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咒術33 夏油傑仍然活著,活在夢裡

銘傳大學
想建立一個卡稱可以整理自己寫的文章,但出了一些問題所以現在的手機號碼不能用。也因為要防雷所以把漫畫線的劇情描寫補充在IG裡,如果想看的朋朋可以搜尋IG:shgri.la - 「晚安, 五條悟, 在新世界再會吧。」 五條悟彷彿做了場長達十年的惡夢。夢醒了朋友也回來了,那個夏天的蟬鳴雨聲又重新變得鮮明。 眼前的人好不容易脫離了地獄卻又被迫再度返回人間。連自己都開始有些不知今夕何夕,彷彿又回到當年新宿分道揚鑣,失態地否定著眼前摯友時的自己。 夏油傑好像風一樣,走得沒有預兆,走得巧聲無息,卻又防不勝防地出現。 「好久不見。」 只可惜相隔不過咫尺的這個人終究不是回憶中的他。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俺」認可了夏油傑的靈魂,也認同了三年的青蔥歲月。 這半年以來經常接觸到「神」的概念,神是神祕的、強大的存在。人們會向祂許下願望。這是一種精神寄託,希望神明能無所不能地完成信眾的願望、傾聽他們的煩惱、寬恕錯誤的行為。 如果神是人性化的,那麼一定也有孤獨的一面。 這樣的神性不偏不倚地套在了五條悟身上。 封印五條需要利用夏油傑對於五條的特殊性,是夏油將神子拉入人間,讓神子明白自己不只是為了履行義務而存在。要是沒有夏油傑,五條一生都不會知道與人並肩、互相信賴的滋味。 夏油喚起神子的人性,神卻無法拯救眼前摯友於苦海。敵對的立場終將相互廝殺,今後只剩五條悟獨自一人懷念他,或許在萬籟俱寂的深夜裡反覆品味過他曾經錯過的夏天,也終於明白他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走自己的路。 路過人間三年的神子初嘗強大的寂寞,從此也需要被救贖。 屍體沒有交給家入處理,「拘泥於奇怪的事」才讓人有了可乘之機。在下著雪的聖誕節前夜,周遭滿溢著幸福氛圍的時期裡,帶著蛋糕去探望自己的好友好像也不賴,所以偷偷地下葬也許更好一些。 直至今日夏油依舊活在他的回憶中,在吃飯的時候五條悟會想起他,出任務的時候想起他,甚至是殺了他的自己,對五條來說,不管是怎樣的傑,要是能夠繼續站在他身邊就好了。但這一定是無法實現的夢,不過現在這樣也行。 往後能夠理解五條的人只有夏油傑,不是來自親族的阿諛奉承,也不是身為最強所接收到的鼓舞與感謝。傑是會在保護天內的任務中對他說「辛苦了」的人,他從來都不會對五條抱有期望,只是單純的、發自內心為摯友著想,如此純粹,令人憂傷。 夏油傑了解五條悟的全部。
megapx
五條悟的脆弱也隨著傑的殞落而消散。自那以後每句「僕」是依依不捨,是夏油傑短暫駐足在他人生中的證明。在他人看來也許自稱的改變代表著成長,於五條而言卻也是記住他的唯一方式,同時警醒自己為了摯友必須實現的夢。 就這樣背負著「最強」的稱號獨自一人走過十幾個春夏秋冬,說不定在夜深人靜時不禁會想著這些問題: 「假設總有一天再會,我應該和你說些甚麼?應該做些甚麼才好?你看到我是否會感到高興?我又應該擺出什麼表情?」 到頭來五條悟還是希望夏油傑能夠活著。
megapx
LikeSad
205
1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