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XXX大學要舉辦學生會長選舉

最熱門的候選人是<車輪系>的阿文
與<白袍系>的阿哲

兩人為了角逐學生會長的位置
幾個月下來不斷的發表自己的主張
也少不了許多口角上的爭執

在某一次的政見發表大會上
車輪系的女同學-蕾蕾,毫不客氣的對阿哲提出質疑

蕾蕾:『請問阿哲同學,你敢說你是清白的嗎?』

阿哲:『我身為白袍系的代表,我從不做虧心事』

蕾蕾:『根據我的調查,你在白袍系當班代的期間,曾經制定出許多不合理的規定
其中甚至有違反校規的部份』

阿哲:『妳舉個例子??』

蕾蕾:『你曾經在你們班規上公開聲明,鼓勵你們系上的同學上廁所盡量結伴而行
而且還勸他們到離校門口最近的廁所』

阿哲:『請問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蕾蕾:『根據本校規定,每人上廁所的時間不得超過10分鐘
但若身體真的不適者,有人可以作證的話,就不限時間
你鼓勵大家結伴去廁所,造成不少同學上廁所時間超過10分鐘,已經達到翹課的標準了
換句話說,你根本就是在鼓勵同學翹課,鼓勵他們不用回教室』

阿哲:『你這是扣帽子給我,我鼓勵同學結伴是避免出意外
而且兩人同行結伴去廁所是校規所允許的
你說很多同學翹課,請你告訴我,哪一位同學在哪一天翹課?』

蕾蕾:『我目前為止還沒掌握到確實的名單
但是你是否鼓勵同學翹課,請你確實回答,不要模糊焦點!!』

阿哲:『我說過了,我從沒鼓勵同學翹課』

蕾蕾:『像你這樣一直迴避問題,沒有承擔的勇氣,怎麼配當一個學生會長??』

阿哲:『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你到底在番癲什麼??』

蕾蕾:『而且更可怕的是,你鼓勵大家去校門口旁的廁所
那邊有兩台自動販賣機,因為大家都去那邊上廁所,所以那兩台販賣機的生意特別好』

阿哲:『那又怎麼樣?』

蕾蕾:『我這邊有目擊證人指出,你曾經與販賣機的老闆有說有笑
請問你是不是收取了廠商的回扣,所以鼓勵大家去那邊上廁所?』

阿哲:『夠了! 你這種抹黑太誇張了!你說的證人是誰? 請他出來與我對質!!』

蕾蕾:『不行,為了保護證人,我不能讓你知道他是誰
你只須要說明你到底有沒有收廠商的回扣?』

阿哲:『我再說一次,我沒收過任何廠商的回扣
你說我收回扣,請問你有親眼看到嗎?還是有收據?有拍照存證?』

蕾蕾:『怎麼可能有收據,像你這種收黑錢的會留證據嗎??』

阿哲:『........夠了,我不想跟你談,今天跟我競選學生會長的人是阿文,不是妳
我不想浪費體力與妳辯論莫須有的東西』

阿文:『咳...我在這裡澄清一下,蕾蕾雖然是我的同班同學
但不是我的競選團隊成員,她說的話不能代表我說的話
可是我鄭重呼籲阿哲同學必須好好交待是否有收回扣
這是人格的問題,不該模糊焦點或逃避問題 』

阿哲:『好,我把我的郵局存哲全部公布出來,證明我的清白
我也去把我過去三個月以來的手機通聯紀錄調出來
證明我沒有跟任何廠商私下有勾結或聯絡
我敢這麼做,請阿文也比照辦理 』

阿文:『不好意思,我不想隨你起舞,請你不要模糊焦點
請你盡快證明你沒有鼓勵同學翹課以及與廠商勾結,謝謝』


熱門回應

簡單明瞭讓大家知道神豬跟孰雷的曖昧交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