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我不需要妳的道歉了 因為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原諒你

2020年1月6日 21:44
前情提要
過了將近五年 你終於跟我道歉了 你說是你不成熟 希望我不要介意 你說真的很抱歉 你現在的男友知道這件事之後跟你分手了 順便跟你說了他曾經被霸凌的往事 你說你看著186大男人的他 用顫抖的聲音回憶時 才終於明白你做的那些事有多可怕了 最後你說 你已經知道錯了 希望我可以原諒你 可是你知道嗎 我已經不需要妳的道歉了 因為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原諒你 高中欺負我的女生也是小網美 他是真的很可愛長的挺好看 待人陽光 頗三八 又在男女間都吃的開的那種類型 同時也是每間學校都有的 所謂的 “風雲人物” 但他不喜歡我 因為他喜歡我的閨蜜A 認為我不配當A的朋友 只因為我個性比較認真 愛看小說 不愛笑 跟他們不一樣 (後來聽說 他嫉妒我男友比他原本的男友帥 不知道真假 如果是真的 我只能說 傻爆眼眼) 所以故意踹我桌椅 嫌棄我寫字很吵 拿橡皮筋彈我 後來 當著我的面跟別人說 “欸她真的很婊 ” “某某男B跟我說他想要爬上他的床” “看到她扒著A女的樣子了嗎 噁心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gay砲” 是的他的用詞就是這樣 (不懂 同性戀礙到你了? 再說我本來就是雙性戀 別擔心我會喜歡上你 抱歉 太噁心了) 上述的言論 是因為當時還有一件事: 他喜歡的男孩當時喜歡我 但因為我不喜歡對方就拒絕了 很有禮貌 委婉 但同時也很堅定的那種拒絕 結果那男的不到一週就跟那個欺負我的女孩在一起了 把我傳的很難聽 這時候開始 班上疏遠我的人越來越多 還好 雖然不是同班的 我仍然有兩個真心的朋友 熊熊 跟 懶懶 (A跟我鬧翻了 他我在裡面 跟欺負我的女生一起誤會我 栽贓A偷錢 但我仍不希望他被認出來 因此不詳述) 他們一直站在我身邊 在我難受的時候鼓勵我 告訴我他們在 沒必要為了不愛你的人哭泣 在我發火的時候激我 說我客觀來說的確沒人家好看 要讓大家看見你 你必須比以前更好不是嗎 然後 在我被那女的 還有A誤會我栽贓時 孤立無援的時候跳出來紅著眼睛罵他們有病 熊熊告訴他們我平常的樣子 他說 “他會哭會鬧 會開玩笑 看到乞丐時 儘管知道他不是真的殘肢 也願意為了他的辛苦給他買麵包便當 你看過他寫的故事嗎 裡面寫的全都是對這個世界充滿善意的故事” 他說 “這麼善良的人怎麼可能栽贓別人 A你跟他相處幾年了你真的看不出來嗎 你知不知道第一時間告訴身邊的人不可能是你偷錢的只有他 你憑什麼讓他對你好 憑什麼” 最後幾句根本是吼出來的 在場的所有人一瞬間安靜下來 懶懶在旁邊抱著我默默流眼淚 他不太會說話可是我知道他是在告訴我 不要怕 他也在 一字一句我都記得 原本快哭的我 看到他們為了我崩潰大哭的樣子 驚到腦子當機 對那時候的我來說 他們就是天使 等想起來要把他們架走的時候 那些前一刻還在指責我的人 早就散了 三三兩兩的還在滿嘴抱怨 再後來 原本根本沒打算去畢旅的我已經在想那兩天要怎麼度過了 有天熊熊突然來找我 跟我說 畢旅你就跟我們坐吧 我們申請了湊數那台遊覽車 (各班有多出來的人坐的車) 你不來我們就要空一個位子了 我很慶幸 我終究有去畢業旅行 雖然大部分時間還是要跟同班同學一起行動 但那時候的我在班上也有幾個朋友了 可以聊聊天 微笑的保持不淺不淡的關係 然後一邊用手機打字 確認待會跟他們倆集合的時間地點 “你要去找他們玩喔?不跟我們一起嗎?” “嗯 抱歉 因為我已經跟他們約好了” 抱歉 因為我想要留下回憶的對象 是他們 一直到現在 我們三個每年還是會見幾次面 偶爾一起出去玩兩天 分享最近的生活 然後送給對方越來越詭異的生日禮物 我何其幸運 能遇到這兩個天使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聽過 總有人說 “寬恕別人 也是放過自己” 但我不這麼認為 我早就放過自己了 在我越來越好 越來越有自信 做過的選擇越來越多 也越來越成熟的時候 我早就放過自己了 但是女孩我不會原諒你 遇到他們 並不是你欺負我的功勞 那只是我幸運 我撐過來了沒有得憂鬱症 那只是我既幸運又堅強 我變得更好了 那也只是我既幸運又堅強 還很努力 你沒有看到那段時間我夜夜流淚的樣子 沒有看到我當時的男友告訴我就算我枯萎了他也會陪著我的辛酸 沒有看過我文章裡的善意慢慢消逝又復甦的過程 更沒有看過我爸媽想問我為什麼黑眼圈重了人消瘦了看起來也不幸福了 可是他們卻不敢問的表情 你告訴我 你憑什麼要我原諒? 而且 聽說如果的到真心的原諒 下地獄時就不會受罰 那麼我就更不想原諒你了 你若繼續再泥沼中掙扎 我會笑看 直到覺得無趣了 再轉身離開 這就是我對待負我之人的方式 好自為之 p.s.: 我發這篇文章的初衷是想告訴那些曾經被霸凌的孩子 你們不需要原諒 無論男女 你們有權利討厭那些欺負你們的人 有權利不原諒他們 有權利過得更好 我想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幸運 能遇到兩位天使 但總有人是愛著你們的 如果沒有 請好好愛自己 我希望你們都能過得更好 也許不能消滅心中的怪獸 但我們可以跟牠共處 把牠視作家人 視作自己的一部分 和平相處 珍重 (這篇文我發在女孩版是因為原原po發在女孩版 但男女適用)
2366
留言 69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91 則貼文
共 69 則留言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恭喜你交到真正的好朋友,敢當面罵人真的帥到炸!你真的很幸運
原 PO - 輔仁大學
B2 謝謝 我也覺得我真的很幸運 熊熊超帥 但如果看到我發這篇文估計會害羞到臉紅 哈哈
國立成功大學
太好了文中女生被分手 話說我之前也被霸凌過 對方說我醜(都家裡一直給我剪很短可惡 家長腦袋有問題但這邊就不提了😂) 但後來也跟家裡吵翻留長變美 那些霸凌我的人一直貼上來 真有病..搞不懂
原 PO - 輔仁大學
B3 辛苦了 貼上來就踢走不管杯 搞的跟自己生的一樣 差點懷疑是不是我忘記自己當媽了
慈濟大學
對於當年霸凌我的,我似乎釋懷了 但..有時又蹦出一個念頭,如果他們的生活很悽慘變成我的個案,那我會不計前嫌、以德報怨的幫助他們嗎?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的是 他們都沒跟我道歉過
長榮大學
我不確定那算不算霸凌 可能對她來說只是遊戲吧 「哦我只是開玩笑的啦!」 這句話到現在回想起來心偶爾還會顫抖 對啊開玩笑 她的玩笑讓我害怕跟人當朋友 縱使我現在有交心的對象還是害怕 在班上也害怕被那些像她一樣的「傻大姐」當成目標 我不知道該怎麼原諒她 還是我已經原諒她了我也不確定 我只希望這輩子再也不要聽到見到關於她的消息 前陣子聽說她和我有暴力傾向的前任在一起 當下對於這兩個傷害我的人有很強烈的負面情緒 但是時間久了好像也算了 只希望他們遠離我的生活 我只想好好過我的生活而已
原 PO - 輔仁大學
B5 那也很好 如果這是妳的選擇 都好
原 PO - 輔仁大學
B6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 但你的確因為他們受傷了不是嗎 要不要原諒不重要 你過得好才重要
長榮大學
B8 現在大部分的日子是快樂的 偶爾陷入那個回憶還是會有種被掐住喉嚨的感覺 但是我想我會變得越來越好 我的確是受害者 但是我不想一直當著受害者 我還可以成為更好的自己 現在就好好過著生活 希望每天都能順順利利的過 謝謝你的文章讓我再一次得到一點安慰
原 PO - 輔仁大學
B9 如果有安慰到你那就好了 辛苦了
輔仁大學
我跟你很像但我霸凌的狀況比你好很多 只是被排擠而已 直到大學才遇見真正的好朋友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那兩個朋友要好好珍惜呀♡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應用商學系
後面的我看不懂
輔仁大學
哇靠也太⋯⋯⋯⋯戲劇化了吧 內文有點太誇張= =?
東吳大學
謝謝原po的分享~你跟你朋友都好棒~! 看完你的文讓我想到 我國小也突然被好朋友排擠冷漠無視之類的(可能太痛苦我現在竟然想不起來當初的事情哈哈 那陣子不知道怎麼度過的 後來轉學之後一直告訴自己要過得比她們好 這或許是最好的報復…但還是會一直一直永遠的記住 後來高一的時候其中一個女生突來藉著生日來祝福我 來跟我道歉???但理由什麼的都沒說:) 儘管國高中慢有交到很好的朋友 但從那之後我一直沒辦法跟別人建立長久親密關係 很沒有安全感 只是想說有些傷害一旦造成一定會留下什麼 有時候只是足夠幸運才能夠一直往前走
中國文化大學
雖然高中也不算是被排擠 但曾經很多人對著我的朋友們說 這個女的風評不好 要我的朋友遠離我 我心裡超級受傷 真的不要嘴出惡言 雖然只是說說 但是傷害還是會造成的
醒吾科技大學
看到以前欺負我的女生長大後變成眼睛超分開長得跟鯰魚一樣的+9妹之後,我就放心了。
東海大學
只有我看不太懂嗎
東海大學
我也不想原諒,永遠不想。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霸凌本來就不是合理的事情。 我能好好活著是因為我熬過來了,可是如果沒有這些破事,這十年我會活的比現在開心一萬倍。所以,為什麼要原諒那些霸凌過我的 b i t c h 們?該下地獄的是她們,不是我。
國立中山大學 經濟學研究所
辛苦你了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應用商學系
B18 我跟你一樣 我們是閱讀障礙嗎哈哈
呵呵...曾經問為什麼 她們卻怎麼樣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忘記了,過去就讓它過去吧! 但真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銘傳大學
那些垃圾長大後一樣說說笑笑,說不定還用著漂亮又虛偽的面孔說著自己善良、討厭欺凌。
國立中正大學
我覺得真的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就不會要求對方“原諒”,不然就是根本不了解受害者的痛苦,憑什麼他做錯事道歉,別人就要原諒他?那別人多年的傷痛算什麼?他以為他一句道歉有屁用嗎 真的悔改的人只會道歉,不求對方一定要原諒好嗎呵呵
以前我朋友被霸凌 我也當面拒絕加入他們 結果後來我朋友跑回他們的小圈圈一起排擠我😂 真的很莫名奇妙 國中不知道是成績好還是哪裡惹到誰 可能有一次當全班的面戳破一個滿嘴謊話的男生吧 後來那群有些男生有時候會莫名針對我 上課踢我桌椅 還有隔壁班成績不好的太妹也一直看我不爽吃飽太閒在我附近找我碴 但可能做人還算成功 都沒有同時被全班排擠 還好走過來了 乾
大葉大學
好感動的友情ಥ_ಥ
輔仁大學
我也不會原諒,也無法原諒 我到現在都常常夢到國中那宛如地獄的三年,特別是那個霸凌我的人 她不只霸凌我,還三番兩次想殺了我 所以我沒有跟國中同學有聯絡,也不願意再去同學會 因為我真的無法原諒那些年讓我受到傷害的人
義守大學
遇到了很好的朋友👍 曾經被亂說話過 導致很多人都對我有誤會和排擠 那個人說到自己很像是受害者 但我什麼也沒對她做 每天心情都很糟糕 晚上想到都一直哭😭 現在想到心情還是會不好 一直覺得自己到底做錯什麼了 看到原po的ps 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謝謝原po的分享❤️
輔仁大學
你現在的男友知道這件事之後跟你分手了 宋啦
東海大學
原Po真的很幸運可以遇到這麼好的朋友👍 我也被霸凌排擠過 或許我沒有那麼幸運 遇到願意為我站出來的人 但我也還是撐過來了😂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想請問為什麼原原po刪文了??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
你也是個天使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不動產投資與經營學位學程
我也被小混混霸凌過 ,現在想起來還是很討厭他們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可惡想看原文
國立臺北大學
這種人就是會下地獄下到不能在底層的那種 不值得原諒
文藻外語大學
我也是被霸凌過的受害者,她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對別人所造成的傷害。長大了之後,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我們一定要過的比她們更好,自己的小孩以後也絕對不會跟她們一樣!加油💪
銘傳大學
我國中時也曾被霸凌 我的好朋友是主因 因為他的關係 我被一群人圍住嗆聲 那群人是他新交的比我更好的朋友 上了高中有一次遇到 他還若無其事的和我打招呼 我直接無表情的微笑不理他 他看到後愣了一下喃喃幾句「齁都這樣啊...」就走了 心裏爽快嗎 其實當下我想到的是我們曾經那麼好 一起玩一起笑 那段時間我真的很開心 可當時有多開心就造成了之後多少傷害 我沒辦法原諒他
世新大學 圖文傳播暨數位出版學系
我也不打算原諒曾經霸凌我的人 我只是過著我自己的生活 每天為了身邊的人開心笑著 為自己的夢想認真著 過得好或不好已經與她們無關 但我樂於看到她們不幸 我覺得只是希望她們不幸是我最善良的報復了
亞洲大學
我也曾經被霸凌 誣陷導致全班排擠的那種 我的國中生活回想起來就是一場鬧劇 主謀者高中時期道歉過 但我沒有接受 因為 再多的道歉 也還不了我一個重新開始的國中生活 我已經原諒了當時參與霸凌的同學們 但主謀 很抱歉 我受的傷害需要有人來承擔 不原諒她 雖然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內疚 如果有 那就讓她帶著內疚過下去 算是我的報復吧XD
實踐大學
她他你妳 對不起你的文章我真的看不懂⋯,
朝陽科技大學
對 我到現在還是每天希望他們下地獄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有人有原文的標題可以提供嗎? 想去深卡朝聖一下
實踐大學
B42 原文內文刪光了~ 不然我也很好奇
輔仁大學
文被刪了欸 原題是什麼吖想找深卡
實踐大學
B42 B44 這件事就到此結束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南開科技大學
我跟老公也叫熊熊🤣 我之前也是被欺負我老公知道只覺得當初怎麼沒在我身邊保護我。有的時候真的不知道霸凌者在想什麼?明明我們也沒惹她們。可是卻要來欺負我們🤨 我媽在我國小要入學前跟我說不要去惹別人。別人就不會來惹你。結果?我到高三跟我媽說你說的我做到了。可是呢?沒有!我就算安靜做自己的事。別人還是會來欺負我。我不知道她們腦子裡到底都裝什麼?真的。還好我還有一個朋友。不過可能是我害了她。她們竟然連她一起欺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欺負我就算了。不准欺負我朋友!
南開科技大學
B27 你跟我一樣。我國中也有人想殺我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B43 原文我從深卡找到是這篇
可是內文刪光了
弘光科技大學
我的情況不是被霸凌 但是那段期間我壓力真的很大⋯ 事情是這樣的 高中時期某堂課 我、A、其他兩個同學一組 老師常常出小組作業 於是我們開始在群組上討論、分配報告的內容 一開始很順利 後來這個群組變成聊天群組 我寫的訊息都被垃圾話蓋掉 也被無視過、甚至已讀不回 某次我提了個想法 被A用很酸的語氣駁回 其他人跟著附和 對這我也沒回什麼 才過沒一分鐘 某組員把我的想法提出來說:欸 你們看這個怎麼樣? A回「好 就用這個吧」 這時候我已經氣到哭出來 打電話跟家人霹靂啪啦講一大串 第二天早上眼睛還哭到腫起來⋯從那時候開始 我就在旁邊看著他們聊天 不主動給意見了 後來他們去找老師 說我都不做事 還要求老師找我家長談 我爸媽解釋了前面發生的事情 但老師不太相信這個說法 覺得我是想偷懶搭人家便車⋯ 這件事沒有然後 到現在這些組員還是過得好好的 開心享受大學生活 而我因為壓力的關係(人際,再加上學測) 把自己逼出了心臟問題 ——— 補充: 我沒對班上同學解釋過 也沒人問過我 原本沒有交集的幾個人會不屑地看我 把我當空氣之類的 我也封閉了起來 半年後我調適好自己 重新開始交際 某次聊天的時候才發現 原來大家都知道A喜歡欺負別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