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樹仁大學
我明白如果都屋企爭人錢要還錢嘅時候 窮途末路真係咩都會諗 我自己曾經都有過呢個諗法 始終搵快錢做依行真係好好搵 但係最後都係過唔到自己個關 如果實在冇得揀 我係女朋友嘅話 可能會分手自己去做 始終已經返緊兩份工 我相信佢都係揀無可揀先至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