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女孩們玩過台灣論壇嗎?

台論日記版有個奇妙潛規則,凡是活潑可愛的亦或冷若冰山的男生總是格外受到歡迎。偏偏我又是個把情緒都藏心底的那種(也不太擅長回應),所以心想只要辦個男帳就可以回覆的很簡短也不會有人追著自己問發生了什麼事,於是開啟了我和她的相遇。

老實說當初怎麼聊上天的我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她總在半夜時間上線,每次說沒幾句話她就下線了。印象裡的對話大概都只是簡單反覆的問候。對她唯一的了解,就是常常苛求自己壓得自己喘不過氣,談吐不像她那個年紀該有的稚嫩,反而成熟的讓人難受。總之就是個愛逞強的傻孩子。

後來她決定暫別論壇好好讀書,她來向我道別時,我要她別太勉強自己並且承諾她回來的時候我也一定會在的。

道別那天,她向我告白了。
說實話我嚇傻了,我以為我有好好保持距離的。
心想著怎麼辦呢,她喜歡的是我所佯裝出來的「男孩」啊,我並無法給予她所想要的愛情。於是我拒絕了。
她的回覆依然懂事,不吵不鬧的樣子更加深了我的罪惡感。
然而更低劣的是、我拒絕了她,卻沒把真相告訴她。

就這樣我和她沒有了交集,時間久了我也開始忘了愧疚。
直到她再次出現在我面前,依然笑著和我聊天。我以為她的喜歡也只是短暫的錯覺,已經不復存在了。

但不久後、台論決定關站,她來向我道別,說不希望就此斷了聯繫。
於是我給了她手機號碼。
當下是抱持著只傳簡訊不會被發現的心情給的。
後來馬上收到她傳來的簡訊,反覆看著那幾行文字我越發難過,覺得自己好殘忍。
雖然害怕失去一個朋友、但更怕她為了一個不存在的男孩蹉跎。
於是我傳了簡訊過去,坦承自己是女生的事實。
她回覆得挺快、但我一直沒有勇氣點開。
我努力說服自己做好最壞的打算。
點開。

她說早在我拒絕的時候,她的朋友就看不下去告訴她了。
所以她知道我是女生。
縱使知道我是女生依然選擇喜歡我。
從拒絕她到我坦承這中間隔了一年多,她依然沒有放棄我。
太多太多的撼動震懾我,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讓她這樣守候。

所以我提出了在一起的要求。
善良的她當然也沒拒絕我,即便她對我的選擇存有疑惑。
事後好友輪番斥責我,說這不是愛、只是出自對她的愧疚。
我必需承認起初有絕大部分是出自衝動和愧疚,但當下的我只有不想再次失去她的念頭。

後來的我們一起夢想著以對方為藍圖的未來、一起分享生活裡的小事。
天南地北的遠距離,讓她決定參加大學夏令營北上來找我。
當天她身體不適,卻仍堅持要來見我一面。看到她從出口走出來的時候,比起見面的喜悅我更是難過。
難過我沒能替她做些什麼。

和她見面後沒多久,我開始打工。
那時候正值大一,早八到晚五,下課後沒有喘息空間直奔工作場所。
於是我們的時間開始交錯。
我上課滑手機(?)的時候,她正努力的聽講、當她放學的時候,我正在工作。
每天只剩下早安和晚安的問候持續著。
她為了跟我說句晚安拼命撐著,但她身體差所以我老趕著她去睡覺。
我能感受到她的失落,我也很寂寞很難受,但她的健康更重要啊我覺得。
起初,我怕我的訴苦抱怨會讓她多了不必要的憂慮所以不說,漸漸的、我開始忘了該怎麼開口。
工作和報告的壓力讓我無法喘息,脾氣越發暴躁、和她的對話開始失去溫度。
我知道她很難過,可是當下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最終讓她累得提出分手。

她總是笑說我很遲鈍,被喜歡了這麼久怎麼到被告白那刻才知道。
而愚蠢的我悲傷也來得很慢,從分手那年妳生日將近的時刻,我不知道該怎麼祝福才不會逾矩,以朋友身份祝賀我也不知道是否還有那個資格。
那一刻我才深刻體會到、分手意味的不單單只是戀人身份的失格,而是全盤失去所有妳的關於。

Dear.
分手至今快兩年了,妳也上了大學開始新的生活。
那天妳對我說「妳總是要我好好的過,卻一再拿過去束縛我。」好像讓我明白了什麼。如果不打擾,是我唯一能為妳做的。
最後無論妳會不會看到、我只是想說
我依然愛妳。
縱使、再與妳無關。

共 2 則回應

0
臺灣論壇是很多人的回憶,
也是許多人的傷。
希望原po能慢慢放下,
畢竟那些都已是過往。

話說現在有台論之星,
不知道原po曉得嗎?
0
理智上我知道該放下,但感性上思念又太猖狂。
我知道有台星哦,但不知道為什麼就只喜歡最一開始的台論。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