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關於五條悟的一些小細節+雜談

此文章部分涉及漫畫236劇情 如果你還沒被暴雷的話 恭喜你,你是天選之人 趕快點出去吧。 放個類似動作,作為防雷圖
megapx
. . . . . 五條悟一直是個難以捉摸的角色 講話無厘頭、會跟學生們打鬧 明明擁有輕浮幼稚的形象,卻又莫名給人距離感。 芥見把五條的故事拼圖 散落在名為《咒術迴戰》的漫畫中 讓讀者們一點一滴地蒐集 而在最近,終於將最後一片拼圖湊齊。 於是我統整了這幾週以來 任何看到聽到的資訊,以及我的一些心得 希望大家喜歡。 _ 【對稱】 「你來得真慢。」
megapx
「我唯一的摯友。」
megapx
【寂寞】 在籃球場辯論時 夏油叫五條到外面談談 而五條的答覆是:「那麼怕寂寞喔?自己去啦!」 時隔多年 面對不想就讀高專的乙骨,五條卻對他說: 「但是,一個人會很寂寞喔。」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伸手,抓向你的背影 無聲的呼喚沿著指尖流落,徒留一抹孤寂。 【惦記】 一直以來 五條都是以夏油的判斷作為善惡的基準 當年在盤星教被掌聲環繞時,是傑拉住了悟 但當夏油在崩潰邊緣之際,悟卻沒能拉住傑 即便擁有看透一切的六眼,也無法看清摯友心中的陰霾。 「——聽好了,悟,咒術是為了保護非術師而存在的。」 「那就是大道理嗎?我最討厭大道理了。」 年少時鄙視的理念,在摯友成為詛咒師後 是自己將破碎一地的善意 一片片拾起、一片片黏好 收起「俺」,改以「僕」自稱 扎心地、唏噓地 呵護著這份意旨一起活下去。 【獄門疆】 在澀谷事件中 祓除花御、0.2秒領域展開、299秒殲滅所有改造人 無論五條遇到多少危機,他都能一一化解 然而,越是彰顯他的強大 越是凸顯唯一的死穴是多麼地脆弱。 「悟,好久不見。」 熟悉的聲音牽引視線 去年手刃的摯友,如今完好地站在面前 不自覺上揚的嘴角,卻因靈魂的否定而抑制。
megapx
強烈的情感扭曲成詛咒 從四面八方將五條環環綁住 是他,才能讓性格冷酷的五條悟勃然大怒 是他,才能讓理性的五條悟摒棄六眼情報 曾看過最好的解說: 他教會他「僕」的行事方式 然而四目交接,一聲「俺」還是忍不住衝口而出 才又回過神來 有一抹任性的他永遠寄存了在摯友身上。 【後悔】 「原來老師也會睡覺啊?」 「廢話,你說什麼傻話啊!」 五條過人的強大 比起作為人類,更像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存在。 因此學生們看到五條平凡的一面時 反而會覺得不平凡 零死角的五條,也會有後悔的感受嗎? 絹索用著夏油身體 輕蔑地詢問後悔的滋味為何 畫面特寫獄門疆之時,強烈諷刺滿溢畫紙。
megapx
「きみの笑顔の奥の憂いを 見落としたこと、悔やみ尽くして」 忽視了你笑容裡深藏的憂愁,讓我後悔不已。 ——《青のすみか》 【靈魂】 當初看到夏油的身體掐著絹索時 奢侈地期待夏油殘存的靈魂 然而,芥見不愧是芥見 後來在公式書說明 這只是如同脖子斷掉的蜻蜓抽動。 帶著吞不下嚥的遺憾 讀到最新話才明白,難怪當初要說夏油已經死透了 否則在機場見面時就矛盾了 我一直以為夏油可以去找五條 沒想到最後是五條去找夏油⋯⋯ 看他們重逢後的笑顏,我內心卻莫名酸酸的。 【文字】 五條悟(gojo satoru) 夏油傑(geto suguru) 兩人名字的音節一樣。 以五條與夏油為封面的單行本集數分別為4跟9: 數字「4」的發音是「し」(shi) 與日語中「死」(shi)諧音 而「9」的發音則是「きゅう」(kyū) 與日語中「苦」(kū)諧音
megapx
此外 單行本上的標題 有一說是芥見對五條的死亡預告 另一說是讀者們想對芥見說的話(笑) 【淚水】 第二季的op開頭的水珠 剛好可以呼應夏油這集的眼淚 雖然說不管是Mappa還是歌手 應該都沒想到漫畫最後是這樣發展吧⋯⋯
megapx
【蓮花】 花朵那段原本是不明白的 直到我看到比較好的翻譯與解說才逐漸明朗: 「我能做到讓花朵綻放,也能呵護愛惜他們,卻不曾想讓花朵『理解自己』」 反覆咀嚼後 我想,花朵大概就是指他的學生們了吧 培育學生、保護學生 但在這師生關係中,始終存在著一條「線」 就連硝子在稱呼五條跟夏油時 是用姓氏,而非悟跟傑 即使是與他們最親近的朋友 也很明白那條線的存在 不能跨過去,也不想跨過去。
megapx
megapx
【唯一】 聽到五條這麼說,夏油不禁笑了。 這麼令人難為情的台詞,他就連在學生時代也沒說過。 ——《咒術迴戰0》小說 縱使彼此分道揚鑣 隨著流光成為了陌生的大人 對五條而言,夏油依然是夏油。 即便是以詛咒師的身分 依然希望在決戰時刻 那個能為自己拍背的人 是對方。 ⋯ ⋯⋯ ⋯⋯⋯⋯ 「歡迎回來,我唯一的摯友。」 這份呼喚究竟埋藏多久了呢? 果然,還是說出口了呢。 【強者】 曾經最強的「我們」 後來只剩最強的「我」 如今與宿儺一戰後 不再是「最強」的五條 卻回到了當年的「我們」 在與夏油訣別那天,話語如詛咒般揮之不去: 「因為你是五條悟所以最強?還是因為最強所以是五條悟?」 或許自始至終 噎在喉嚨的答覆是: 因為是「你」,所以我才能成為「最強」。
[註]:建議開音樂 【向南】 問題児二人。ただし最強。 是問題兒童,卻又是最強的兩人。 ——《懷玉·玉折》篇 不知是命運的捉弄 12月24日,這對問題兒童的生命相繼在此日消逝。 夏油在生命結束前,是在承載歡笑記憶的高專 (「我沒有連同高專的人一起憎恨」) 五條跑馬燈的時候,身邊有他生命中重要的人 (「我希望這不是我的幻想」) 這些溫柔小的細節 使得兩人的故事輪廓更加立體、更富溫度 罵著芥見沒有心的同時 情感卻又因他筆下角色的羈絆牽動 矛盾的感受,使我遲遲無法詛咒這部作品。 / 臨終前,能見到的人是彼此 看他們這麼開心,大概是很幸福吧。 「如果五條能幸福那就好了,但是啊,為什麼我的難過卻未曾消散呢?」 即便私心希望五條依然在世 但我更祈願他能夠重生在沒有咒靈的世界 不必背負身為最強的使命 沒有同伴的犧牲、沒有摯友的離去 與大家一同享受 平凡而燦爛的夏天。 . . . . . 「また会えるよね」 我們還會再見的,對吧?
megapx
megapx
LikeSadBow
1108
1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