什麼也願意。小學,我懂了什麼叫被利用,我懂了朋友的“重要性”。 因為小學的種種,國中我就跨區就讀到了沒有人認識我的學校。我好開心我沒有“某教職人員小孩”的包袱,我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交了一些不錯的好朋友,也當了班上的幹部,我清楚地知道我現在交的朋友都不是因為我的“背景”,也都不是要利用我,非常的開心。但好景不常,當時的好朋友因為男生,在背後說了壞話捅了我幾刀。我被傷害過的經驗讓我非常憤怒,當然就聯手朋友們不要跟他做朋友。但是事情越演越烈,從不跟他講話,到不碰他的課本,故意不跟他分組等等,從國一到國三,就這樣烏魚密佈的持續到畢業。當然中間還有某些人跟我吵架時就會去跟他做朋友這樣的小事就不多贅述,其實我蠻抱歉當時因為我而被影響的同學們,因為我的確著著實實的有威脅過他們不能跟他做朋友(抱歉,不良示範),而他們也都很無奈地選邊站。國中,我懂了嫉妒心,我也懂了不善用權力就是暴政。 這兩個經驗老師其實都有介入,但是都沒有改善當時的狀況。同學可以說“我們“只是”沒有跟他說話而已啊!” 但是這可以造成小孩子多大的壓力!學生在學校待的時間比家裡還多,但是老師又何嘗可以勉強學生要當”朋友“呢? 我反省後,覺得如果小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有從父母親來足夠的信心做自己,不要過度渴望別人的認可,就能減少成為”被霸凌者“或是”霸凌人的人“。從”被霸凌者”心態,因為過度的自卑,所以特別希望同儕的認可,而會不知不覺被成爲利用的對象。“霸凌人的人”的心態,就是想要掌控全局,要多數人聽他的“指揮”,可能怕局勢變化,也可能虛榮心作祟。而剩下的中間人,如果可以勇敢地“做自己”,不被“霸凌人的人“影響或控制,甚至適時提醒雙方面的人,都有可能減少霸凌的狀況或是嚴重性。 以上是個人的淺見。在這邊對被我小時候無知傷害過的人道歉,聽說你結婚了,祝你幸福!
7
回應 2
文章資訊
共 2 則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lets all being together and make bully kill itself bully's an ugly thing so shut its face in the dirt and make bully kill itself ~
妳當時,也是沒有辦法。 相信我。 可以感到抱歉, 但不要過度自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