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 愛久見人心 17

2021年9月12日 00:53
前情提要
應該再一章就完結了! 不知道大家在戀愛過程會不會很彆扭?很不想讓對方看到自己落魄的樣子?更怕被對方瞧不起? 可能文中女1女2有些行為會讓人覺得很怪,或是很不成熟,但人非聖賢,她們都有各自的問題,需要磨合,才走得更遠。 只能說出櫃後女1的情緒是很複雜的,所以行為也很奇葩,沒有邏輯,亂作。 -------------以下正文-------------   北上列車也擠滿人,大概都是要回家過中秋的吧。風塵僕僕回宿舍也已經超過12點了,冷靜下來想起晨晗發的訊息我都還沒有回。   我不想告訴她我一個人負氣離家,也不想讓她知道因為出櫃這件事我被經濟制裁了,我不希望她同情我或是對我感到自責。   「寶貝,你家有多少人去呀?感覺會很熱鬧。」-18:37   「烤了什麼?拍給我看看~」-18:38   「(圖)」-19:20   「你感覺好忙唷,一定邊吃邊聊,忘記女朋友在等訊息了。」-20:24   「還是手機又不在身邊了?」-20:25   「我回家了。」-23:24   「我睡了。」-23:28   看到這麼多訊息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晨晗肯定生氣了...可是剛剛一路上我真的沒心情回應,我知道這樣不對,不成熟,不該放任情緒壓制自己甚至牽扯到對方的心情,但是心魔囂張跋扈控制著我。   恍惚之中緊張起來。   「寶寶對不起!我剛剛有些忙不過來,所以都沒回到訊息,妳睡著了嗎?沒睡著的話回覆我!或是醒來之後回覆我一下!」我怕她真的已經睡了,於是只傳了訊息過去,卻石沉大海。   我內心焦慮了起來,一日之間發生了好多措手不及的事,有種要同時失去家人跟愛人的感覺,還得開始擔心下個月的生計,那時我戶頭裡面只夠我生存到下個月月中,房租什麼的也都還沒著落。   的確這些煩惱告訴晨晗的話,一定能解決,但平常我們之間的距離就已經夠大了,如果再讓她幫忙的話,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她。   而且我不信我一個人沒辦法生存。   一邊焦慮女朋友生氣,一邊焦慮生活怎麼過得去,失眠的我開始在網上找打工,我上了家教網、學校交流版,我留了一些聯絡資訊。   半夜四點左右我收到晨晗的訊息,她問我究竟有什麼事情能忙到沒回覆女朋友的訊息,我問她能不能講電話,她說她很累,讓我也睡一覺後再跟她解釋。   睡睡醒醒,早上十點左右我接到一通電話,對方在交流板上看見我留下的資訊,我們約了下午兩點在星巴克面談。   家教內容是教一個妹妹高中物理,每周共四小時,時薪600,再加上實驗室給的薪水就勉強能維持生活。妹妹叫做彥寧,是私校升學班的學生,但物理成績都只考20~30分左右,彥寧的媽媽說能幫她提升到75~80分以上的話,時薪可以再調。   「成績的部分不太可能短期衝到75分以上,只能循序漸進的進步,除了老師的努力外,學生自己也得用心,這樣效果才會更好。」我說,彥寧媽媽表示理解並希望我能盡快上崗,我們約好每星期二、六教學。   如此一來,我除了兼顧課業及研究外,還必須備課,畢竟我也不想誤人子弟。   面談過程我接到晨晗的電話:「出來一下。」   靠...什麼情況??   「妳妳妳妳在哪?」不會吧不會吧,跑到我家?   「我在妳家門口。」晨晗語氣平平淡淡,聽起來沒什麼力氣,這傢伙肯定也沒什麼睡,不然就是存心氣我。   「欸抖...我回台北了耶...」準備挨罵的我還是誠實一點好了,雖然我現在坦白也遲了,想寫個「慘」字。   「喂?寶寶?」互相沉默了很久,我鼓起勇氣探詢一下她的狀態,聽到對方的呼氣聲從隱約之中逐漸明顯,啊慘要哭了是嗎...   被我氣哭了...   「寶寶?妳怎麼了?別生氣!妳先聽我說好不好?真的!我沒有幹壞事喔!」瞧我緊張的,左手都快把衣角扭成麻花捲了。   「我說妳做壞事了嗎?」來自女朋友冰冷的語氣帶點哽咽,令人不寒而慄。   「嗯...沒有啦~我就想說...」我話還沒說完。   「妳是回宿舍了嗎?」一點都沒有被我撒嬌融化的冰塊語氣,也算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她很生氣的狀態,我嗯了一聲。   「妳先去我家,我現在回台北,先掛了,晚點再說。」接著晨晗就掛了電話。   跟輕洛交往時,我妥妥工具人一枚,我已經習慣事情一個人扛,一個人承擔。晨晗那麼優秀的一個人,卻也是一個沒安全感、沒自信、容易自責的一個人,會讓我很害怕她知道了我跟家人鬧到這種地步她會不會放棄我,或可能直接拯救我,可我只是想要她在我身邊,不需要她做任何事。   但現在局面卻是紙包不住火的狀況...   我在她家等了大概兩個多小時,本來坐在客廳沙發上滑著手機,後來身體默默地躺下,沉沉地進入夢鄉,連開鎖的聲音都沒注意到,直到一只溫暖的手掌覆上我的臉,迷迷糊糊之中我看見她的臉,一開始我以為在作夢,直到她開口。   「等很久?」熟悉的聲音,音色清冷,我嘴裡嘟囔了幾句話,才清醒過來。   「妳現在還是很生氣嗎?」我的姿態低到地板上了,唯唯諾諾。   「妳昨晚跟誰在一起?」晨晗眼眶紅紅,腫腫得像是哭過。   「妳在懷疑我亂來嗎?」我真的訝異,畢竟我自認自己在交往過程完完全全的順從她,也沒有不良紀錄,不泡吧,不玩遊戲,朋友也就那幾個,個個都介紹過,而且我哪有時間亂來啊...我時間管理能力很差的...   「所以妳回答我嗎?」她看著我,沒有過多的表情,肢體沒有變化,只是兩眼打算在我身上盯出洞來。      我深深嘆了一口氣。
愛心
8
留言 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