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陽明交通大學

陽明交通大學-機械系-程登湖副教授

2022年11月24日 12:02 (已編輯)
***背景*** 剛去找老師時,老師只提及:「實驗室不是混混就能畢業,訓練會扎實,大概兩年後畢業。」由於老師挺新的,參考樣本數大概只有兩屆,確實大部分都兩年,於是就抱著理想進去LAB了。碩一下過了之後,老師突然說了,每個人都要發一篇才能走,於是我們這屆六個,經過Survey題目、跟老師不斷確立題目、模擬驗證、做完實驗,寫出論文,跟老師來回修改paper 20~30次後,在九月多有兩個天資聰穎,先畢了業,剩下都延畢,等到11月中畢業。聽起來兩年半好像也還好,那為甚麼會被刺激到來發文呢?下面為您說明。 ***與老師Meeting*** 1. 實驗室每周都會與老師Meeting確認研究方向與成果,如果還有比較急,想趕快確認方向的,老師是很願意再多花時間討論的,這點是我覺得不錯的。只是時常能得到的答案,大概不會太有幫助,只能朦朧的知道老師對甚麼可能有興趣,和對甚麼是絕對沒興趣,所以會花極其多的時間成本,和心思去揣摩老師到底對甚麼是有興趣的,而這時候心理狀態通常是極其不安。 2. 就算每周報進度,因為太多人報,所以老師會忘記你到底做到哪,這我覺得沒差,再講一遍就好。無法接受的是,當老師對你的題目比較沒興趣時,你報告他不太會認真聽,不太給意見,時間一拉長,三個月、五個月,就算你每個禮拜都有報,也已經做到模擬,但他可能某天突然想認真聽,一聽發現你報得他覺得毫無興趣,接著他會突然爆氣,在全部人面前公開處刑你,批評你做得一無是處,批評你的做事態度,質疑你之前都不認真報,然後順便鬼轉你的題目,讓你重新體會一次survey的快樂,白費你三五個月的心血。我就問,有問題的話,每周報的時候為甚麼不認真,早點提出問題點? ***平時溝通相處*** 1. 研究時,你盡力表達得方式,如果不是老師看得熟悉的形式,你們就極有可能在這個技術點,卡得天旋地轉、七竅生煙,卡到兩三個月後還在同一個點上,難的是就算你很願意改,老師也不會清楚表達該改成甚麼模樣,他看不懂的地方有時也不會問清楚,當你真的無法從他簡短到不行的回覆中,悟出老師想要表達的真理,決定鼓起勇氣,繼續打破砂鍋問到底,他又會時常不正面回答問題,於是你再一次鼓起勇氣,嘗試用是非題抓到老師心中的疑惑時,他又會冷不防來一計冷箭,酸你說:「你有修過XXX課?我建議你重修。」(那門課通常是老師自己開的,他也知道實驗室的同學都有修,而你甚至是用A+的成績過的),結果,你要問的問題仍然沒有答案…,而酸的機車程度與形式取決於你對他的價值。 2. 無論你認不認真、努不努力、假日有沒有來加班、工時是不是靠杯長、是不是被他操到身體出狀況要去看個醫生所以沒到實驗室,只要你繳不出成果,你對他就是沒有價值。當你不幸成為他眼中那個沒有價值,又不認真的學生,你最好就練好你的EQ,在無限的不耐煩、不信任、憤怒與酸言酸語下,完成你那困難的研究,而最後評價你夠不夠格的,仍是覺得你沒價值的老師。 ***經典事蹟*** 1. 曾經有人口試前兩個月,就不斷地和老師來回修改論文。老師跟你說了,可以先約口試,但老師在此時卻沒有認真改,直到口試前一周,認真看一下,突然覺得寫得不夠詳細,要你多生出快一倍的量,於是只能日以繼夜的改,讓你明明一個禮拜前要給口委的論文,拖到口試當天早上才給,然後再拖著疲憊的身軀,去報你根本沒時間準備的口試。 2. 當你成為老師認為沒價值的研究生,你透過Messenger,請他修改的論文,他可以超過整整一個月,都冷暴力不回你,就算你受不了你的人生停滯,再訊息上懇請他,你也只能收到敷衍的訊息。 3. 在假日又或者平日十點過後的時間,如果你因為家人相聚,又或者是想睡覺了,跟他說隔天再處理他交辦的事情,他就質問你: 「所以是要讓我再等一天嗎?」又或者是情緒勒索你「在假日,家人也是陪著我改你的論文。」。 4. 在口試前一個禮拜,因為覺得你的論文寫得太爛,改到不想改,直接說:「我不想看了,不要再傳給我。」然後冷暴力,也不回應到底能不能傳給其他口試委員,讓你急得像熱鍋螞蟻。 5. 在線上會議,只因為大家沒有決定報告順序,在他喊下一個人時,沒有人出來報告,就直接不高興把會議關掉,讓大家後續還要找他,然後擺得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這真的有夠像小女生在鬧脾氣。 6. 在口試最後,跳出來在其他口委面前背刺你,跟其他口委抱怨跟你之間的矛盾。 7. 經過兩年多的研究生活,口試結束找他簽名時,當面不斷問「你為什麼要那麽急,我不急啊」,「所以你研究到底做了什麼,有什麼貢獻」。 8. 老師幫同學簽了口試同意書後,因為同學隔天沒注意到訊息,到了晚上才回他,所以跟系辦小姐和實驗室同學們說:「這位同學拿到簽名後,不改論文,已經失聯。」企圖塑造同學不負責任的形象。 還有太多太多,就只舉出比較好了解的供大家參考。 ***我對老師的看法*** 對我來說,程登湖老師是個專業的學者,只要他有心看都很好,是個有實力的老師,也願意與學生討論,雖然不一定會有什麼結論就是了。但他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領導者,對於底下的研究生的標準非常高,對於有產能的學生,時常會灌迷湯,或丟下一句話:「相信你可以!」讓你做個不眠不休,對於能力沒有那麼好,或與他tone調不合的學生,就酸言酸語,拿來殺雞儆猴,態度極不友善、不尊重。如果是在外面工作,跟主管不合,大不了換個工作,但研究生在求學的階段,我們賭上的是時間,如果沒有在適當的時間換個老師,會讓求學的時間拉得很長,另外,換老師常常等於換了研究領域,曾經的努力可能付諸流水,跟同實驗室的夥伴分開,換個環境也是要重新習慣。我不懂,我認為我們實驗室研究生每個人都是積極努力的態度去做事,只要老師確切點出問題點,大家也都是想要盡善盡美,時常自己假日來加班。若真的有什麼沒達到水準的部分,身為老師在這時候給予嚴厲的指教,我們也都接受,但不能控制好情緒,對學生爆氣、酸言酸語、無法針對問題點討論、有時候又要冷暴力不讀不回、我是真的感受不到尊重。撐在下面的研究生,受不了去找諮商中心協助,還有想要換指導教授的都好幾個了。跟畢業的學長姐吃個飯,只要提到老師,吃個飯還是可以從前菜到甜點都吃完還在幹,畢業學長姐大部分都討厭老師到不行,建議下面學弟妹換教授。 ***給有想進來的學弟妹*** 目前老師快累計到點數升教授,以後研究生活應該不會這麼硬。 看到學生的發文,感受到公關危機,可能也會改善態度。 我僅將想法、事件呈上,大家獨立思考,求學順利! ### 11/25 更一 今天早上老師有透過Messenger聯絡我,希望我不要只寫對我有利的部分,要將真實情況兩面分析。同樣的,我也認為單方面敘述我與老師之間的衝突,對老師著實不公平,因此我想了個辦法,待老師忙完手邊的事情後,我請老師寫下他所希望表達的(可能要等到十二月中),而我後續,會將老師寫下的,如實貼上,接受他的批評指教。 我目前的想表達的💡: 1. 當初發文時,我把我的動機想的很清楚,我不是要炎上老師,可能有不開心的地方,但我已經不斷提醒自己要理性的敘事,在此希望那些只想要看到血流成河的朋友收斂一些。光是要po文,我就會承擔很大的風險跟心理壓力,同時還要持續處理後續讓我煩心的事情,那為什麼我還是選擇po文?我是想讓後續想進實驗室的學弟妹,知道實際上運作起來,你大概會遇到哪些事情,不要傻傻的什麼都不知道就進來,到時候跟自己想的不一樣,還要像我一樣痛苦,身體出狀況,或者,想處理關係卻又沒有求助的機構。反之,如果你在知道了情況後要進來,那就要為你的選擇負責。 2. 對於大家的留言與鼓勵,我真的很感謝,我沒有想過有那麼多人會把兩千五百多字的抱怨給看完。我想要利用這篇文的流量,傳達我真正希望的事情:「我希望各個學校能成立起”研究生協會”,主要處理教授與研究生間的矛盾與衝突和其他研究上人際關係的問題,讓大家可以專心和安心的研究,不會求助無門。」無論你是教職員、行政人員、研究生,希望大家忙碌之餘,一起推動,改善目前的學術環境。
愛心嗚嗚WOW
838
留言 49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