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沒照過陰道超音波 但聽過鴨嘴鉗 就讓我恐懼的要死 真心認為這種侵入的治療 要考慮到舒適(拜託給我潤滑吧)以及病人內心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