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學校的制服日已經快接近聖誕節了,換上一身白襯衫加黑色長褲再搭上一件黑色背心,我自認為穿上制服的我很挫。但那天卻意外的被稱讚了,可是卻不是妳。妳從沒稱讚過我,到底是妳不願意還是覺得我身上真的沒有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但我知道妳特別愛損我,喜歡看我一臉窘迫。只是那天我發現了妳的不尋常,妳故意說了一些玩笑話,謹慎的將稱讚我的人隔離出一段距離,畢竟拍照總是會靠得比較近。

我們待的城市時常都是大晴天,鮮少有冬天,連寒流來襲也只是有點涼意。然而有一次剛剛好的例外,冷颼颼的天氣裡妳穿著不夠保暖的夾克早起陪我吃早餐,半路上我問妳願意和我交換外套穿嗎,表面上說是穿太多有點熱,但其實我超怕冷的,只是我不希望妳感冒。但是我還是用很謹慎的語氣試探著,因為我怕妳很介意我身上的味道。

後來我們交換了外套,我根本不在意那樣的樣式穿在我身上會有什麼違和感。上午的三、四節我們去聽了系上的實習講座,即使在室內我還是覺得好冷,加上平時沒有擦乳液的習慣,導致太乾燥,所以手不斷發癢,妳有發現我的小躁動,於是要我不准再抓,然後很溫柔的幫我上藥,跟平常愛捉弄我的妳不一樣,但是唯一不變的是,妳眼神裡的溫柔寧靜,很清澈。我以手太冰為藉口,執意要妳幫我暖手,妳的手很小很細緻卻很溫暖,那是我第一次碰妳的手那麼久,妳沒有因為我手的粗糙露出任何不悅的神情,妳只是很專注的在幫我暖手。嘿,妳知道嗎,每次妳這麼認真對我的時候,真的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