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隻魚,沒有什麼事記得住。
所以,很該死。

原本今天要拔智齒,
但因為忘記預約,直接改行程,
快樂地一放學跟朋友吃薑母鴨,
認真覺得天氣冷吃薑母鴨好幸福~
當我回到家,
發現失戀的朋友傳來的賴,
跟我說她很餓,問我在哪裡?
我背脊慢慢開始涼上來,
等等,我跟她不是約星期五嗎?
是吧?沒錯吧?
立刻查對話紀錄,
GANNNNN!我們改成今天了!

但我已經說謊說成精,謊話信手拈來,
立刻回傳:我剛拔完洞好大,無法說話也無法吃東西。
(身為善良體貼的朋友應該可以體諒吧?)
對方:管妳的,過來看我吃!
(咦?我那善良體貼的朋友去哪了?)
我反覆推拖,對方卻無動於衷。

所以,我塞了一塊衛生紙在左臉頰,
帶著口罩出門了!
一路上我都催眠自己不能講太多話,
我要好好扮演剛拔完智齒的人,
然後,
這六個小時,我都含著衛生紙,
現在右邊臉頰很麻。

神父,我有罪,
我演了六小時的拔智齒少女,
欺騙了我的好朋友,
我還是很愛她。

我深刻體會到
自作孽不可活跟說一個謊就要用無數謊來圓,
但是,
得到奧斯哪最佳女主角不為過吧?
(妳有在反省嗎?)

熱門回應

宣判死刑XD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