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創 【咒迴乙女】當他喝醉時 七海/夏油

七海不是一個酒量很差的人,可今天卻喝醉了。 當看到七海倒在自家門口時,你的眉頭忍不住往上挑起,眼裡閃過一絲訝異。 你見過七海很多種面向,嚴肅的、厭世的、不耐的,但唯獨沒看過現在這個樣子—— 平時總戴著的眼鏡不翼而飛,原本冷白的面部線條因為喝醉而染上一絲酡紅,淡漠的眉眼被洇上了迷離的色彩。 更重要的是,連領口也微微敞開了幾分。 你嚥下口水,壓下一些不純潔的思想,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醒醒。」 換作平時,你是絕對不敢這麼對他說話的,可望了眼外面,天色濃的徬佛化不開的墨。 你嘆了口氣。 心想若把他丟在外面,大概不用半個鐘頭,全部的咒靈便會聚集過來,到時候便麻煩了。 七海好歹也是一名成年人,扶他進屋子費了你好一番工夫。 期間,他的手或腳無可避免的撞到了牆壁櫃子,嘴裡溢出一聲悶哼,眉頭蹙起。 「快到了,再堅持一會兒。」你安慰性隨口說了幾句,終於好不容易把他扔進了沙發。 ......這下該怎麼辦? 思考了下,你找了塊乾淨的毛巾,輕拭對方額間的汗。 七海身上散髮出淺淺紅酒和著煙草的味道,縈繞在兩人中間,眼睛下方染著淡淡烏青色。 「又加班了吧......」你拖著腮,垂頭凝視他的睡顏,因疲勞而瘦削的臉龐絲毫不減英俊。 忽然,他的眼睛睜了開來,驀然對上你。 那雙總是冷靜自持的眼眸,此時閃爍著某種不知名的情愫。 空氣中安靜的剩下彼此的呼吸聲。 「醒啦?」 對此,你並不感到驚訝,畢竟對方再怎麼說也是一級術師,不可能放任自己在昏睡的情況下太久。 「......幾點了。」原本就低沈的聲音此時沙啞不已,在寂靜的環境中就像一簇火星,透著曖昧的氛圍。 「凌晨兩點。」你回答。 「嗯.....」白皙、骨節分明的手壓上了太陽穴。 「你酒醒了沒?」你試探性問道,不確定對方現在的狀態為何。 黑夜中,他沉沉的目光落到了你身上,眼裡的醉意顯然尚未褪去。 毫無預警地,他傾身靠了過來,剎時,鋪天蓋底的侵略氣息籠罩在周圍,像一張大網,密不透風。 你被逼到了沙發角落,手腕不自覺撐在扶手一側,原先塞在耳後的發絲落了下來。 「你.....別酒後亂來啊。」你警告他,聲音卻毫無氣勢。 他低低嗯了一聲。 「我現在很清醒......」你的頭髮從他的指尖滑過。 最好是。 你在心裡默默吐槽著,卻不敢說出來。 直到七海的唇落下來時,你才確定這人可能真的沒有撒謊。 因為,這吻技......絕對不是一個喝醉之人所能達到的。 你被親的有些暈乎,良久,他才終於松開你。 但隨即,屬於成熟男人的氣息便將你包裹住,微喘的嗓音落在耳旁。 「我沒喝醉。」 「本能使然。」 ------ 夏油傑的酒量應當是好的。 可今天似乎出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五條先生,你又偷灌夏油酒了是嗎?」你雙手叉腰,瞪著造成一切事源的罪魁禍首。 後者「嘛」了一聲,欠揍道。 「我可沒強迫他,是他自己定力不好。」 神他媽定力不好。 你握緊了拳,正欲暴揍一頓面前的的人,卻見五條悟笑嘻嘻一揮手----- 再接著,人就消失了。 你:...... 你壓下滿腹不雅字眼,邊碎念邊走回某個喝醉的人身邊。 「傑,起來了。」你嘆了口氣,輕輕推搡他。 沒有反應。 夏油傑的表情確實像睡著了,髮梢乖順的垂在額間,平時疲憊的眉眼在此時放鬆不少,看上去溫和無害。 你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心裡升起一股複雜的情緒。 這人......平時不論對待誰都一副謙謙有禮的模樣,說話從不帶髒字,生氣起來的次數屈指可數,更不大聲咆哮。 可就是這樣,他身上似乎自動散髮出了某種溫柔而疏離的屏障,將所有人隔絕在外。 你緩緩垂下眼睫。 可......我喜歡你啊,你心想。 突然,望著對方熟睡的側臉,你心念一動,心臟頓時怦怦有力的加快跳著。 應該......沒關係吧? 他不會發現吧? 你壓抑住那股快滿溢的情緒,緩慢地、慎重的,一點一點靠近對方。 太近了,你從未離的他這樣近過,幾乎能嗅到對方身上淡淡的沐浴乳味。 夏油傑的嘴唇半抿,吐著均勻的氣息。 怦怦怦怦。 你俯下身,在離他唇不到一公分的位置停了下來。 「......」 不行。 不能趁人之危。 這是不對的。 你終止了動作,心裡有些空落落的。 「怎麼停下來了?」熟悉,乾淨的嗓音激的你心頭一顫。 聲音在不到咫尺的地方響了起來。 「......傑?」你猛地抬頭,對上了一雙清澈柔和的眼。 「你從剛剛......就是醒的嗎?」 「嗯。」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錯覺,他的眼神似乎沉了些。 混亂的思緒在腦中交織著,最終,化作了一句疑問。 「你……為什麼要假裝睡著?」 夏油傑嗓音淡淡的,說出來的話卻徬佛一道驚雷落在平地。 「我以為你要吻我。」 「什、什麼?」 「需要我再重復一次?」他的聲音仍溫溫和和,卻帶著一絲認真。 你的大腦幾乎停止了運轉。 「可,你的脖子和耳朵還是紅的。」隔了小半天,你終於擠出了疑問。 夏油「啊」了一聲。 「我確實還有點醉。」 緊接著,又補了句。 「但這並不妨礙我思考。」 他換了個坐姿,呼吸有意無意拂過你的頸部。 「把剛剛沒做完的事做完吧。」他開口,眼裡滑過狡黠的笑意。 你的臉「刷」的通紅,結巴道:「憑、憑什麼是我啊,你不也有參與嗎?」 儘管說出來的話顛三倒四,可夏油傑卻危險的眯起眼。 半晌,他笑了起來,唇角彎起好看的弧度。 「行,我來也可以。」 他的氣場在這一瞬間有了巨大的變化,你尚未察覺到不對勁,下巴卻已經被人抬起。 夏油傑吻了上來。 他的瞳孔映著你微微泛紅的臉,良久,才將你放開。 「下次,不要半途而廢了。」 後記——— 七海大人終於老司機了一回(扭 好啦,說回正事 我……是真的沒想到那麼快就達到了開個版的目標,真的很謝謝大家(鞠躬(磕頭 考慮了一下粉絲量跟文章,之後一般的短篇還是會發在咒術版 但是!!! 比較有肢體(18)接觸(+)或兒少不宜的文章會改到個版發!所以大家一定要來追蹤哦!(蛤
sticker
另外,這個卡稱不會只發咒術的短篇,因為作者我淪陷進了比較多對cp (咳 所以,像是赤安五夏太中凪馬乾九宿伏以及各式各樣的乙女文都有可能會寫! 至於更新頻率…..目前是因為有多篇存稿所以可以兩三天發一篇,之後的話大概就是一個禮拜1~2篇,看我的狀況啦哈哈哈(眼神飄移 大概就是這樣,再一次謝謝大家,我們下個故事見
sticker
Like
119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