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極短篇故事集,內容是描寫我國中時期的各項有趣事跡,十分受到我高中還有大學朋友的愛戴,所以po來這邊跟大家分享囉~
今天,我們先分享六篇故事,包括常登場的人物介紹。事不宜遲,LET`S GO~

故事的起源來自一所國中,石門國中。
石門國中位於相當著名的活魚街,那條小小的文化路,聚集了好幾家的活魚店,從巷頭到街尾,布滿了鯉魚旗裝飾,每年桃園活魚節,更是來了不少遊客,好不熱鬧。

那年,在石門國中的籃球場上,我們成立了四槍會。
單從字面上來看,不難猜出是由四個男生所組成的聯盟,沒錯,我們四個男生又稱為四大元老、邪惡思想的根源,以現代的詞彙來說,就是小屁孩之祖。

然而,要說我們是創校以來的傳奇,其實並不為過。能將全校鬧的滿城風雨,老師們聞之而色變的組織,也莫屬四槍會了。
不過,我們並不是無所事事的玩咖,反而是校排金榜的常客。

「我們是四槍會!」
那年,在球場上,那樣的吶喊。我們很明白,自己為石門國中的歷史,寫下了璀璨的黃金歲月。

有多璀璨,就待你親自體驗了。


一、阿孟

相信不少國一新生在入學的第一天都感到很難熬。

班上同學大眼瞪小眼,木造桌椅前後搖晃,頭上電扇嘎嘎作響,隔壁棟的學長姐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一副要來舉棍示威的樣子。
在這種時候,班導又要舉行幹部選舉,真是超級煎熬。

由於全班同學互相不認識,幾乎所有的幹部都無人提名,而由班導自行挑選,幹部產生的速度,簡直就像開了渦輪引擎的法拉利,極速、順暢、無障礙。
這樣的情形一直到了體育股長,才有所轉變。

「有人要推薦班上同學當體育股長嗎?」重複著類似的話語,我很懷疑班導的耐心何時會被消磨殆盡。
班上依然一片寂靜,同學們四處張望,也期待看到哪位勇士會舉起右手,宣布自願。

「我推薦帥安。」

一道低沉的聲音劃破靜默,空氣中的分子彷彿受到了音波的震盪,搖醒了教室內的所有人。大夥兒開始四目相接,似乎在討論這位叫做「帥安」的人到底是誰。

眼看無脫身之計,我只能從座位上緩緩站起,讓大家看看這名字的廬山真面目。轉身看了看推薦我的同學,原來是國小時曾我與有數面之緣,打過幾場躲避球的阿孟。
我對他笑了笑,他也以點頭向我示意,在那時候,我明白自己未來三年的好朋友會是誰。

阿孟的性格外向,球技高超,課業更是在水準之上,我們倆共同創立了四槍會。這代表那些瘋狂的故事,大部分都是由我們一同完成的。
成為好朋友,自然擁有相同的興趣,那年紀的孩子都會對職業運動產生高度的興趣,我們也不例外,時常一起討論各式各樣的運動聯盟與明星,然後誇張的模仿他們的動作,幻想自己也踏上了上萬球迷關注的體育館,接受喝采。

除此之外,我們共同的代名詞就是熱血。
每當下課鐘一打,我們總會抓起籃球往球場衝,以極速之姿試圖佔到最好的籃框,然而每堂下課只有十分鐘,根本不夠我們揮灑汗水,所以常打到上課了,也不回教室,每當老師問起,上廁所是不變的理由。
有時候天降大雨,我們還是照樣運起籃球在大雨上投籃,此時訓導主任會吹著哨子前來趕人,我們總是躲在體育館旁邊,等他離開後,又溜回球場。當時我們很愛玩一個遊戲,輪流在大雨中投三分球,唯有投進以後才可以回到走廊躲雨,不然就準備變成落湯雞。

護士阿姨就這樣認識了我們這群小鬼頭,因為如果讓班導看見濕透的頭髮,她一定會嚴懲以示眾,沒辦法,只好在回到教室以前去健康中心借吹風機,將溼答答不知是雨水還汗水的熱血印記給烘乾。

我們兩個之間的故事說也說不完,最重要的部分,莫過同為四槍會的會長,以及身為班上籃球的「雙T連線(Toko、Turbo)」,真是威猛無比呢!

二、圖書館

石門國中有一座很引以為傲的圖書館,根據校長的說法,裡面的書籍數目在桃園縣算是名列前茅,各式樣的的圖書資源,是學校寶貴的資產。
「圖書館真是一座寶庫。」每當校長得意的介紹圖書館,都會以這句話為收尾。
很幸運的,我們班國一的教室就在圖書館旁邊。

對於大家而言,這真是一項福音,因為裡面有數不進的漫畫,寶島少年也會定期更新。(註:寶島少年,連載漫畫期刊,著名連載包括火影忍者等,極受青少年喜愛。)

每天午休時間結束,會有五分鐘的下課時間,大部分的同學會賴在椅子上繼續午睡,但阿孟和我可沒浪費這黃金時光,天天到圖書館報到。原因很簡單,因為裡頭不只有漫畫,還有A書。
第一次發現時,阿孟疑惑的問我:「這裡的書不是都要經過審核的嗎?」
我想了想,恍然大悟:「主任是男的!」
從此以後,午間圖書館搜查行動成為了我們每天的必備行程。

不找不知道,圖書館裡的A書還真不少,而且它們都被藏在深處的陰暗小角落,所以每天的午休下課,總可以聽到我和阿孟的竊笑聲,但通常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要做這等勾當,落跑能力當然是可見一班。

值得一提的是,這A書的種類挺多的,有文字的、漫畫的,還有名作家的。
有一本叫做「教你幽默到心田」,是國文課本出現過的作家「劉墉」所著,基本上這是一本笑話集,但其內容有不少黃色內容。

「一根棒子六吋長,一頭有毛一頭禿,兩頭插進肉哩,直冒白漿。」那天,阿孟翻著「教你幽默到心田」,問了我這個問題。「猜一樣東西。提示是每天都用的到的東西,而且使用地點在廁所。」
「這個…嘿嘿嘿…」相視而笑的我們倆,又發出了竊笑聲。
「是牙刷!」翻到解答處,答案令我們大吃一驚。

爾後,阿孟跟我表示這本書可以列為「四槍會優良讀物」,廣泛推薦會員閱讀。
「此書乃是神作,爾等當之好好研習!」傳達會長聖諭以後,「教你幽默到心田」的借閱率真的提升了。

直到當時,我們才明白校長所言真沒錯。
「圖書館真是一座寶庫。」

三、喜兒

每個班級都會有個活寶,我們班也不例外。那人身材短小,臉又大又白,動作奇特,封號格外響亮。

喜兒。

喜兒先生總是被大家嘲弄,尤其是當他拿起麵包時,我們就會私下竊笑:「一定是他自己做的。」
可是他最愛吃的早餐偏偏又是麵包。
阿孟和我最喜歡在他面前大喊:「Happy son! Where~are~you~」然後再一起伸出食指指向他。「啊!There~~~」
而喜兒當然超不爽,此時此刻就會說出那句萬年不變的台詞:「馬的!」

其實,私底下大家都是很要好的朋友,喜兒先生並沒有遭受排擠,大家還是時常在球場上混在一起,但他不知道是在呼應我們還是怎樣,每次關鍵時刻都投出麵包球,大夥當然抓緊機會,張口大喊:「哈哈哈!喜兒做麵包!」
(註:麵包球是籃球比賽中球員投出籃外空心,也就是沒碰到籃框或籃板的球。)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下課,我和阿孟在座位上聊天,喜兒走了過來,一邊坐著奇怪的暖身操,一邊臉部扭曲的說:「你…你們要不要去打籃球?」
當時的我們笑慘了,身體不支負荷,倒在地上捧腹大笑,喜兒不知道我們為何突然狂笑,無奈地重複「你們在幹嘛啦!」
那一次,我們笑掉了一整節下課,一直到畢業那天,我們都還在模仿當時的情況給喜兒看。

「馬的!」暴跳如雷的喜兒,還是以相同的反應來表達他的不爽。


四、自閉

說道自閉這個人,他比喜兒更有趣。
我最喜歡嗆他,因為他的反應總是充滿驚奇。根據四槍會低階會員阿峻主編的「自閉狀態測量表」,他的憤怒模式可以分為五個等級。

「第一級,自閉罵髒話。第二級,自閉不說話。第三級,自閉鬼畫符。第四級,自閉砍桌子。」閱讀著這份調查詳細的報告書,我和藹的點頭,讚揚阿峻的認真。
第五級,阿峻的報告書只簡單地寫著自閉會暴走,但我很明白不是那麼簡單,因為此時的自閉已不是自閉,是頭抓狂的猛獸,無人能擋住他的怒火,他會瘋狂地見人就打,就算動用三名四槍會打手也壓制不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對自閉說謊:「你不是自閉~你是帥哥~」

我們班負責的外掃區有一個糞坑,有一次,它爆了。
看著那滾滾而出的屎尿,大家都閃得遠遠的,唯獨自閉竟拿著鐵夾子,去挖掘那糞坑,還得意的攪來攪去,以示大眾。

「你在幹嘛?當挖屎小孩喔?」見到這番情形,身為會長得我不得不發聲勸阻。
自閉回頭裂嘴微笑,拿起夾子晃了晃,轉回去對著糞坑繼續挖!後來他表示在蓋房子,很忙的!

說了這麼多,其實自閉智能上並沒有障礙,他的功課還可以,智力測驗也有一百多,只是行為怪異罷了。
四槍會基於「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偉大宗旨,也收了自閉為會員,不過他永遠是最低的階級。

呵呵。

五、JHBL

說到了這個聯盟,那可厲害了,光看全名就可略知一二。Junior High Basketball League國中籃球聯賽,是由四槍會在國二時創立的運動組織。

剛成立這個聯賽時,參賽隊伍只有兩隊─四槍隊和Two Pair隊,當時兩隊實力相當,常在球場上殺得難分難解,而在場下也是互相嗆聲。到了聯盟巔峰時期,JHBL共有五支隊伍,互相爭奪冠軍寶座。

好的聯盟,自然有嚴謹的體制,JHBL自然也不例外,其獨特的賽制,在石門國中引起了一陣風潮。
大半場,先得五分勝,先發球員四人,每隊總登錄球員不限。有熱身賽、開幕賽、例行賽、明星賽、季後賽、冠軍賽,跟NBA沒什麼兩樣呢!JHBL帶動了班上的籃球風氣,到後期幾乎全班的男生都有參賽紀錄,而聯盟工作人員則會在場下紀錄每位球員的攻守數據,以方便po上官方部落格。
有時候,班上的人手不夠用了,還可以聘請別班的「洋將」,有人常說,JHBL是石門國中的最高籃球殿堂。

後來,身為JHBL委員長的我舉辦了第一屆MVP選舉,不出所料,由我高票當選,因為當時我所屬的「大老二隊」球員眾多,發動了灌票行為,至此阿孟非常的不服氣,要求舉辦第二屆MVP票選。這一次,我的大二老隊面臨解散改組,他趁勢挾著的得分王的優勢以壓倒之姿當選,好生得意!

順帶一提,如果你想搭乘時光機與過去的我們一較高下,請到四槍總部填寫參賽報名單,指名挑戰「雙T連線」!

六、校長室

石門國中的各處室與我都有一定的感情,因為我都把它們當作自己家的廚房,逛來逛去,其中訓導處和校長室是我最常去的好地方。
由於我們幹壞事都是不留痕跡的,所以常去訓導處不是因為被處罰,主要的目的是去找體育組長「阿伯」聊天打屁。至於校長室,是因為那裡是我們班國二時的外掃區。

當時我和一名叫搞哥的同學負責倒班上、教務處和校長室所有的垃圾和回收,這工作聽起來很累,事實上超輕鬆,因為我們每次都將雜七雜八的東西分裝成兩桶,抬到回收場後逼迫學弟分類和清洗桶子,剩下的時間則是到處亂晃。

我很喜歡這項工作,因為校長室的沙發坐起來超舒服,在那逗留久了,裡面的一草一木也格外熟悉。校長阿姨放一些餅乾、糖果在桌上,以招待外賓,那些都很好吃,所以習慣上我都會拿一些塞進嘴巴。原本我以為只有我在做這種勾當,後來發現班上一些乖乖牌女生也如此作為,還挑選自己喜歡的口味呢!

有一次,校長在打掃時間回到校長室,看到碟子裡的糖果只剩一點,轉頭看了看我們。當下我以為她要發怒了,沒想到竟是依附和藹地說:「啊!只剩這麼少囉,剩下的你們都拿去好了。」真不知道她是糊塗還是人太好。
另外,校長會在辦公桌旁的櫃子擺放家人的照片,說真的她二女兒超正,雖然那時候已經二十幾歲,但我們幾個男生還是會在照片前一直看一直看,然後再討論她到底是不是校長生的……

總括來說,校長人真的很棒,可是她垃圾從不分類,都要由我和搞哥來分擔,每次看到都頗有怨言,但看在吃她那麼多東西的份上,也只好算囉!

石門國中韓校長,是我心中永遠的大家長。


今天就先分享到這邊,以後的故事會越來越精彩唷,今天的部分叫做開胃菜XD
我們明天見~

中原小宥嘉

共 3 則回應

0
讓我想到,我們之前國中也有同學寫過這種寶典
但他們是三個男生


-= 蒙其 =-
0
帥安國中跑步都學火影忍者看到要傻眼
0
B1 那他們可以組一個三槍會,喔對了!四槍會一開始也是三槍會啊,更早以前的名稱很難聽,叫做「下__三人組」
B2 靠邀我差點忘記!欸當初還拿冠軍耶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