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國德霖科技大學
從第一次穿內衣就感覺到一種壓抑甚至束縛感,可是在10幾年前甚至到現在還是會有人以自己的觀感覺得當你是什麼性別你就應該怎麼樣或是你對自己的性別認同是什麼就應該做什麼 甚至唸書時候覺得運動內衣跟束胸讓我比較舒服也有安全感,家人就直覺那是想出櫃 這社會不應該有這麼多自以為而是在保障大家沒有傷害到他人的前提下去尊重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