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權益 冤家路窄之另一位合夥人

2017 年 11 月 21 日
前情提要
就在資方(下稱天天二人組)「心情如破蛋一般」宣佈出差店休的這一天,我妹上來台北送別老哥我,興致勃勃的想去吃之前我介紹過的實兆遠福州同鄉開的馬來西亞燒雞飯,不料竟與天天二人組狹路相逢,前後腳踏進該餐廳,差一點就要懷疑是不是跟蹤了。 好囖,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冷嘲熱諷自是免不了,馬來西亞的學姐這回倒還識得分寸,點餐後就往另一邊桌臺坐下,但另一位合夥人就來找麻煩了,以下是大略的對話內容:(天天:資方另一合夥人) 天天:因為你這樣一搞,弄成我們勞動部那邊有很多文件要簽,所以這個部分可能需要麻煩你來處理和撤銷檢舉。 (我心理狐疑,一件小小的勞動權益檢舉,會有「很多」文件要簽?) 我妹:我能處理的我會處理,但檢舉不是說要撤銷就撤銷的,而且檢舉人不是我。 天天:但這個是和解的條件之一。 我妹:我會配合勞工局的調查,我能夠處理的就會處理。 天天:你知道你這樣做會讓一個外籍人士無法留在台灣嗎? (我又心想,別人的人生,也是我們需要負責的嗎?) 我:拜託,她都說了會配合調查了。 天天:我在問本人,請問你是誰?可以請你閉嘴嗎? 我:你這樣逼人,根本就不能好好說話。 天天:當時雖然我們給了低於基本薪資,但你妹是接受的。 我: 當時沒有意識到那是問題,難道就代表問題不存在嗎? 天天: 但我們可以私底下處理啊! (我心裡想,到底多少人被你們私底下處理了?) ( 「從來如此,便對嗎?」 ——魯迅《狂人日記》 ) 天天:我可以要你(我妹)的電話號碼嗎? 我妹:這不太方便。 天天:為什麼不方便?我們請員工都會要求留聯絡方式。 (我心想,但她現在已經不是你的員工了啊) 我妹:因為沒什麼好再談的,只要配合勞工局的調查,有什麼事情請聯繫教官。 天天:我是不明白為什麼你個人的事情要通過第三方去處理,這樣要繞很大的圈子。 我:這當然是因為保護她,而且避免直接衝突啊! 天天:請問你是她哥嗎? 我:我就是,怎麼樣? 天天:你這不是在避免衝突,你在製造衝突。 (我心想,你不過來找麻煩就沒事了啊) 這時候,餐點上桌…… 我妹:算了,我們打包帶走吧。 沒有道歉,只一味地檢討受害人,也不尊重調查程序。這就是他們能夠拿出的態度嗎?這又算是哪門子的「和解」?根本就是想把事情壓下來。 當天下午,我們有打電話去勞動部查詢,發現根本就沒有甚麼文件要簽,有關單位也覺得很奇怪,即使要簽文件要處理也是他們自己找我們,毋需店家直接與我們接觸。 到底在搞什麼鬼? 圖:餐廳內部一面墻寫著「失去再多,都不要失去自己的善良,有天它會是你最大的力量。」
無比諷刺,無比卑劣。
愛心
45
.回應 5
熱門回應
千萬別隨便撤銷,很多奧雇主的說詞都跟這位一樣 什麼[ 撤銷檢舉 ] 或 [當時雖然我們給了低於基本薪資,但你妹是接受的 ] 你如果硬一點,你可以直接說,現在是你欠我薪資,是你要跟我談和解,等你薪資還我,再來說檢舉的事
共 5 則回應
同校推一個! 店家的邏輯真的有點神奇,既然立案了,哪是說撤就撤的,把台灣的法律放哪裡了? 檢舉是對的!
千萬別隨便撤銷,很多奧雇主的說詞都跟這位一樣 什麼[ 撤銷檢舉 ] 或 [當時雖然我們給了低於基本薪資,但你妹是接受的 ] 你如果硬一點,你可以直接說,現在是你欠我薪資,是你要跟我談和解,等你薪資還我,再來說檢舉的事
B2 熊哥真的說得太中肯了,原Po和妹妹要加油,千萬不能向惡勢力低頭!
國立交通大學 資訊科學與工程研究所
一定有什麼問題,台灣老闆很自律der
如果勞工保險方面,雇主也沒有保或沒有依照標準投保的話,可以到以下機關檢舉,千萬不要只找勞檢處 勞(就)保勞退 沒保沒提撥 找勞保局檢舉 健保 沒保 找健保局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