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清華大學
奇妙的現象是 只有「被強暴」「自殺」 才會被如此緬懷 然後無比怪罪社會是加害者 他殺的受害者 很少看到被緬懷 反而是在緬懷加害者多可憐多可憐才殺人 不要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