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創 【咒術特別篇】七海,我會永遠陪著你

這是一個美麗到徬佛一戳就破的夢境。 藍,純粹澄澈的藍,染著碎寶石般明亮的泡沫恣意翻滾,腳下的觸感冰涼細膩,偶爾爬過幾只鮮紅的寄居蟹。 這裡沒有其他人,耳畔只有海浪的衝刷聲,以及風吹過樹梢的沙沙聲響。太陽很大,卻不曬人,綠色的棕梠樹錯落在不遠處,仔細看還能見到幾棟小木屋。 ㄧ個女孩身穿一身白色薄紗洋裝,頭頂著過大的草帽,上面還綁著粉色的可愛蝴蝶結。 這是.......哪裡? 不知為何,她心中沒有一絲來到陌生環境的慌亂,而是抬頭觀察了四周,然後在不遠處發現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個高大的男子,淺藍的西裝將他的身材襯的高大挺拔,露出的側臉輪廓硬朗英俊,一頭金髮尤為耀眼,整個人就像貴族一般沈穩優雅。 他靜靜地站立著,望向眼前白淨的沙灘和一望無際的大海,少了眼鏡的他比平時看上去更加親近和放鬆。 她沒有吵他,而是墊起腳尖,悄悄溜到後頭,然後冷不防的將雙手覆在他的眼睫上,哇了一聲。 「猜猜我是誰?」 男子沒有因為女孩的動作受到任何一絲驚嚇,也沒有將你的手扯開。 他說了她的名字。 「不。」女孩搖搖頭:「這不是正確答案噢。」 她能感受到他的睫毛輕輕掃過自己的掌心,帶起一陣癢癢的,不可言說的顫慄。 七海嘆了口氣,隨後才無奈的說出三個字。 「女朋友。」 「叮咚。」女孩歡快的撒開手,隨後繞到他面前。 七海隨著女孩的動作,紳士的低下頭注視她,灰色的眼眸是一如既往的溫柔。 「這是哪啊?」女孩問,全然不在乎這個問題有多怪。 「我的夢境。」他平靜的答。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你的夢境?」 這回七海沒有馬上回答。 「我想見你。」最後他說。 她在他的語氣中察覺到了沒來由的悲傷,還有無邊的痛苦。 七海累了,而且很累,可是他沒有跟自己抱怨任何一句,只是持續有耐心的回答問題,並始終沒有移開視線。 「啊......」女孩搔搔頭:「那我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嗎?」 「你不必幫我。」 「可是我是你的女朋友。」 「女朋友不是來替我承擔痛苦的。」 話音剛落,方才還湛藍如畫的天空轉瞬間變的灰暗陰沈,夾雜著隱隱雷鳴。雨滴落了下來,從稀瀝的雨花逐漸變成白茫的大雨,沙灘的沙被捲入風中,海浪洶湧翻滾著,能模糊見到幾種不明的生物浮出海面,巨大的聲響如鼓般撞擊著耳膜,七海喊了幾句,聲音卻被全數淹沒,兩人被颶風吹的分隔兩地,只能依稀見到彼此的身影。 即便如此,她還是從他的嘴型分辨出了他的話。 他說,快走。 不,不要。 女孩沒有理會,愣是在風雨交雜的沙灘上硬生生邁向他。 一步、兩步、三步,直到到達身旁。 他們被困在暴風中央,誰也沒開口,任憑沙礫刮過臉龐,狂風嚎叫。 那瞬間,她在七海臉上瞥到了十分複雜的情緒。 「我是大人,我有義務先保護你。」他往前一踏,低低的嗓音伴著豪雨落在她的耳里。 鬥大的雨已經將他的襯衫打成深藍色,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 「不。」女孩說,直直望向他的眼睛深處:「你不必保護我。」 「休息吧。」她將手環上他的腰:「你做得夠多了。」 休息吧,七海。 高大的身驅搖搖欲墜,像終於承受不住般頹然倒下。 在眼睛閉上的前一刻,一雙手輕柔的撫上她的臉頰。 「你剛剛不是問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他吐的每個字都帶著溫熱的氣息,手卻冰冷的令人心驚。 她沒有說話,緊緊覆上了對方的手。 七海笑了,牽起不知道多久沒露出笑容的嘴角。 「待在我身邊吧。」他的眼睛緩緩闔起,說出的話一如既往的低沈溫柔。 「不要離開我。」他說,聲音輕微的幾近聽不見。 下一秒,黑暗從四面八方湧上,吞噬了一切的光源,女孩的意識也隨之沈淪。 再醒來時,淺淺的鎏金色陽光從窗邊照射進來,女孩躺在雪白的床上,旁邊是淺淺的呼吸聲。 她側過頭,七海建人的睡顏離自己不到一個手臂的距離,眼睫因為呼吸微微顫著,光線在他瘦削的臉龐投下一層陰影。 她笑了。 溫熱的液體從眼眶漫出,許是動靜太大,不小心驚動了身旁的人。 七海睜開眼,沒有被吵醒的不悅,見她又笑又哭的宛若智障也沒有加以嘲諷。 「怎麼。」他的嗓音被鍍上一層曖昧的沙啞:「剛做惡夢了?」眼底有著隱隱的擔心。 「嗯。」她擦去眼淚:「一個可怕的惡夢。」 七海嘆了口氣,單手就將女孩撈了過去,你能感受到對方穩定的脈搏跳動聲和體溫。 「只是個惡夢而已,別想了。你餓了嗎?我去做早飯。」說完,他便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接著,他明顯一愣,垂眼看向被拉住的衣角。 只見女孩滿眼淚花的望著他,眼睛腫的像只豬,聲音也因為哭泣而沙啞的難聽。 「我不會丟下你。」她說:「我要永遠待在你身邊,就算你不願意,我還是會想盡各種方法黏著你的。」 七海聽完女孩的發言後,整整十秒鐘都沒有說話,正當她以為他是不是傻了時,他才輕輕擁住她。 「知道了。」女孩察覺到了他話中的笑意,「我也是。」 後記———— 呃呃呃啊啊,之前同人文都是用第二人稱寫,但在台灣大家好像比較習慣第一人稱跟第三人稱,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喜歡哪種方式?不然我就直接把第二人稱的文搬過來不修改了(?
Like
49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