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站依舊人潮洶湧。
咕嚕嚕的肚子將手中的壽司便當升級成奢華的幸福。
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剝開包裝,開始上下其手。
正當我疑惑今日空氣為何如此清爽,令人通體舒暢;讚嘆口中食材色味俱佳,使我飄飄欲仙;
謝天謝地、慶幸還有牙齒、感謝活著真好時。
有個高中女孩迎面走來,在我旁邊的空位坐了下來。
嘴巴忙碌的我,正巧瞥見女孩頭上有個不明物體。
「?」
我放下便當,瞧個仔細。
原來是個便利貼。
上面寫著「賤人~」
右下角還寫著小小的「嘿嘿」
嘿的口字旁還寫成♡的形狀。

吵雜聲默默隱去,車站廣播似乎也停了下來。
四周忽然只剩一片寂靜。
『難不成我目擊了罷凌現場?』我無語的楞了楞。

「...」我瞄了瞄一旁的女孩。
女孩看了看車票,又看了看時鐘,嘴角含著淺淺的微笑。
『看樣子還沒發現啊。』我在心裡盤算著。
『直接告訴她嗎?如果她驚覺來火車站的路上都戴著這張紙,大受打擊跳下鐵軌...』
我搖了搖頭,抹去剛剛的思路。『換個方法好了。』
『用順雷不急俺耳的速度,拿走紙條,然後馬上吃掉!』
喔喔,似乎可行喔!
我轉過身,女孩看著手機露出微笑。
掛在臉上的微笑,令光線柔和渲染,其他一切被完美閃景,只剩一片柔光。
女孩的臉龐看起來更加可愛動人。
頭上的紙條,卻讓完美笑容充滿了心酸與不捨。
『即使被罷凌,依舊選擇露出微笑。可惡!多麼偉大的情操。』我都有點感動了。
『等等!』忽然冒出的思緒,讓我停下了動作。
『要是被當成變態,然後五花大綁丟下鐵軌...該怎麼辦?』我汗顏了。
『還是乾脆蕭灑道:「您頭上的裝飾真是美麗大方啊...」,接著不慌不忙的拿下紙條...』不行啊!超詭異的。
「...?」女孩似乎發現了我內心的煎熬,看向了我。
『真是體貼啊。』我在心裡感謝道,隨即指了指她頭上的紙條:
「妳頭上有張...」
「這個啊。」女孩靦腆的笑了笑。「這是社團成發的道具啦。」
「這樣啊...」我回過了頭。
正要繼續享用便當、夾起食物時
『等等,不對啊!一路掛著賤人紙條到火車站,哪有這種社團成發!』筷子懸在半空中。『我看你是真心話大冒險慘敗吧!』
『難道是學長姊,以社團成發之名,行罷凌之實...』我震驚了好一會兒。
「你加入的是什麼社團來著?」我沒有轉頭,直接問道。
沒有任何聲音傳過來。
「要是有委屈,可別憋在心裡啊。」我追問道。
還是沒有回應。
「...」我轉過頭。
旁邊只剩下空盪盪的座位。
「什麼時候跑了!」我詫異道。
再過去一格座位上的大姊姊,用著「為什麼放棄治療」的狐疑眼神看著我。
我縮回座位,繼續乖乖吃便當。
『難不成是整人節目?』
我抬起頭,在漫漫人海中找尋隱藏的鏡頭,
還有方才那女孩的身影。

---------------------------------------------

有沒有哪位大大能回答我

真的有這種成發嗎?...Orz

鱈魚

熱門回應

你為什麼要在鬼月發這種文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