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個讓法官笑到內傷的超ㄎㄧㄤ對話🥴

2019年5月9日 14:36
律師:「你被拍攝時,當時你人在場嗎?」 證人:「你在講什麼幹話?」 你真的有考過律師執照嗎🤣🤣🤣
903
留言 17
文章資訊
4 篇文章9 人追蹤
共 17 則留言
南臺科技大學
我聽過我家人分享一個 實際遇到的 法官:這案子駁回(詳細內容忘記了) 律師:駁回是我們贏還是我們輸? ...?
B1 法官:謝謝下一位
匿名
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有很多個乍看之下很廢話,但那是為了要讓證人在法庭上親口說一遍那個句子嘛?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亞洲大學 社會工作學系
B3 可能有點類似諮商技巧 會複述對方的話,以確保我們理解的跟他想表達的是一致的,或是藉由持續的探問來讓對方再說的更具體一點。
東方設計大學
我覺得在睡夢中死亡是否隔天才會知道自己已死 那個還滿哲學的😂😂😂
國立中興大學
B6 我覺得答案是 永遠不會知道 因為已經死了嘛😂 (採通說:靈魂會跟肉體一起死去)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B3 我也覺得 很多看起來是廢話,但必須由證人說出口才具有效力 不然證人後來如果說: 我當時沒有這樣說,那都是律師自己的猜測 那怎麼辦 肯定敗訴吧?
國立臺灣大學
b8是沒錯啦~但真的很多都是幹話啊😂😂😂
輔仁大學
這個很久以前就有了 我有買
這本 補上裡面一則 DA. In August, you were again convicted of a federal offense, correct? And you were trying to steal a railroad? Defendant. That's what they said. DA. Were you trying to steal a railroad? Defendant. About the only thing I would be stealing would be the tracks of the train. I didn't have a truck big enough to haul the railroad off. DA. So what did you end up stealing? Defendant. The tracks. 我能感受到被告滿滿的無奈 讀法律考到法官了還那麼耳背兼腦殘也是很不簡單
亞洲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B7 看到這個我就想到一句話 What do we say to the God of Death? Not today. Tomorrow
愛丁堡大學 法律系
B10 這一段沒有腦殘啊,被告說 the only thing I 'would be' stealing 'would be'... 不代表他承認有偷 tracks ,直到最後一個答覆才真正確認他偷了什麼 B0 那些關於性別的都還好... 畢竟西方國家現在都不敢說性別只有男跟女 i.e. 非男不代表女
輔仁大學
B12 腦殘的點是就常識來說你要怎麼偷railroad? 被告也說了他能偷的也只有tracks 你要怎麼偷整個railroad?
愛丁堡大學 法律系
B13 可惜常識不能被當是證據 所以如 B3 B8 指出的,一定要讓被告自己說出口 「我能偷的也只有 tracks」跟 「我偷了 tracks」還差了一段距離
輔仁大學
B14 了解 不過裡面還有很多很好笑的案例 可以買下來去看看
匿名
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B12 我同意你,在案例6裡,一般常識中,是以基因分辨人是男還是女。但並不是非男等於女、非女等於男,因為還可能有有不完全染色體... 或者簡單一點,可能她就只是長得像個男生。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