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勒拍小鳥喔?(你在拍小鳥喔?)」有句話忽然插了進來。
不知何時,旁邊出現個婆婆,看著縮在草叢裡的我。
我猛然一驚,差點和相機一起摔進大地的懷抱。
「嗯啊...」急忙恢復身體的平衡。「難得遇到一隻不怕人的肥鳥。」
「這隻交啊是暗光鳥...(這隻鳥是暗光鳥...)」婆婆打量著眼前動也不動的大鳥,頓了頓。「對吧?」
「嗯啊。」我邊說邊調整相機光圈。「又稱黑冠麻鷺。」
「他都不動捏。」婆婆很有活力的揮了揮手、拍了拍草。「那欸那捏?(怎麼會這樣?)」
「應該是擬態...」我抬起頭,只見婆婆一臉疑惑,我把剩下的話吞了回去,隨後道。「牠正想像自己是一根樹枝,動也不動的樹枝,我們都看不到牠......。」
「哈哈!」話還沒完,婆婆大笑。「熊好有這麼耗呆的樹枝!(最好有這麼低能的樹枝!)」
「看他啥時才會動。」婆婆拿起一顆小石頭,作勢丟出。
「那捏不好吧。」我做了個停的手勢。「他會嚇到...」
「他那麼大隻,不會這樣就驚死啦。(不會這樣就嚇死的啦)」婆婆燦笑。
「不是驚不驚死的問題...」我說。
話未完,婆婆毫不遲疑,小石頭就這麼飛了出去。
石頭落在肥鳥腳邊,肥鳥仍然聞風不動。
「矮油!」婆婆訝異道。「這隻肥交啊有猴喔!(這隻肥鳥有厲害喔!)」
此時背後又傳來聲音。
「喔喔!」第二婆婆登場。「溝是那隻憨鳥。(又是那隻笨鳥)」
「那隻死交啊!(那隻死鳥啊!)」第三婆婆登場。「到處拉屎,我還沒共共乎死...(我還沒教訓教訓牠...)」
隨後三個婆婆便開始熱烈交談。
「...」我先是在一旁楞楞看他們聊天,隨後看了看肥鳥。
肥鳥先是看了看婆婆們,隨後盯著我。
我們倆很有默契,一起默默走開。
就在我走了一段距離後,背後傳來三個婆婆整齊的驚嘆聲。
「啊交阿勒?!...(啊鳥勒?!)」

鱈魚

共 2 則回應

拿石頭打鳥,覺得氣憤...
((有總覺得他們都仗勢著自己年紀大所以說的都對
感謝你制止!

-喝茶
胖鳥表示無奈...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