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當初一聽到死腔,愛了。 將各式文化結合在歌曲中, 尤其將台灣信仰也融入, 本對台灣宮廟文化唾棄的我也因他的創作歌曲而感動到,也覺得台灣文化有刻不容緩保存之必要。 總歸一句 愛了 超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