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anna】未來的我要我攻略自己的妹妹!?未來篇3+4+5

1月26日 04:18
未來篇:第三章-陰影 『Elsa,妳知道我們的魔力為何而強大嗎?』 不知何時Elsa已來到我身邊,她彎下身子看著我,擋住了頭上唯一的光源,宛如希望之燈被熄滅了,整個世界像是被黑暗壟罩住。 什、什麼......? 『因為魔法來自於心啊......』 自己的心? 腦海裡浮出Pabbie爺爺的話,他告誡我要找回自己的心,原來......是這樣嗎? 我不由自主在心底苦笑,打從一開始就應該查覺到的,真愛化解了冰封的世界,但如果我不面對自己的心又談和來感情?又為何有真愛出現? 可是......我該怎麼辦?我的愛情是不可能實現的...... Elsa......妳是我對吧?妳會怎麼做? 沒想到我會渴求她的答案,這想必不是三十分鐘前的我能預料到,此時腦中浮出一個荒唐的念頭,也許她可以幫助我?也許她能夠改變我與Anna的關係? 她的腳尖輕輕一墊,身後像是有翅膀一樣懸浮在空中,與我面對面、與我對視,從那雙鮮紅的瞳色中我竟然感覺到一絲溫柔? 她為我拭去臉上的淚痕,柔柔慢慢的說:『我會讓這一切都屬於我的,沒有任何人能打擾我們,不會有任何人踏入這兩人世界,Anna永遠都是我的妹妹,誰也奪不走她。』 這一字一句不正是我的願望嗎? Elsa......妳真的能做到嗎? 『當然。』語畢,她緩緩躺在我旁邊,彈指一下,眼前立刻出現一片冰制的玻璃牆,上面浮出一個又一個的畫面,那些都是我離開艾倫戴爾前的影像,那時我們真的好開心、好開心...... 玩雪、出遊、生日派對、感恩節、聖誕節等大大小小的日子,我們都相聚在一起。 「I love you, baby!」突然,畫面中出現了Kristoff,拿著一大把玫瑰花獻給Anna,而她笑了,既驚喜又幸福的樣子。 對了!那時候還有他的存在,如果、如果...... 『如果沒有他就好了,對吧?』 是阿,如果沒有他就好了。 『如果沒有他,Anna永遠都會是我的。』 永遠都是我的...... 『永遠都是。』她輕笑了一聲,畫面又變了,再一次只剩下我跟Anna,沒有Kristoff、沒有Hans、沒有任何人阻擾我們,整個世界宛如就只剩下我們倆。 畫面中Anna的臉異常紅潤,像個小家碧玉的女孩,下一秒露出最美麗的笑顏,眼神期待又羞澀地看著我,好像有什麼事發生了? 「Elsa......我喜歡妳。」 Anna告白了!? 「Elsa一輩子只能是我的姐姐,不可以對別人太好,哼!」Anna拉著我的手,搖搖晃晃,可愛又霸道的說著,鼻尖彷彿能聞上一股醋味。 好...... 看著畫面我不由自主回應著。 再來場景又換了,一個莊嚴的教堂,長椅上坐著好多熟悉的面孔,神父站在最前面慈愛的看著我,耳邊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轉頭一看發現Anna頭著蕾絲薄紗,一襲微露香肩的白色婚紗,俏皮又不失典雅的氛圍,真的好適合她! 這瞬間我完全喪失了語言的能力,迷失在她的美貌之中。 她牽起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到神父面前,四周充斥著熱情的祝福與賀詞,揭開頭紗後,發現紗面下的女人幸福的看著我,明明是這麼美好又愉快的日子,但我卻哭了,意外發現原來眼淚也可以這麼甜,她無奈的微笑,看著眼前愛哭的小姐,伸出手擦去淚痕,說著世上最動聽的句子。 「Elsa......我愛妳,一生一世。」 Anna......我也永遠愛著妳一輩子...... 夜幕降臨,她跟我併坐在床上,這房間明明這麼熟悉,都睡上好幾年了,但心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坐立難安,餘光偷偷瞟了一眼,Anna垂頭看著地板,跟以往活潑好動的形象不太一樣,我們兩人久久未說上話,只是安靜的坐在一起,但這份寧靜不會讓人感到尷尬,反而有股悸動在發酵。 我的意志力始終略勝Anna一籌,她忽然用力抱住我,緩慢抬起頭眨著不安的小眼睛,悶在我懷裡說:「Elsa......今天是新婚之夜呢,我們——唔!」 聽見這句話,讓我忍不住霸道的吻上她,並在那誘人的唇咬上一口...... 熱情如火的她直接把我撲倒,狠狠纏上了我。 不、我知道這不是真的,這一切只是Elsa為了誘惑我製造出的畫面,編織出一個又一個幻境待我掉入,我不該心動、不該妄想,可是這短短幾分鐘卻上演出我最期望的事,那如同死水般的感情又再次被撥弄,埋藏在谷底的慾望開始蠢蠢欲動。 看著旁邊的人一步一步被迷惑住,Elsa知道離終點只差臨門一腳,她貼近那人的耳朵,化作成一隻蠱惑人心的惡魔,低語說道:『這些原本都是妳的,可是卻因為妳的逃避,不敢正視這份感情、害怕世俗的眼光,所以......Anna就不見了。』 接下來的畫面如同一把利刃穿透了我,狠狠把豎立好的高牆,一塊一塊催毀,斷垣殘壁的景象,令人十分唏噓。 「卡——」冰牆慢慢龜裂,蜘蛛網裂痕破壞了那張好看的臉,同時她的表情完全變了,目光哀戚地看著,四周全是烈焰之火,眼睛流出鮮紅色的淚水,嚶嚶嗚嗚的哭了。 「Elsa......別走......」 Anna...... 「為什麼要丟下我?為什麼要讓我獨自一人?」 我不是有意這樣做的,我也不想跟妳分開! 「Elsa......我只想跟妳在一起,難道這都只是我一廂情願嗎?」 不是的,我也跟妳在一起,只是我...... 「拜託......不要把我推開,就算妳不喜歡我也無所謂,就算只能看著妳的背影也好,我只想安安靜靜呆在妳身邊,所以不要把我推給那個男人,好嗎?」 我、我害怕自己不能給妳那樣子的快樂,我無法給妳一般的家庭,跟Kristoff在一起至少不會被人嚼舌根,不用被冠上亂倫的罪名,不用躲躲藏藏,可以正大光明的談戀愛、結婚,受到別人的祝福。 「那又如何!?我一點不喜歡他,我討厭妳、討厭妳的膽小懦弱,我一點都不在乎世人怎麼看待我們、怎麼評論我們,那算被打入地獄也沒關係,我只想跟我愛的人在一起,這一生就只衷於Elsa一人!絕無二心!」 不禁啞然失聲,那些真情告白猛烈地撞入心裡,相較我所做的事情那麼討人厭,她實在太過耀眼了,讓我望塵莫及,也許她值得更好的人,而不是我這樣的人能夠匹配。 「說穿了,妳只是不喜歡我而已,不像我這麼愛妳罷了......才可以把我推給其他人,呵呵!」她自嘲的笑了,眼裡盡是失望。 「就這樣吧,我不想再看見妳了!」說完後頭也不回的走了,我只能遙望著趨漸變小的背影。 之後「砰」的一聲,冰牆完全碎裂開。 一片片的冰碎片在天空中散落,隨著地心引力旋轉而下,上面印著大大小小的臉,各式各樣的表情在上面,喜悅、憤怒、哀愁、快樂,在光線的折射下,一閃一閃不停地刺入我的眼睛。 「Anna——!」使勁全身的力量大喊,伸出手想抓住一片,但身體並不允許我這麼做,經過剛剛大力的魔力輸出下,肉身早已疲憊不堪,連抬手的餘力都沒有,只能勉強動動指尖,眼睜睜看著它們落下、消失。 滾燙的淚水不停從眼角流出,咬著嘴唇無聲的哭泣著,那種無力感再一次把我徹底擊敗。 我好疼、好累,好想睡一覺...... 『好好睡吧,接下來一切交給我。』 嗯...... 她的手擱置在我的頭上,一陣一陣的撫慰我,沉重的眼皮緩緩闔上,意識離我越來越遙遠,直到眼前消失在黑暗中。 「Elsa——!」 遠處傳來一聲熟悉的呼喊,Elsa笑了,她滿意的看著眼前不再抵抗的人,輕輕吻上那雙柔軟的嘴,魔力從雙唇間回歸到原本的體內。 「Elsa——!妳在哪?」 Anna抓著Olaf一邊奔跑一邊四處張望,突然看到前方地上有個藍色物體,她微瞇一看,直朝那裡前進,隨著距離縮短她確定那物體是自己要找的人。 「Olaf!她在那裡!」 「等等!不能靠過去!」Olaf大聲嚇阻,用力的拉著Anna的手,Anna停下腳步疑惑的看他。 「我感覺好奇怪,有一種奇怪的感覺。」Olaf扶著頭說道,憂心的往Elsa的方向一看。 聽見Olaf的話,一股不妙的情緒佔滿了她的心,望向Elsa橫躺的地方又看了Olaf一眼,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走向Elsa,罔顧背後Olaf的呼喊。 懷抱著忐忑的心,緊握住自己的手,走上前一看,她發現Elsa滿身是傷痕,臉上帶點灰,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怎麼會這樣?才短短沒多久的時間,Elsa怎麼會變成這樣? 「Elsa!快醒醒!」Anna徬徨無措的跪倒在地板,搖晃著Elsa的肩膀想試圖喚醒她,可是手指觸摸到不尋常的冰冷,這體溫遠比平日更低,就好像......死者身上才會有的溫度。 「拜託......不要......」嘴裡喃喃自語,驟然劇烈的恐懼讓身體感覺異常的冷,顫抖的手指朝著鼻下探去,發現還有一絲微弱的氣息,她頓時鬆了好大一口氣,抱起那冰冷的身體,緊繃的情緒頓時鬆懈下來,眼淚馬上奪眶而出,就像上次失而復得一樣,是喜極而泣的眼淚。 「Olaf!Elsa沒事!」Anna開心的朝Olaf大喊。 小雪人怔在那裡,朝前方看了一下再看著自己的手不停抓握,腦海裡直覺有什麼東西不對勁,有什麼很可怕的東西出現了,這一切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他暗自在心裡問著,Elsa......真的沒事嗎? 「Anna!怎麼了!」Kristoff大喊一聲,不知何時他突然站在Olaf身邊,原來早在幾分鐘前他想去找Anna,卻發現城堡裡沒有她的蹤跡,詢問Gerda後才知道Anna拉著Olaf跑出去了,擔心懷孕的妻子發生危險,所以現在才出現在這,連同Sven也站在一旁。 Sven用鼻子蹭了一下Olaf,覺得有些奇怪,但馬上又被Kristoff叫過去了。 「Sven快點把Elsa載回去!」Kristoff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Elsa的狀況真令人擔心。 將Elsa安置在雪橇上後,Kristoff轉頭看著Anna,問道:「妳還好嗎?」 他知道現在最難受的一定是Anna,看見Elsa昏迷的樣子,她一定十分不安,他攬住她的肩膀,希望自己能給予她一些力量。 但Anna並未回覆任何一個字,一路上沉默不語,呆呆看著躺臥在那的人,那個身穿水藍冰絲衣服的人,她的姐姐「Elsa」。 至於,Olaf則縮在一旁,完全不敢接近Elsa。 空氣中瀰漫著抑鬱的氣息,在沒有人察覺到的情況下,那雙蒼白的薄唇往旁邊延伸了一點,一抹淺淺的微笑。 Anna,我是絕對不會把妳交給Kristoff的...... ---------------------------------------------------------- 未來篇:第四章-變調的關係 自那天起又過了好幾天,躺臥在床的不只Elsa連Anna也是,懷胎的她不宜做激烈的運動,何況是不要命的奔跑,聽見醫生說Elsa無性命大礙後,懸著一顆心終於安穩下來,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微恙,肚子傳來些許的疼痛,經由醫生檢查後又被「好好」提醒了一頓,因此這幾天她安分地坐卧在床上,並且吩咐Kai把日常需校閱的政務搬至房間,一面批改一面時時刻刻關切Elsa的情況,因為從那日起Elsa未曾清醒過,靜靜地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今天一如往常,Anna在房裡批閱公文,房裡的擺設被重新布置過一番,辦公桌逆著陽光坐落在窗台前,桌上成堆成冊的紙張,前方不遠處擺放了兩張床,一張是她自己的,另一張是Elsa的,其中一張床上靜躺著一個人,是她昏迷已久的姐姐。 說也奇怪,一般人昏迷幾天後臉色變開始黯淡無光,可是她的姐姐依舊看起來完美無瑕,肌膚白皙細緻、吹彈可破,要不是身體因換氣微微上下起伏,否則活脫脫像個人偶般,她坐在辦公桌前,心思一點都不在公文上,反而一直盯著床上的人,思緒早已飛到千里外,一頭埋向推理之中。 那日究竟發生了什麼? Anna一邊回想一邊抽絲剝繭,試著推敲出當天的情況,從案發現場的狀況來說,感覺是有發生過一番打鬥,因為就只有Elsa倒地前一百公尺處有無數個孔洞,其餘地方鋪滿草地。 就好像是......被許多球砸傷後,被威力的餘波震飛了? 可是到底是誰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呢? 想了很久、很久,她根本想不出有誰的力量能與Elsa媲美,難不成...... 有個極度荒誕的念頭一閃而過,她回想起Olaf的話,他曾說過感受到自己的體內的魔力十分混亂,再來感覺到身體有被撕裂開來,如果Olaf與Elsa的感知是共同的話......?那代表Elsa體內的魔力也一分為二了? 以及爭吵前,Elsa曾說過自己無法控制住,假使她的猜測是正確的話,那麼Elsa體內的魔力分成兩股勢力,開始互相衝撞、牴觸,所以才造成她滿身是傷吧? 可是......如果是魔力相衝,肉體受傷的程度會這麼重嗎? Anna皺緊眉頭,面對毫無解答的問題困擾不已,她沒有傑出的腦袋,不像Elsa那麼聰明,如果是自己發生這種事,她相信姐姐一定能很快得出答案,可如今是Elsa發生這種事,自己的頭腦盡派不上用場,一點都釐不清頭緒。 毛躁的抓亂頭髮,再往下狠狠掐住自己的臉,嘆了一口氣,覺得十分崩潰。 算了!不想了!反正見招摘招吧,自己跟Elsa一定能解決這一切。 Anna一直都十分堅信著,姐妹同心一定能夠渡過各種難關,她現在決定拋開一切好好守在Elsa身邊,於是跨步走向那張床並坐在邊上,托起姐姐的手用額頭貼在手背上,虔誠的向上天祈禱,拜託趕快讓Elsa醒來! 也許是誠心的願望被傾聽到?或是感動了上天? 她感覺沉睡已久的手動了! 雖然只有短暫的一秒鐘,但她發現指頭輕點一下,這好徵兆使她欣喜若狂,抬起頭緊盯著Elsa的臉,不放過任何一點細微的改變。 又是一個短暫的眨眼,她捕捉到睫毛輕輕的顫動,興奮地大叫:「Elsa?妳聽的見嗎?聽得到我說話嗎?」 人偶眼皮底下的珠子向右移動一次,又向左移動一次,這反應像是甦醒的前兆,果然過沒幾分鐘後,Elsa的眼皮打開了,因為長時間未接觸過光線,睜眼的那一瞬間她差點被刺瞎了眼,耳中不停有吵雜的聲音傳入,她微瞇著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終於朦朧的視野逐漸明亮起來,原來眼前的人是她的摯愛。 一睜開眼就看到Anna的臉,而非自己孤獨地躺在床上,挑望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有人守著的感覺真好,Elsa現在的心情異常快樂。 「太好了!妳終於醒來了!」Anna喜極而泣,她盼了好多天,終於等到Elsa醒來的這天了。 「啊!啊!我得先讓醫生看看妳的狀況,大家都擔心死了,還好妳終於醒來了!」 「等等!Anna!」Elsa急忙叫住Anna,猝然起身想抓住離開的人,但因為這幾天讓身體靜臥了許久,一時之間晃了一下。 沒想到昏迷幾天了,自己的身體竟還是這麼虛弱。 這個認知立刻掃光了剛剛的好情緒,Elsa不免在心中冷笑一聲。 呵!想不到妳為了解決我,竟然讓自己的魔力消耗這麼大量,真是愚蠢! 其實這種蘊含魔力的身體,最忌諱魔力過度耗竭,因為消耗殆盡時,正是宣判死亡的時刻,因此增加身體的魔法槽、增加儲存量自然成為一件很重要的事。 「Elsa!」Anna立刻接住搖搖欲墜的身子,將她摟在自己的懷中,有點生氣的說道:「才剛剛醒來,妳要好好休息,不可以亂動啊!」 姐姐與妹妹的身分好像在這一刻顛倒過來,Elsa啞然失笑,藉由這個機會,她順著這個姿勢,雙手向上勾住Anna的肩頸,帶有些許撒嬌的意味,在耳邊低語:「別走......留下來陪我好嗎?」 說話的氣息搔的耳朵發癢,Anna不經意縮了一下脖子,身體無法控制住地一點一點輕顫,Elsa注意到了但她並不想放過這個人,像貓抓到獵物時,必須先好好逗弄一番再慢慢開動,見到這麼可愛的反應如果不善加利用的話......實在勾的心裡難耐啊! 又是一陣清風吹拂,觸動耳尖上的神經,一陣酥麻的電流刺激,Anna想趕緊咬住下唇,但嚶嚀聲卻先快一步出來,根本來不及制止,身體最自然的反應讓她羞紅了臉,暗罵自己怎麼這樣可恥,一點都沒多想是懷中女人使壞的結果,盡可能忽視怪異的感覺,咬緊牙關說道:「可、可是妳的身體......需要先檢查一下。」 明知道這話是在關心自己,但心中卻油然生出一絲不悅,Elsa不喜歡聽到拒絕的話,在沒人看到的地方,顯露出微慍又快速回歸正常,她鬆開手向後退了一點,歪著頭擺著一張無辜的表情說道:「沒關係,我清楚目前身體的狀況,現在我比較希望Anna陪在我身邊,Anna不願意嗎?」 Anna慌亂的搖頭,急忙說道:「不是的!只是妳現在必須......唔!」 又是一句不順自己意思的話,Elsa的眼神閃過一絲冷冽,指尖直徑按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 「噓!別說話,讓我抱一下就好。」 一句帶有命令意味的話,讓Anna怔住了。 曾幾何時Elsa用過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 在她的印象中,姐姐永遠是溫和的人,講話輕聲細語,在外保持一慣良好的皇室風範,對自己才比較會展現真實的情緒,即使如此也鮮少生氣過,面對自己的頑皮每次都百般無奈,想多唸幾句但又不忍心說出口,滿臉懊惱的表情,這時候她總是覺得姐姐好可愛呀! Elsa查覺到Anna的心不在焉,她不容許那顆腦袋想著除了她以外的人,過分霸道的佔有慾促使她伸出手用力的一攬。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Anna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整個人直接被拉走,栽入一個微涼的懷裡,感受到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正抱著自己,這一點都不像是剛醒的病人會有的力量,她睜大眼睛眨著,像塊木頭杵在那。 終於安分了。 Elsa十分滿意看著懷中乖巧又安靜的人,兩人的中間因為懷孕的身體而無法填滿,對此她並不以為意,懷孕過後的身體特別溫熱,反而讓她十分享受略高的體溫,雖然春天的艾倫戴爾並不寒冷,自己的身體也不畏冷,但她就是很喜歡暖和和的感覺,尤其這溫度是來自於妹妹的身體。 現在是怎麼回事!? Anna摸不著頭緒,不過自己好像被Elsa強抱了!? 頓時,那天的話忽然閃過腦中...... Anna......我愛妳,遠比任何人愛著妳。 我沒把妳當成妹妹過...... 我對妳不是家人之間的愛。 意識到這擁抱可能並不單純,Anna試圖掙扎了一下,卻發現被鎖的死緊,宛如在警告她不要輕舉妄動,最好安分守己的待著。 她不信邪又作死動了一下,果真惹來上方的不滿。 「Anna別動!」 一句真真切切的警告讓Anna驚怵一下,不知道要怎麼反應才恰當,眼前的Elsa好陌生,身體被束縛的無力感,加上回想起那次爭吵,心裡便一陣難受,帶著微弱的哭腔說道:「好難受......嗚.....」 「怎麼了?」Elsa聽見似小貓般的語氣,心頭一軟放輕了聲調,剛剛的嚴厲一掃而空。 「Elsa......能不能先鬆開一下,好緊、好難受。」Anna哀求的說道。 「不準!」如同三歲小孩般的任性,Elsa沉著臉一口回絕了Anna請求,但雙臂確實減輕了一些力道,不如剛剛纏的死緊。 心情不好又得到冷漠的回應,滋生出一種叛逆的心態,當別人說不準時就偏不讓她如願以償,這次Anna掙扎的比剛剛更激烈。 又感受到懷中的極力掙脫,Elsa面臨來自妹妹接二連三的拒絕,心中一陣陰鬱,暴風圈不停在心中掃蕩,抓住她的雙臂,怒視著她,一句不經大腦的話脫口而出:「妳就這麼想逃離我嗎?」 「對!我根本不想待在妳身邊。」Anna也不甘示弱,一口回嗆過去。 Elsa直接斷定這就是Anna真實的想法,一點都未朝氣話的方向前進,她頓時鬆開了手,摀住臉一邊發狂的肆笑,一邊說道:「哈哈哈哈哈——!原來、原來......妳真的是這麼想......」 聽見房間裡盪漾著刺耳的笑聲,Anna驚覺到自己剛剛說錯話,連忙慌慌張張的解釋:「剛剛說的話都不是真的,我只是突然心情不好而已,不是真的想這樣說,Elsa!你別嚇我......」 但Elsa完全聽不進解釋,腦海將幾件事情快速串聯起來。 原來比起我Anna更喜歡Kristoff,所以才會拒絕我,發現姐姐噁心的感情後,現在想離我遠遠的,然後再跑回那男人的身邊兩人雙宿雙飛。 不!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Elsa!!!」Anna發現任憑自己怎麼說話,眼前的人像是根本沒有在聽,她一鼓作氣抓開了放在臉上的雙手,要Elsa好好看著自己、好好聽她說話。 在抓開手的那一刻笑聲停止了,也因為沒有雙手的遮蔽,臉上的表情完全隱藏不住,這一下子讓Anna整個人發懵了,湛藍色的瞳孔消失了,換成是一雙鮮紅色的眼睛,正冷冽的緊盯她不放,眼眸深邃的能把人的靈魂吸入,但隱隱約約洩露出危險的訊號,讓人不寒而慄,而那張臉毫無表情,一點波瀾都沒有。 這是動物為了生存,與生俱來就有的危機感,腦中的響鈴大作,並告誡她「快逃!否則會出事!快離開她!」,可是身體早已不聽使喚、癱軟在那。 獵人終究是無情的,即使看到獵物瑟瑟發抖,也不會產生憐憫之心,反而讓嗜血的本性暴露出來,Elsa正是這樣的個性,凡是相中東西就要占為己有,如果不聽話就要加以懲戒,那些想擅自竊取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別怕......我不會傷害妳的,只要妳好好聽話......」 Elsa捧住Anna的臉,手指在上面臨摹,從上到下仔細的描繪一遍,柔嫩的肌膚讓她愛不釋手,來來回回摩娑了好幾次,最後停留在那誘人的雙唇上...... 好看的臉上帶點邪邪的壞笑,眼神散發出魅力,魅與媚不同,媚是一種散發誘惑等人啃食,而魅是一種致命的,使對方心甘情願剖開自己被人食用。 而Anna此時正沉醉在這種魅裡,不過她本人一點都沒意識到,不知道自己臉上泛起了紅暈,像顆飽滿多汁的果實,等待人們食盡果腹。 有誰會放過這樣甜美的東西呢?即便有也絕對不會是Elsa,她狠狠的封住那雙唇,在上面盡情的啃咬,吸取裡頭的汁液,蠻橫的入侵那塊堡壘。 她等這一天已經等得夠久了,她要狠狠印上自己的痕跡,深入骨隨、震住靈魂,讓這身體記清楚真正的主人是誰,奉獻一輩子的忠誠,永遠對她唯命是從。 ---------------------------------------------------------- 未來篇:第五章-佔有 此章節為R18 請移至下方連結觀看↓

https://vocus.cc/elsanna_attractsis/600f231afd8978000196e2ac

dcard.tw
如果不能放連結會再移除,謝謝!
16
回應 4
文章資訊
共 4 則回應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謝謝餵食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
感謝喂食~不論是正篇還是未來篇都很期待哦ヽ(‘ ∇‘ )ノヽ(‘ ∇‘ )ノ
好讚( ꈨຶ ˙̫̮ ꈨຶ ) 剛剛把大大的文都看完了,真的好香( ꈨຶ ˙̫̮ 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