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創 【咒迴乙女】當你們開始同居 七海/夏油

大家記得幫我看後記!有些事情想跟你們說~ 七海篇: 你是因為一陣撲鼻的香氣而醒來的。 早晨的自然光從床簾的縫隙透進,物品的輪廓被鍍上了層陰影,你伸了一個懶腰,隨後睜開眼,偌大潔白的床不知何時只剩你一個人。 簡單的洗漱完畢後,你踏著新買的毛絨拖鞋,走下蜿蜒的木頭階梯,映入眼簾的是一幅令人心悅的畫面。 早晨的廚房亮堂乾淨,地上淺色的磁磚反射著淡淡的光影,一旁電子壁爐內的火還炯炯燒著,看上去既舒適又美好。 七海建人背對著你,手裡還拿著鍋鏟,似乎在準備早餐。 你悄悄上前,七海從旁邊的籃子里順手拿了兩顆蛋和些許培根,接著倒了點橄欖油在鍋子里,培根被煎的劈啪作響,焦香味和蛋的甜味順著風瀰漫在屋子里。 「哇。」你配合地發出贊嘆聲,甚至還鼓起掌,「不愧是一級術師七海大人,連做的食物看起來都比一般的早餐店好吃。」 七海淡淡掃了你一眼,從上面的櫃子里抽出兩個白色瓷盤,將食物盛裝好放在餐桌上,又從左邊的台面拿了一壺剛泡好的咖啡倒進馬克杯里。 整趟流程行雲流水從容不迫,就像是做了上千遍一樣。 「今天是假日欸。」你拾起叉子咬了一口培根,嗯,香脆多汁。 「難得的假日哦。」你再次強調。 七海這才有些好笑的抬起頭。 「怎麼。」他慢條斯理的將袖子往上一翻,手臂下浮出隱隱青筋:「你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嗎?」 「不知道啊。」你抿了口咖啡,隨即被苦的齜牙咧嘴:「看你想幹嘛都可以。」 七海慢條斯理又面不改色的端起咖啡一飲而盡:「那就在家看書吧,你上次買的書很多都還沒翻開。」 「......」 你忍不住覺得這人有時候比某個白毛男子還令人扎心。 「開玩笑的。」七海見你毫不掩飾的失望神情,眼底流露出了淡淡笑意。 還沒開口,你的思緒被椅子的划拉聲猛地截斷,寬厚溫暖的手落在了頭頂,隨後你感覺頭髮被很輕的揉了揉。 七海不知何時站了起來,半個身子橫越桌面,平時一絲不苟的領口此時有些松垮,露出了清晰好看的鎖骨。 「聽說這禮拜週末有擺攤的市集。」他收回手,「要不要一起去?」 原先你是對這類活動沒有興趣的,可詢問意見時,七海始終用那雙沉穩的淺灰色眼珠凝視著你。 成熟、溫柔、可靠。你永遠能在七海建人身上發現類似的特質。 「......好。」你愣愣地答應,覺得今天的七海好像有哪裡不一樣。 不等你察覺出什麼,七海又恢復了平時一貫的冷靜姿態,有效率且快速的將碗盤收到水槽。 「去換衣服吧,馬上要出發了。」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錯覺,七海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心情不錯? 那日的天氣很好,天像被潑了整桶的藍色染料,用白色棉絮勾勒出雲朵的形狀,市集充滿了人們,熱鬧且歡樂。 你買了許多可愛的小物品,也刷新了對於這類市集的看法,甚至還吵著讓七海下次再帶你去一趟。 回家的路上,落日余暉細碎的灑落在海平面,無數色彩堆疊成一層又一層的晚霞,你和七海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日落西下。 又是一個平和快樂的週末呢。 ... 小彩蛋: 直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後,你才猛然驚覺,自己好像......中了某人的美男計。 一回想那人有些不自然的手法,你忍不住「撲哧」一聲,綻開笑容。 原來成熟穩重的七海大人,偶爾還是會做一些笨拙青澀的事嘛。 ~~~~~ 夏油篇 窗外,夜色徬佛濃得化不開的墨,只有幾顆稀疏的星高掛於天。 你不知道為何醒了過來,下意識拿起手機一瞥。 凌晨兩點。 你伸手往旁邊摸索著,觸手之處卻只有一片冰涼。 這下睡意全無,腦子也跟著清醒了幾分,你赤腳踏過毛絨的地毯,毫不猶豫地將窗簾一拉—— 皎潔的月色頓時灑落房間,似乎連空氣也沾染了幾分聖潔,一個男子站在窗台處,黑色的上衣包裹著修長的身軀,聽到動靜,他微微側過身子,露出優美清晰的下顎線。 「傑。」你輕輕嘆了口氣。 夏油傑轉過身,半明半昧的火光隱約在唇邊跳動,連帶著他的臉被染上了暖色。 他看著你,眼睛隨之彎起,黑壓壓的長眸一低,嗓音既低又溫和。 「嗯?怎麼起來了?」 「......」 「做惡夢了?」 見你沒有說話,一聲淺淺嘆息從唇邊溢出,他朝你走了過來,月光沿著他的輪廓在地上勾勒出一片陰影。 「你又半夜不睡覺。」你插腰瞪著他,「你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 面對你的控訴,夏油傑先是愣了片刻,隨即唇角噙了抹笑,眸底的微光染著幾分曖昧。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廢話。」 夏油傑不知何時站到了你面前,彎下身子,柔和的香水裹著淺淡的菸草味圍繞在周遭。 「你生氣了?」 「沒有。」 「嗯......」他眯起眼睛,像在思考著什麼。 隔了半晌,他才開口。 「那不然......給我將功贖罪的機會,好不好?」句末的疑問被夏油傑說的繾綣細碎,格外魅惑誘人。 「什、什麼將功贖罪的機會?」 美色當前,雖說在看到那張臉的時候你的氣焰已經消了大半,可表面上還是得裝裝樣子。 「你覺得呢?」他笑眯眯的反問。 「......」為了避免自己下一秒直接撲上去,你面無表情的轉身準備回寢室。 「確定要進去嗎,我建議你在這裡會比較安全。」 腳步一頓,你咬牙又轉了回去。 夏油傑笑了起來,薄唇微張。 「聽說下禮拜週末有市集在附近,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 ...... 欸? 「這、這個就是你說的將功贖罪?」火辣辣的紅從耳根一路泛到脖子,你結巴道。 「是啊,怎麼了?」夏油長眉一挑,特別坦然的回望你。 「……隨便你。」扔下這句話後,你捂著臉,決定這次真的要回去睡覺了! 還沒踏出去半步,身子便被一雙手撈了回來,隨後,炙熱而克制的吻落了下來。 「我開玩笑的。」夏油傑的眼睛閃過一縷翻滾上來的暗色,接下來的話在吻中顯得有些模糊。 「現在才兩點,將功補過的時間還長著呢,不是嗎?」 後記——— 嗚嗚,大家抱歉,這篇文我卡超級久,2000個字我寫了三個多小時…… 我已經盡力寫到自己的標準以上了,不過可能還是有些小地方處理的不是那麼恰當,請大家見諒。 話說回來,我發誓!!!本來是預計要寫一個治癒的日常向小短篇,七海的部分雖然寫的很卡,但還算是有達到我想要的效果。 至於夏油……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寫一寫變成另一種走向了……(咳 我只能說人物都有自己的意志,這點不能怪我(? 然後,我在其他平台有說達到多少愛心數就把夏油「將功補過」的過程放出來,但低卡的版規好像不允許創作者這樣。 所以,等我寫完我就會放上來個版,不過我還是想要你們的小愛心跟評論噢。
sticker
最後,我感覺自己的頭腦最近有點枯竭…… 所以大家如果有什麼想看的題材或人物拜託跟我說!!! 大概就是這樣……哦,下一篇是跟西裝舞會有關的短篇,我已經寫完了,修過之後就會放上來。 碎碎念結束!大家掰掰~
LikeBow
121
2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