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求名利 - 1

2019年8月21日 01:07
今天早上,一名警察給予我一份文件,“先生,請過目。” 我打開文件,標題的大字,讓我無奈的嘆氣,“果然嗎......” “先生,對此,大小姐已经盡可能的為您爭取了。”警察很是惋惜,“大小姐今天的行程很滿,沒辦法......” 我抬手,“沒關係,我不在意。”說完,拿起筆簽名。 “先生,您真的......不......”警察想說什麼,欲言又止,“呃不,沒什麼......” “他們這麼堅持,我也沒辦法。”我將文件交給警察,“畢竟,他們官大。” 警察心情複雜的接過文,“大小姐給您舔麻煩了。” 我一笑置之,“替我和綾玥問好。” 警察向我敬礼完,駕車離去。 「放逐令」,短短三個字,我就得離開我生活已久的故鄉,“算了,反正看開了。” 我随意收拾,一個包,就幾套衣褲、錢包、手機,還一枚懷錶。 收拾完後走出家門,最後望一眼自己門口,就含笑離開。 “林蒼!”一個聲音叫住我,是一個青梅竹馬該會有的溫柔語聲,“你真的...要離開了?” “是啊,文件已经發下來了。”我沒有回頭,因為我知道,自己身後,有多少人,“再不走,他們就要來拆家了。” “為什麼?你明明是救了我們的人,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少女的聲音,但是抱不平。 “我不是說了嗎?在他們眼裡,我是怪物啊。”我說的很輕鬆,輕鬆到這不關自己的事一樣。 “你不是!你可是救了這個世界的英雄,哪裡是怪物!”蒼老的語氣,我都能想的到,他正在指著天空罵,“我可不記得,我有帶出這麼一個貪生怕死的政客兒子!林蒼,等他回來,我會幫你做主!” 我輕輕的笑,從心裡很感謝,只可惜,你那愚蠢的兒子,是不可能回來了,“不用了,您老人家多休息,別太逞強。” “林蒼啊!”老人剛要說話,但是另一個聲音,搶在他前面,“林蒼......” 我愣住了,這個聲音,現在這時間是不可能出現的,但是,卻在這個時候...... “你是故意的,對吧?”聲音如鈴鐺般清響,溫順且堅毅。 我無奈的搖頭,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是靠關係知道放逐令發送的時間,特地過來的,“那警察居然騙我,作為一名人民保母,欺騙我這個死老百姓,可以嗎?”我特意加強「死」字,作為一個玩笑。 “要是我沒有過來,你是不是就這麼走了?”聲音有些怒氣,講話速度不快,給人的感覺有些大。 “那你覺得,他們會讓我和你說句「再見」嗎?跑都來不及了。”我轉過身來,面對眾人,“我說的是吧?綾玥。” 沒錯,剛剛警察口中,行程滿檔的大小姐:張綾玥,正站在我面前。 長而柔順的黑髮、標準的鵝蛋臉、細緻清秀的面容、勻稱的好身材,配上那雪嫩可破的透白肌膚,如溫室裡的玫瑰般,不,這樣講還可能不足以形容。 “你連我不說就算了,連他們也是?”張綾玥指了我身後。 我看過去,幾个人站在我眼前,嚴肅的盯著我看。 其中,全身肌肉、身高190、理著平頭的壯漢,不悅的開口,“別告訴我,你真的這麼想。” 我呵呵的笑,稍微抓了下鼻梁,就是一副可笑的模样。 “你!”壯漢氣到說不出話,手舉著随便點了两下,“好,很好!你很好!!!” 心理默念一聲抱歉,我剛要動,两个小蘿莉就擋在我面前,一臉就是死活不讓我過去。 “讓他走吧。”張綾玥嘆氣,“抱歉。” 我一手一隻小蘿莉的頭,儘管她們翹著嘴不情愿,但還是遵從本心的享受,“這不是你的錯,你沒必要道歉。” “不,我...我們一定要,這是我們欠你的。”張綾玥沒有說「我」,而是選擇說「我們」。 “你們什麼時候欠過我了?真是......”我搖頭嘆氣,只覺得他們太矜持了,“那...有緣......再見了。” 我邁開步伐,走出人群。 我這一走,能感覺到大家在哭,沒人敢哭出聲。 “抱歉。”這是我走前,最後一句話。 一陣風吹過,我已不見蹤影。 張綾玥癱坐在地,地上又多了幾珠淚水。
0
回應 5
文章資訊
共 5 則回應
嘛......寫的這個,不知道行不行? 給點意見ㄅ,感謝。
南臺科技大學
添麻煩
B4 因為我不知道要放哪一版,我就放這裡了¯\_(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