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原創 愛情,不分對錯3-1 - Dcard
上篇連結👆

---------------------------------


吃飽飯後跟媽媽他們道別後,我帶著卿和小津來到醫院,拿出導演證問了蔣曉曉的病房號後,我領著他們上樓,站在606 VIP單人房前,我敲了敲門。

「請進。」我推門進去,看到蔣曉曉正被孫然喂著蘋果。她看見我,眼神一亮,我不禁菀爾一笑。

走過去,站在她床邊,「有好點了嗎?」我溫和的問。

「好多了!謝謝王導來看我!」曉曉開心的說。

「這是我的責任,很抱歉造成妳的受傷,曉曉,妳的醫藥費跟一些賠償我會請我的律師跟妳談,我們全額負責。」說完我跟曉曉舉了一個躬。

「哎哎!王導這樣太客氣了。」曉曉趕緊探身想拉住我,卻一個不穩,便要從床上摔下,我趕緊過去將她撈進我懷裡,說:「曉曉,妳還是病人呢!摔到哪了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導演。」她慌慌張張的道歉,讓本來緊張著查看有沒有摔傷的我輕輕笑了,摸摸她的頭說:「妳叫我名字吧?別導演導演一直叫,還有啊~沒事別一直說對不起~」

她低下頭,我看了看卿,對她使了個眼色後,我朝從未有過好臉色的孫然說:「孫經紀,可否借點時間談談呢?」

「王導,外面說話吧!」她冷冷的說,接著站起來,率先離開病房。看著曉曉跟卿擔憂的眼神,我笑了笑,跟著一起出去。

我們到了VIP會客室,我替孫然泡了一杯茶後,緩緩問:「想問一下,曉曉有跟人結怨嗎?」我嚴肅問。

「王導演,妳只需要跟我說妳調查的結果就好,妳問的這些是曉曉的私事,我沒有義務告知妳。」

我從身後的包拿出一份牛皮紙袋,遞給孫然,在她打開看著裡面的文字,我開口:「作為一個劇組領頭,這場意外我必須知道一些事情。這份文件裡的照片是事發當下我保鏢拍攝的,」我指著一張相片,繼續說:「這邊有一雙手,趁著蔣曉曉站在床邊的時候狠狠的推她一把,要不是她當機立斷的抓了救生圈,她能不能被救回還是個問題。」

孫然緊皺眉,我接著說:「後來卿去調查當天上船的演員及臨演,發現到一些有趣的事。」聽到這裡,孫然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霍”的站起來,激動道:「不可能是他,他沒這個能耐混入劇組!」

「妳說的,是誰呢?」我冷冷的問。

孫然回過神,突然驚恐的拼命搖頭,我好整以暇地看著孫然,並將全身的氣勢全部外放,冷笑著看著她:「怎麼?還不開口嗎?」

「我……」她艱難的開口,卻說不出一句話,我站起身,慢慢地逼近她,她不斷的後退,直到背後撞上牆,我手拿著茶杯,啜飲了一口,低頭,將唇慢慢靠近她耳邊,輕輕開口:「要不是看妳對曉曉是真心栽培,加上到最後一刻也收手,妳現在不會站在我面前,而是!」我惡狠狠地看著快癱軟在地的女人說:「跪、在、我、面、前!」

說完,我站直,背對著孫然,換一副口氣問:「現在妳願意跟我說了嗎?」

「我……不能說。我的家人……」孫然艱難的開口。

「妳以為我不知道他們用妳家人來威脅妳嗎?我只能說,妳就放心說吧。」

「我說……」孫然頹廢的坐在地上,我看著她,嘴角勾起冷笑,手伸進口袋,將準備已久的錄音筆按下,錄音。

「蔣曉曉的父親是一個酒愛賭又愛喝酒的人渣,然後就像所有的劇情一樣,她們母女倆好不容易脫離了那個人渣後自立自強,卻再前半年又被他找上了。」孫然繼續說:

「可是這次蔣勁卻不像之前那樣的頹廢,他穿的名牌,開好車,我心中疑惑,一個視賭如命的人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戒掉賭癮,而且他去的那間賭場是有名的坑人,不可能是因為賭來賺錢。」

「我懷疑他背後有人,所以後來我私下去查,卻怎麼樣也查不到,反倒是被對方發覺,家人被拿來當威脅的工具,我什麼也查不到,我只是隱隱約約知道他們好像要對蔣曉曉不利。」孫然搖搖頭,表示自己已經將知道的事都說完了。我將錄音筆按掉,站起身,將一串備份鑰匙遞給她:

「這是妳家人目前的所在地,妳趕緊找一間新的房子,我相信依妳的存款買房應該沒問題,如果有什麼問題就來找我。」我將鑰匙遞給她,開口:「當然......這也不是白給妳的。」

「那妳什麼條件?」孫然顫聲問。

「讓蔣曉曉跟進入<晴欣>,然後,所有她的行程都由我來決定。」我挑眉說。

「這……」孫然咬唇。

「違約金部分當然是妳要處理,還有跟妳家公司的後續報告妳也要處理好,至於妳嘛……」我想了想,輕嘆一口氣,暗暗嘲諷自己依舊那麼的心軟,「等妳全不處理完後來找我,我會跟妳說妳接下來的任務。」說完我起身離開。開門前我突然想到,再次開口:「時間……三個月內處理完畢,不然就輪到我來處理妳!」

站在病房門口,我深呼吸一口氣,轉換一下心情後開門進去,看到卿那傢伙居然很認真地聽蔣曉曉說話,重點是!她居然在微笑!我驚訝的看著衝擊的這幕,冰卿欸!!公認的冰山欸!這世界在我走後發生甚麼事?

「純純~」曉曉愉悅的揮揮手,將我喚回現實。我揉揉眼睛,再次看向卿,只見她一臉冰冷的臉,我暗自點點頭,嗯,我剛剛一定是看錯了!!

「純純!」正當我沈浸在自我想法裡,猛然聽到微微大聲的聲音,我不好意思一笑,跟曉曉道歉:「抱歉抱歉,一時突然想到某些事情,不是故意不回妳的,但.......」純純?怎麼聽起來好像“蠢蠢”?

「曉曉啊~」我無奈說:「怎麼突然叫我純純了?」

「妳不是說不用叫妳導演嗎?也不想叫妳純姊,想說妳名字就兩個字,我也不好意思叫妳小純,只剩純純了。」她眨著無辜的眼睛看著我,我不禁扶額,到底為什麼自找虐受啊!

「那個....曉曉,妳叫我欣喬吧!我的另一個名字,只有我朋友知道哦~」我開口,不行!如果一直被曉曉叫“蠢蠢”的話,到時候真的會變蠢的!!

「為什麼妳有兩個名字?」

「呃…這是我的私事,原諒我無法告知妳。」歉意一笑。其實我也沒有很明白媽媽為什麼要給我這個名字,我只知道當我懂事後媽媽就拿這兩個名字給我選,雖然最後我選得是“王純”,但媽媽還是給了我這個名字。

其實兩個名字也蠻方便的!而且總覺得媽媽有她的用意在,想到媽媽,我溫和一笑。

「欣喬,妳笑起來好美。」曉曉看著我,不由得稱讚起來。我回過神,走到旁邊的家屬椅坐下,而眼神撇向站在一邊的卿,卻看她微微臉紅、有些尷尬的樣子,雖然旁人看不出來,但怎麼可能瞞的住從小跟她一起長大的我呢?呵呵~看來,我晚上要好好的”拷問”一下。

「欣喬,剛剛妳跟孫然姊講了什麼?」曉曉突然問道。

「呵呵~這是秘密。不過我倒是想問妳,那天跟妳說的話妳還記得嗎?想得如何了?」我笑道。

「我是想……可是這不是我能決定的,要看公司跟孫然姊的安排……」她低下頭,有些委屈說。

「呵呵,我只問妳一句,妳想不想,結果妳跟我講這麼多幹嘛?」我裝作不開心的樣子看著她。

「我想我想!!純純妳別生氣啦……」她低頭,玩著手指。看她這副小貓樣,我不禁”撲嗤”一聲,哈哈大笑。

「好啦,我跟卿得先走了,妳好好養身體,後天開工希望妳就可以恢復該有的水準,我們劇組見。」想了想,覺得還是別跟她說我挖角她的事,想看看到時她的反應。




----------------------------
呃…沒存稿了........_(:3」∠)_

下篇連結👇

共 1 則回應

1
有在寫,只是還沒寫完,最近比較忙,下次會多更一些😅🙇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