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荒】
 美國是一群人為了警察違法槍殺黑人必須要給交代而包圍警察局。
 台灣是為了在一樁悲劇後想要再殺一個人而包圍警察局。
 
 同理可證;
 美國黑人包圍警局是為了抗議種族歧視、階級不公的大體制。
 台灣人包圍警局是為了消除眼前這個快爆出來的仇恨值。
 
【廢死支持者】
 如果有一天一個人衝出來殺死我,
 然後他告訴這個社會「你被殺死的原因是因為你支持廢死。」
 這個社會一定會歡呼。

【愈荒唐愈正義】
 群眾需要有人殺人來作為他們集體殺人的正當理由。
 在群眾的視野裡,人權是分成好人權與壞人權的,
 當然,人多的那方叫做好人權,好人權的內容包含取走壞人權的人的性命。

 喔另外除了壞人該死以外,認為壞人不該死的人也該死。

【犯罪率最低的時代】
 三千年來,社會均假設我們要依道德和法律角度來看待回應暴力
 也就是將暴力描述成邪惡的,並對其禁止和懲罰,就能預防暴力。
 
 測試一個假說,三千年應該夠久了,
 但這個假說卻一點也不能降低暴力犯罪率,
 中華民國在台灣也並沒有因為死刑的「嚇阻」,讓暴力案件降低。
 
 很大的原因出自社會普遍相信「理性自利理論」:
 
 這套理論假設人是為了理性自利和常識才會使用暴力,
 就像所有正常人一樣,他們也不想入監或死刑,
 所以我們只要以更激烈的暴力手段來恐嚇他們,
 就能達到防範暴力的目的。
 因此社會將注意力從防範措施轉移到懲罰上。
 
 可按照這個邏輯,
 擁有凌遲、五馬分屍處罰的時代,應該是犯罪率最低的時代。

【崩潰】
 崩潰的從來不是廢死,而是支持死刑的你們啊!

【預言】
 別擔心,體制若不改接下來的幾年經濟環境只會更糟,
 同時台灣早已經將大量資金,
 放在無實質生產的房市不動產泡沫上與金融遊戲上,
 外加法西斯KMT、本土右派DPP都不敢大動干戈的年金制度,
 以及即將要開始的智慧機械取代人類的科技性失業,
 這種反社會的事件只會愈來愈多,
 多到各位憤怒的死刑支持者們天天喊殺都殺不完。
 
 哦對順便提醒一下,
 流亡政權中華民國根本就還沒廢除死刑,
 在民怨高漲時,法務部很聰明的會殺幾個衰鬼當祭品平息眾怒。
 
 看來不用去鼓吹青年發動世代+階級鬥爭,
 依照現在的民智程度與無能政府的完美組合,
 資本主義末期的台灣很自然就會走向動亂,
 好笑的是,
 說不定是高階奴隸VS.低階奴隸的鬥爭,
 問題源頭的資產階級在旁笑得可開心。
 
 順便試探性的問一下好了,
 如果他今天殺的是政客、奸商、財團、黑道,你會不會拍手叫好?

【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
 我的夢想,是讓台灣永遠在世界文明史上記下ㄧ筆。
 五十、ㄧ百年後,人們會記得整個世界曾經沉迷在金融遊戲的幻夢當中,追逐虛妄的經濟成長。
 被無意義的金錢所麻痹,不斷浪擲資源、污染環境、作賤同胞、塗炭生靈。

 在這樣的時代,是台灣甩脫了美帝的制肘、抗拒了中帝的誘惑。
 捨棄無意義的金融遊戲,將最尖端的技術應用在改善生活、用無條件基本收入解放了勞動。

 人們看到台灣落實地球上最穩固、共榮的民主治理,建立人類下個世代文明的新典範,帶動以資源共享為核心的全球合作。

 全球世世代代的孩子們,會像我們如今學到工業革命起源於英國ㄧ樣,永遠記得是台灣這個東亞小國,將人類文明從可能的浩劫中拯救出來。

 我不知道全部的答案,有太多事太複雜、太艱鉅。
 但我很肯定的是,不能這樣下去了。得要改變才行。
 如果你知道路要怎麼走,說出來讓大家知道。
 不要只躲在體制的角落,做個犬儒的失敗主義者。

共 2 則回應

3
請不要把反對廢死的人都認為只是因為仇恨,就我的觀點而言,支持死刑是為了讓危害社會安全的人消失。

他們對社會造成了危險,你還要把他們放出來要人嗎,不是好人權和懷人權的問題,今天市區跑進了一隻老虎,你會把他抓起來以免傷人,今天社會跑進了一個殺人犯,你卻說要讓他逛大街?

不是沒一個人都有悔意,都会悔改,所以判決前應該要調查清楚,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0
順便補充一下,我不爽某個人並不代表我就可以殺了他,就算真的有犯人被處以死刑我會不會覺得開心,我會覺得很遺憾,也許你接觸到的人比較極端一點,但是不代表每一個人看到所謂的"壞人"被處決都會拍手叫好。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