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內衣的老阿婆

2019年10月6日 21:54
這是一個真人真事 約幾年前的某個假日 一如往常的去學校練舞 沒錯,就是跨年晚會各班所要表演的節目 好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在於稍等會談到的事情 至於想也知道去大概練沒多久,就有人開始在旁邊偷懶休息 還有玩手機的躺在地板的 「欸,你們他媽的給我起來ㄛ 就剩沒幾天就要表演了你們還繼續廢 」仁哥說 「好啦好啦,知道了。」一群慵懶的人就從地板上爬了起來,包含我。 「一群廢物,到時候丟臉斷雞雞。」臭嘴仁哥說 小胖轉過頭來跟我說:唉,真是的,自以為會跳舞很屌 去廁所回來,遠遠看小胖躺的地方閃亮亮的,地上似乎還有一層薄而透明的油脂,手摸下去感受這點滑溜滑溜的奇妙手感,啊我懂了,這是小胖的屬於春天。我點了了頭 沒想到我們還是繼續廢。 不久天色也緩緩得暗了下來 對於乖學生的我們準備返家 毛怪:等下你們幾個跟我去大港買飲料好不好,我快渴死了 我:請客嗎? 毛怪:好啦隨便啦 小胖開心的說:練了一整個下午的舞終於可以吃東西了,我都瘦了呢 小肛:我看你反而是變胖了吧 小肛就被小胖強暴一下子 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呢小肛。我心想 突然小肛接到電話說他要走了,就要先走了 「掰掰」我們跟小肛揮揮手 邊走邊聊天,走出了校門,過馬路到進到對面大港裡 正開心的選飲料時 忽然有個顫抖陰沉聲「帥哥啊,你們可以幫我一下嗎,我拿不太動」 我已經對帥哥這個字有些許的麻痹,畢竟早餐店阿姨總是這樣叫我。 轉過身,眼前的是一名白髮蒼蒼,感覺身體有些許虛弱的老太婆,戴著斗笠並遮住臉,大紅色的阿婆襯衫,和一雙感覺沾到不明液體的紅色拖鞋,後面的地板都有阿嬤的鞋印,手裡拿著兩袋漏著不明液體的袋子,是暗紅色且黏稠的液體固體混合。 我和毛怪作為高雄第一暖男就應該不分男女老少一視同仁的,一把帥氣的接過阿婆遞給我們的兩大布料袋子 「等下回來拿」阿嬤說 毛怪:賀啦 接著,阿嬤就走遠了 毛怪:機拜,連都蝦都不會講,殺洨 我笑了下。 剎時 小胖:這個袋子裡面裝的是什麼?怎麼感覺有一種臭味 我:嗯我也有聞到,而且剛剛接手時還有一種沉重的感覺 小胖:那個阿婆也有點怪怪的,看起來 毛怪:不然我們看看裡面是什麼好了 我:笑你不敢 於是乎我和毛怪還有小胖,就把提手打開 「是一塊一塊的肉塊,像是某種東西,而且還有一些沒拔乾淨的皮,還有幾根指頭」 「我手上這袋是一顆頭,眼睛還瞪大的對著袋子的外面」 十分鐘後 怎麼辦? 我們三個個著急的說 小胖:怎麼會遇到這種事呢,快點啦現在怎麼辦 毛怪:該報警嗎,還是等阿婆回來 我:都過那麼久了阿婆會不會已經逃跑了 毛怪:幹噢,他跑不動吧,等下骨頭碎掉 小胖:不然我知道哪裡可能會堆東西,我們把袋子丟在那邊好了,這是我的秘密基地 跟著小胖走到了大港最後面靠近左邊的地方,有一個小門,上面寫著 非員工禁止進入 小胖:就是這裡了,每次我偷喝飲料都在裡面,從來沒被發現過 我:真有你的 開了門偷偷的進去後,並且把門關上,小胖在門邊把風 小胖:裡面走到底正好這裡有個大垃圾捅,丟進去好了 我和毛怪對小胖使了眼色,說明了一切準備就緒 小胖下秒比了個手勢,要我們趕緊進去。 我和毛怪使勁了吃奶的力氣,奔向最底的拉基桶 不料,阿婆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老早就知道你們會來這邊了,既然你們看到我做的事情了,那,知道我不會讓你們安全的出去吧」他手上拿著菜刀,穿著阿嬤內衣和內褲,沒有穿衣服。 (看到著我也不懂為什麼當時的他不穿衣服。 題外話。) 毛怪:不要啊,我還是處男,我不想那麼快死 「有看到裡面幾顆頭還有手指頭對不對,那是一堆高中男孩的,老娘我就是喜歡高中男孩」阿婆把菜刀舉了起來 毛怪:我長得很醜,不好啦 忽然小胖好像聽到了毛怪在慘叫的聲音,就衝了進來,噸位125加上手刀速度,像內衣阿婆撞了過去 「快逃!」小胖說 小胖,你也要一起跑,你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啊 「朋友就該是這樣,患難見真情,快跑不要理我了 快走!!!!!」小胖大聲喊 我抓著毛怪的手向出口奔去,頭也不回的。 「小胖!!!!!」毛怪哭喊 脆弱的日光燈,投射出我眼角微微的淚水正閃閃發亮。 我不是不夠義氣,我只是要讓小胖的犧牲是值得的。 我為小胖這個朋友感到驕傲 這天過後,我和毛怪就不敢再踏入對面的大港生鮮超市一步 小胖也就像蒸發了般,根本沒人記得班上曾有這麼一個人,老師也是如此 只剩我和毛怪還記得 記得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許久的午後 橙黃色的晚霞灑落在林中的校園中,我和毛怪躺在一起,躺於這曾經練舞耍腦的地方 看著遠方地上那閃亮亮的一片, 不禁有點想念, 這是我們三人之間的友誼, 也是最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今已是多年,回頭看林中對面的大港超市,放學還是這麼多的學生進去 呵 注意安全啊 我笑了笑。
4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