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住大樓,要搬走時,因為房東人不錯,老媽堅持要還給房東很乾淨的房子。
所以打掃的時候,除了內外打掃一遍,老媽竟然還整個人站到窗框上擦窗戶外面和外窗框,幾乎整個人懸在七樓的高空,直叫人捏冷汗。

忘了那時候爸媽是為了什麼而剛吵架完沒多久,所以在冷戰。

老爸看到老媽這樣子,一直叫她下來,跟她說外面不必擦,不用擦得那麼仔細。

老媽一點也不理老爸,繼續擦,整個屋內的氣氛很凝重,重得幾乎快壓扁人。我們小孩也是埋頭做自己的打掃。
看到老媽不理睬,老爸就不說話了,等到老媽擦完下來之後,雙手叉胸說:

『擦個窗戶也擦成這樣,如果掉下去了要給人家買房子』



只見背對著老爸的老媽,嘴角和眼角僵直得半上揚著,法令紋也不由自主地陷下去
而我也是憋笑憋得超痛苦啊~~~~~~~
我沒轉過去看弟妹的表情,猜測應該也跟我一樣,整屋內沒人敢笑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