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背影(第一集)
每天,天剛亮,我披衣坐起,能張目對日,明察秋毫,不過媽媽常常都要我聽鳥鳴,爸爸就會說:「你聽你的鳥鳴,他看他的日出,彼此都有等量的美。」
提到我的父親,他是個胖子。
為什麼他是個胖子,起因在於我的祖母,她常常跟我說:「老天爺賞我們家飽飯吃,記住,飯碗裏一粒米都不許剩,要是糟蹋糧食,老天爺就不給咱們飯了。」也因此我常常把我吃剩的東西給我父親。日子久了 ,他有了圓滾的身軀。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有二年餘,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父親打算加入選戰,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比奇寶到天龍國,打算跟著父親體驗平民的生活。到天龍國見著父親,看見滿院宣傳品,又想起加拿大國籍,不禁流下淚來。
父親說:事已至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回家填了喜劇演員報名表,父親意猶未盡,又帶了錢要去比奇寶,候選人提名完後,父親要離開公司去體驗生活,我也要回到天龍國念書,我們便同行。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用悠遊卡刷票,他幫忙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用ubike載運,才可過去,他便提出超商還車政策。我那時真是聰明的過份,總覺得他的方法過於麻煩,非自己插嘴不可。最後他終於讓我上了車,他給我檢定了一個靠北邊的位置,我將他給我的貂皮大衣鋪在椅子上,他囑咐我路上小心,夜裡要警醒些,不要受涼,我心裡暗笑他的迂。
我說道:「爸,你走吧。」他往車外看,說「我給你買幾個橘子去,你就在此不要動。」我看著爸爸走過月台,身穿亞曼尼西裝,脖子上圍著喀什米爾圍巾,蹣跚地走到鐵道旁,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再爬上那邊的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眼淚來了,因為鐵道警察走過來開他一張紅單:穿越鐵軌。我趕緊拭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爸攀爬鐵軌。我再向外看時,他已經報了朱紅的橘子回來了,過鐵道時,被開第二張罰單了,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扶他。他和我走到車上,他將橘子一股腦兒放在衣服上。我跟他說:「二張罰單折合台幣六百元可以去超商買很多橘子。」他不回應,因為他正在搶救波兔村。
過了不久,拿起一顆橘子,捏爆他,心很輕鬆似地,再過了一會兒說:「一直玩,一直玩。我要回去玩旅遊大亨了,到那邊賴我一下。」便往月台方向走,我著急地說:「出口在那,你走錯了。」他對我吐了舌頭說,老習慣一時改不了。便從出口離開了。回到座位,我眼淚又來了,我的座位被一個裝睡的阿婆佔據了,想必我又得一路站到天龍國。
我北來後,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到:「我身體平安,唯膀子疼痛厲害,可能吃了太多頂新產品,傳訊息你又收不到,而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要找個越南妹來伺候我寫信了。」讀到此處,我赫然想起我的手機放在外套裡,於是我挖了一下外套口袋,結果發現了兩百塊,是最高罰金!!!(第一章完)

政大x冷梗

共 3 則回應

社長你要不要考慮放冷梗XDDDD
B1 冷梗一定會先有的 才會放到迪卡
若是覺得文章不錯,請標明出處。
如此行為是抄襲。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