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 《VIVANT》EP8 用手秤重的神技,不輸武戲的文戲

■■地雷警告■■ [有討論劇情,怕劇透者勿入] 第8集短短45分鐘根本不夠看啊啊啊啊! 從上集預告開始,我好奇的發展真的太多了: 1. 忠誠心考驗 先說我自己的立場,我相信憂助都是站在日本這一邊的。 所以看第7集預告的時候,都在想諾克爾要憂助殺死黑須這一關怎麼辦...... 一方面,黑須是沒穿西裝,穿便服活動的別班年輕小伙子這個反差點,實在不想要他這麼快領便當...... 另一方面,如果憂助真的殺下去,恐怕心靈上他也不會再有光明的未來吧...... 劇情這邊給了一個蜘蛛絲,一開始是別乞下令要憂助表示忠誠,並給手槍;結果諾克爾表示還是換成他的手槍好。 乃木第一發射偏,第二發發現沒子彈了。 一開始順著看劇情,我以為搞不好恐怖組織TENT也很相信運氣這回事,像之前也有介紹巴爾卡受佛教影響,不隨意傷害動物,然後被野崎用來擺脫成吉思的追逐。 所以我是想,搞不好一個生命可以逃過2劫,就該放過他之類。 結果! 原來!! 諾克爾他們防範地更深,別乞手槍是滿膛,諾克爾考量乃木的槍法,怕他們會一瞬間就全部被反殺,所以換給乃木只有一發子彈的手槍。 不過乃木射偏這件事,沒有馬上被TENT當作忠誠試驗失敗,可能算是讓TENT這方知道黑須對乃木的重要性,打算用作牽制吧。 事情沒完,《VIVANT》在劇情表層和裡層明明暗暗描述是敵是友這件事,真的神。 中間乃木在別乞和諾克爾視察孤兒院,展現他用手秤重的神技,揭露孤兒院管理人在高級米上偷斤減兩,暗藏貨物再轉賣來賺錢私才。 此段,別乞對乃木這能力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乃木因為這一役立下大功,地位抬地跟諾克爾一樣,開始穿起純白德勒袍,也進入諾克爾的公司開始工作。 因為這個發展,別乞的點點頭,可能可以理解為對乃木的小誇獎,類似拍拍肩膀說別人做的不錯那種感覺。 不過,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測,我覺得別乞在驗出他和乃木是生理上真正的至親後,可能因為這次事件再次驗證他們對乃木忠誠的懷疑有道理吧… 試想,一個人可以用手秤出盤子和米飯的重量,分辨手槍裝多少子彈應該也不是不可能做不到🤔 搞不好,面對黑須那一次,早知道手槍只有一發,所以故意打偏再來裝訝異吧… 即使如此,應該只是讓別乞相信乃木還不算太冷血,至少是個人。 如果是個人,那就可以跟他共事,背叛的問題則靠手段來防範。 2. 別乞見到乃木的反應 看到DNA報告,不是在長大成人再次重逢的兒子面前兩人相擁痛哭。 而是跑到大草原上,對著照片的妻子和兒子流淚。 然後和各幹部表示,基於乃木背叛同伴,只為了見早不知是生是死的父親一面實在可疑,無法接受,但可以利用...... 我只能說,這反應好真實啊🥲 多年來,別乞把失去妻子和兒子的悲痛轉成運作TENT的動力,事到如今,兒子突然活著出現,心情上一時激動歸激動,但兒子身份太敏感,理智還是壓過殘存不多的情感吧。 今天,如果乃木是普通人會不會更容易被別乞接受呢? 如果別乞不投入恐怖行動,會不會更能面對乃木呢? 3. TENT組織改變初衷的原因 這集乃木展現超優秀的財經能力,從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推敲出TENT的洗錢手段、流向、活動模式。 這一段邏輯推演,作為學過審計和會計的我來說,只能說...... 是真的! 帥炸了!!!!😍😍😍 除了展現乃木對數字優秀的敏感度,劇情在這邊,還一邊展現了TENT擁有的各種型態:私人軍事公司、管理育幼院的夢想公司、裏世界恐怖組織,讓數字活了起來。 實在非常精彩。 而且驚人的真相是,TENT一開始真的是利用恐怖活動收入來運作孤兒院😶 這種運作模式,大概完全反應別乞因恐怖活動失去妻兒的那種心情,既需要發洩憤恨,又希望療育吧。 只是TENT似乎忘了初衷,而黑化的TENT到底在計畫什麼? 這成了一個伏筆。 4. 乃木如何脫逃並且回去日本? 在第七集,乃木在飛機上對野崎說: 「你有如鶴立雞群,明察......洞見。」 我就是憑著這句話相信乃木絕不背叛。 別班其餘四名成員的棺木,恐怕是明察洞見的野崎自動幫乃木作好的戲。 而且,後半段,突然有乃木日記式的旁白紀錄他在TENT的經歷。 說是日記,也有點像報告,搞不好是回日本被別班抓起來後,為了重新獲得接納的報告。 目前先猜到這樣,《VIVANT》不管是真相還是過程都有可以令人投入和享受的地方,是目前夏番最享受的一部。
Like
5
2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