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財務金融學系
我和他再一起過後來分開了一個月, 現在還是會互相說早晚安偶爾一起讀書 但我很清楚 對他而言我只是朋友 我卻用朋友身分繼續還愛著他, 我想他怕我難過才不完全斷乾淨, 但說聲晚安掛掉電話後 深夜還是會哭到不能自己 他這樣敷衍你,你一定很難受 希望我們都能早日找回真正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