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最近幾年一直避免回家。
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家人,以及我二哥。

我是家裡最小的,上面有一個姊姊和哥哥。但我們年齡相差不大。
大姊高中畢業後就直接去工作了,幾乎都住在外縣市,不常回來。
二哥則是媒體偏見中的家裡宅,
我很喜歡看漫畫小說,所以對媒體醜化御宅很不以為然,
但我二哥幾乎就是媒體口中的標準樣板。
身材胖,不愛洗澡,身上有怪味道,頭髮不修剪都黏在一起,
喜歡跑動漫展,幾乎每次報到。握手會,簽名板也好幾次都去搶。
床上有等身的美少女抱枕,床頭和書桌都是美少女公仔,很多都還露內褲。
尤其是這一兩年更嚴重。
他畢業後整天都宅在家裡打電動,網路遊戲,已經好幾年都沒去工作。
前一兩年還會被念,然後就對爸媽爺爺發脾氣,所以現在大家都假裝沒看見。
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先說說小時候
小時候他很常跟我和大姊打架,基本上就是青少年間的爭吵
但我和姐姐幾乎就是只有被打的份。
也會被搶零用錢、被搶東西、被搶遊戲寶物之類...
甚至是家裡買電腦,明明是公用的卻被他搬進自己房間占為己有,
我跟大姊要用時還要去偷用我爸工作用的電腦。
總之跟哥哥感情非常不好。常常被言語威脅,偶而拳頭相向。
一直到我高中後哥哥住校才好一點。

後來我也到南部念大學住校,
不知怎麼搞得,回到家二哥都不再惡言相向。
一開始只是互相當作沒看見對方,沒有對話和互動。
後來二哥開始會在我爸媽沒空時載我去搭回校的客運,
也開始會聊一些學校修課教授嚴不嚴如何避免被點到名之類的話題。
我覺得二哥可能上大學後始有轉變,性格比較收斂。
也不曉得從甚麼時候開始,二哥開始會帶我搭車前吃飯,
說是客運要搭很久,回到學校很晚了,
我原本都是買小7在車上吃,
所以也覺得提早點吃些正常的晚餐也不錯。
當然是二哥買單。
原本就是普通的飯,但後來檔次越來越高,
有時兩個人吃個晚餐就要快五.六百......
接著二哥會順便騎車載我逛逛美食街的小店,
偶而會讓我挑幾雙鞋子、低跟鞋、踝靴。
順便念我幾句鞋子壞了就不要硬穿會傷腳之類的話。

但這些都還算是普通兄妹的相處,我並沒有太多疑惑。
真正讓我開始感覺不對勁的是....
發生了這件事
我算是中性的女生,連素人妹都稱不上,成長過程都像個小男生。
直到大學買衣服這件事都還是我媽在幫我打理。
當然內衣也是。
有一次,我打開行李發現幾套新的內衣,
跟以往我媽買的阿罵牌都不一樣。
還挺柔和甚至是可愛的內衣,
我還開始想說老媽也懂女兒了。
(因為我後來也會開始用少少的生活費買可愛一點的衣服)
之後,就開始有阿罵牌內衣跟可愛內衣交替出現在寄給我的生活物資裡。
然後可愛內衣還會進一步升級成有點性感,或是有托高集中的整型內衣。
這讓我有點狐疑,但也不知道這有甚麼好問的。
所以也就被我擱下來。

然後有一天,二哥說他買了一雙很適合我的鞋子,
但是尺碼比我的大一些,叫我去試穿看看,不行他還要去退。
我走靠近他房間,就聞到那一股最近好不容易淡一點的油味。
然後我看見他從鞋盒裡拿出一雙超亮眼桃粉色的超高跟鞋,
目測10公分左右,我從來沒穿過這麼高的鞋......也不會想穿這麼紅的鞋......
但他還是慫恿我穿穿看,我穿上後他不斷地端詳稱讚我說很不錯,腿看起來很長。
還說搭我穿的長板襯衫很好看,不知道鋪了多久的梗.....
他說了一句:可以讓我抱一下嗎?


我整個人都懵了。

忘記回了他甚麼,我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跑回房間。
他後來還傳簡訊跟我道歉,說他最近怪怪的,
還說那鞋子真的很適合我,希望我收下它。

怎麼可能收!

那天,我是讓我高中同學載我去搭公車轉客運,
搞得超晚才到學校,也是從那天我才知道,
之前是二哥自告奮勇跟老媽說以後都讓他載我坐車,
讓老媽可以工作回來後買菜煮飯不會這麼趕。
(但是二哥都跟我吃完晚餐,反而都不回家吃飯)

我那個學期原本每星期都回家的,變成只回去了幾次。

過了大概一個多學期,大姊因為身體因素辭掉工作回家暫時休息。
我又開始放心可以比較常回家了。
我沒有告訴我姊當初發生的事,她因為很久沒回家而沒察覺到異樣。
但我也都黏著大姊,來回也都讓她載,甚至晚餐煮飯就我和大姊先煮起來。
也許是想說過了好一段時間了。二哥又開始回復原本的樣子會開始跟我和姊姊互動。
甚至又開始讓我去他房間用電腦做報告。(之前就偶而會這麼做)
現在我會跟大姊一起去二哥房間看電視吃消夜,然後我再用電腦。
這個情況大概十幾次,都看似正常。
但有一天我在電腦面點到一個奇怪的資料夾。
他沒有資料夾圖案,也沒有名稱,我甚至不知道怎麼會點到他的。
後來全選銀幕後才看見一個普通資料夾旁邊還有一個檔案名的虛線。
大概就是那個,可能是點那個資料夾時不小心點到了。

糟糕的事來了,
我看見很多的隱藏檔、影片、文字檔、
甚至看見一個寫著我名字的文件。
但我不記得我有存那個文件。
我有點害怕,甚至還摸索了一下怎麼閱讀檔案而不被發現。
因為我覺得那個可怕的預感會成真。
打開檔案後,我看見以我為名的人物,還有第一人稱的男性,
開頭幾段就描寫到偷送內衣給對方,再偷回來,再拿來打手槍。
幾乎一字一句描寫得非常寫實。甚至寫到用豐胸內衣的水袋包夾那裏來使用......

我整個頭皮發麻
立刻想到包裹中那些明顯風格對比的內衣,
以及後來細想後果然少了幾件......
那時姊姊還側對著我在看電視,
我關了那視窗,想要快點把報告做完趕快回去。
偏偏同組的同學卻遲遲沒有完成。
幸好我二哥洗完澡回來後就直接倒頭就睡,
讓我稍微安心一點。

然後是一連串混亂的傳檔案和討論,
印象中非常不順利,搞得我很煩躁,
等我回過神來,發現電視有點大聲,
姊姊似乎已經先走了。
但二哥不知何時已經不再床上,
我聽到前面的電視聲,電腦的音樂聲,
還有背後某種細微的奇怪頻率聲響。
我跟同學回復剩下的明天再討論,
然後關了視窗回頭準備回房間,
一回頭就看見二哥背著我,身上連件內褲都沒穿。
他立刻背著我走到沙發上裹著毯子,叫我用完直接回去別關機他在掛網。
我依稀聞到一個味道,跟平常的油垢味不太一樣……
我想我可能知道那個是甚麼。

更可怕的是,
我意識到那不是我第一次聞到,
我回到房間後想起,
因為大姊電腦壞了,那陣子我跟大姊常常到他房間看動畫,
我比較容易沉迷常常看到半夜,而二哥也會坐在側後方的沙發上看。
事後想起,怕熱的他,居然都裹著毯子在看。
也會走到我身後評論幾句,站著看。

我不敢相信這種簡直是小說灑狗血的劇情會發生在我身上,甚至更誇張。
我的哥哥佯裝是老媽買內衣給我,等我穿過後再偷走,拿來打手槍。
還站在我背後甚至坐在電腦旁的沙發上,看著我做那件事。

我又開始不回家了

這讓我家人不太能諒解,認為我在學校偷交男友,
我媽甚至叫我不要在大學亂搞男女關係,要純純的交往。
聽得我滿腦青筋又不知該怎麼回…
為了讓家裡少念一點,我只好偶而回去一下,
但大姊又回去工作了,為了避開二哥。
搞得我都不敢離開爸媽,不然就躲在自己房間。
只要時間一到,就請朋友載我回學校。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二哥乍看都沒有再做甚麼,
對於少少回家一次卻都是朋友接送的我沒有異議,
直到有次,我回到宿舍發現我的行李居然有件全新的內衣,
不是阿罵牌。
而我的行李一直都放在房間..............

我決定要抓到決定性的證據,
周末我回到家後,跟二哥說要借電腦,
然後趁他不在時將當初看見的文件用貼圖的方式備份,
接著是他說要自己手洗不讓老媽碰的那籃洗衣籃,
果然看見一件我很眼熟的內衣。
甚至在衣櫥裡發現好幾件內衣被整齊的排在抽屜裡,
裡面甚至有我自己買來的。
我又氣又怕,拍照存證後把洗衣籃和衣櫃又恢復原樣。

直到我回到宿舍才敢打給他。
他甚至還想繼續假裝衣服是老媽給的,直到我說我手中有衣櫃中的照片。
他才承認他這件事是他做的。
他跟我說他很後悔這麼做,也痛徹心扉的說他知道自己這樣很變態、很過分。
但他沒有交過女友,不知道該怎麼跟女性相處,
我罵:所以妹妹就可以嗎?
他說他覺得我都沒有正面跟他說,表面上也沒有不理他,
所以覺得我當初沒有反映這樣就是原諒他了。
(我猜他還覺得我的反應做是認可他這麼做)。所以他就也假裝沒這件事。
並求我不要跟爸爸說,不然他會被打死。
(其實我當初更想直接報警,但想到家人的心情又矛盾了起來)

這件事後,我仍然想避開二哥,
甚至會失眠。
明明覺得並沒有犯錯,但就是無法原諒讓這件事發生的自己
雖然他保證自己不會再犯,但我怎麼會在毫無疙瘩的回家?
連大姊都被老媽問我為何不回家常打來問我。
叫我沒事別耍脾氣....
我實在受不了,跟大姊攤牌,問大姊到底要不要說?
要不要報警?
大姊明顯嚇到,但也不能保證哪個作法才是對的。
不過她也認為我別再常回家,以免又發生問題。
連她自己也開始對二哥起戒心。







原本以為我不回家,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



我也不會想寫下這件事。







大概離現在不到一個月前,以前常跟我家一起出遊,
現在也時常聯絡的表姑突然打電話給我。
原本我不明所以,因為表姑通常都直接連絡父母而不是我,
結果他說了令我難以置信的事。
表姑說:他們上星期一起去花東玩時,二哥都會不斷和小表姊聊天,
還會想買當地的裙子給她,但當時表姑就回她說他們都有帶錢可以自己買,
我二哥還因為這樣嘔氣不說話了好一陣子。
然後隔天晚上,他在民宿的澡間放了攝影機,要偷拍小表姊。
結果被小表姊發現攝影機,似乎還想推說不知道。
在表姑的直問下才承認,還說是一時好玩沒想太多,
以後不會再犯云云。
表姑覺得要提醒我們兩個跟他最接近的女生,
沒想到一對照才發現自己都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事情還沒結束。
在我掛了電話後幾天,我都一直疑神疑鬼,心情很低落。
甚至開始懷疑不只我跟小表姊有事。
我發現在FB中以前常跟我聊一些八卦話題的小妹最近好像都不常上線
(小妹是小伯的女兒,也跟我家走很近)
也不見以前一直寄過來的遊戲邀請,覺得可能有問題,
用密頻去問小妹,問了好一段小妹才說出來…..
小妹說,二哥有一陣子都會找他聊天打屁,
一開始是FB上的心理測驗,幫忙玩小遊戲賺錢,買虛寶丟給她,
順便問她學校的事情,她念的科系好不好玩,附近的美食、系上朋友之類的,
然後就是約小妹,小妹朋友一群人去吃吃玩玩,
原本是一大群,後來人數逐漸變少,最後常常就剩3.4人。
期間還是不斷教她密技,丟給她虛寶。
直到有次二哥要給她一雙高跟鞋和手鍊當禮物,
小妹當時男友覺得怪怪的就叫小妹直接跟他疏遠。
這才阻止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問了一下時間剛好是他跟我保證後大概幾個月,直到轉移目標去騷擾小表妹之前)

我最前面也說過,其實我長得一點都不正,只是跟大姊比起來比較好看一點。
後來我發現被偷拍的小表姊和小妹,都是他們家裡姊妹中比較好看的那一個。
二哥只要失手就先假裝收斂,稱說是一時糊塗、開玩笑、純粹疼姊妹親戚。
然後就轉而又盯上另一個親戚的姊妹,挑比較好看的那個來親近,
不外乎是噓寒問暖,幫忙接送、送衣服鞋子。
等到無害的樣子建立後就開始露出真相。

我幾乎快崩潰
先是自己,然後又是身邊的姊妹。
我不想破壞家族的感情,但又不想縱容他下去。
幾乎可以想像當初那些家醜不可外揚的受暴婦女為何隱忍不吭聲。
更無法理解二哥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做。
更氣明明做錯的不是自己,但卻因為說出來就像是自己破壞了這個家。

甚至現在畢業了,我還是藉故躲在大姊家不搬回去,
爸媽也不諒解,但我實在不想回去那個地方。
爸媽至今被蒙在鼓裡,我媽身體不太好,
我根本不敢告訴她,她的兒子是這樣的人。
我只想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就只是我看的小說劇情該有多好。

有時會自私的想
希望二哥快結婚,他有了可以這樣做的對象,
這樣姊妹們就不會再出事。
又希望二哥永遠光棍算了,我不想有個我要叫嫂嫂的人被糟蹋。
我恨他做出這些事,更恨他一錯再錯。

我只想說出來,讓不知道我是誰的人知道這件事。
我無法解決,我只想讓時間沖淡這一切。
我不想回去。
不想揭開瘡疤。


謝謝你們看完。

熱門回應

你沒寫清楚是分享,當然會引人誤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