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創 【咒迴乙女】當半夜打雷 甚爾/五條

閱前提醒:畢竟是個只有1000初的超短篇小說,要叫我順邏輯又兼顧劇情什麼的太困難了,所以大家當娛樂看就好,不用太深入細究劇情嗷。 ——— 半夜時分,你被窗外的雨聲吵醒,淅瀝打在葉片上的聲響莫名使你不安。 雨勢越來越大了,從一開始的斷斷續續落著,到現在天邊仿佛破了個大洞,暴風混著驟雨,就如同無數雙手拍打在窗上。 你翻過身,呼吸變的有些不規律,雖然內心想著要趕快入睡,可腦袋裡卻是一片清明,沒有半分睡意。 就在這時,一抹亮光划破天際,緊接著,雷聲轟鳴,低沉沉的在空氣中震動翻滾著。 你驀然一驚,心臟不由自主地越跳越快,和外面的雷電交加相比,胸腔微弱的的撞擊顯得微不足道而渺小。 而窗外似乎只有越演越烈的情勢。 你咬了咬牙,下一秒—— 果斷跳下床,飛奔出寢室。 光裸的腳踩在地上,冰涼的觸感使你倒嘶一聲,接著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另一間房間門口。 「喀噠」。 房門被輕輕轉開,一抹昏黃順著縫隙溢出,在暗稠的黑夜中撕開一道裂口。 你驚訝的發現伏黑甚爾竟然還沒睡覺。 半夜三點還不睡覺? 這人是貓頭鷹嗎? 「你還沒……還沒睡啊。」原本打算悄悄溜進去的你被逮個正著,心虛地說著。 對方手裡拿著一卷和自身風格十分不符的書,聞聲,抬頭覻了你一眼。 不知是不是深夜的關係,你總感覺他素來深邃銳利的眼眸柔和了一些。 「嗯。」 他似乎對外面的動靜毫無波瀾,要不是還醒著,你甚至懷疑對方把閃電跟打雷當安眠曲聽。 見他沒有排斥的意思,你這才小心翼翼把自己挪到面前。 「那個……」講出來實在是有些丟臉,「外面打雷聲有點大……我會怕。」 只見他淡然地翻了頁,修長遒勁的手指虛虛擱在頁與頁間。 「嗯。」 你:「……」 嗯個屁啊嗯!就不能換別句話嗎。 於是你直接放棄和他溝通,乾脆地跳上床,鑽進被窩裡。 對方翻頁的動作似乎頓了下。 你將雙腳屈起,好奇的湊近燈光下,想看清對方究竟在讀什麼。 然後,你悲催的發現自己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別的地方。 伏黑甚爾平時在家就喜歡穿簡單黑色上衣和運動長褲,他身材好,愣是把這套平平無奇的衣服穿出了屬於自己的隨性不羈。 上衣緊緊地貼合他緊實精壯的胸膛,隨著呼吸緩慢起伏,順著翻頁的動作,小臂展出好看流利的肌肉。 他垂眼時,細軟的睫毛也會輕輕顫著,你的視線略過他高挺的鼻樑,清晰的下顎,薄色的唇…… 「看夠了?」 他偏過頭,語氣懶倦恣意,眸子暗沉如水。 你能感覺某個東西在滋長著,在這狹小的空間暗湧流動著,只要再一點什麼因素,便會火花迸濺,一發不可收拾。 幾乎是沒有思考過,本能的——你抬手,碰了碰他唇角的疤。 兩人距離驟然靠近,你看見他的眼睛裡壓抑了某種燙熱的侵略。 雨還在下,霧氣悄然漫上了窗,白茫茫一片,朦朧不清。 「你在考驗我的自制力?」他豹子般的目光盯著你半晌,而後沉沉笑了。 書被隨意地仍在一旁,甚爾只用了單手便扣住你雙手手腕,肌膚相貼的溫度如烙鐵一般炙熱兇猛。 「嗯。」你學著他的語氣,眼睫卻因為方才的舉動心虛顫著。 他長眸半瞇,彎起唇,「這時候膽子倒挺大。」 他俯過身,輕而易舉就把你放倒在床上,另一手向後摸索。 啪——燈光驟暗,除了彼此的氣息和床旁的一盞小燈,再感覺不到其他。 他這是要你……睡覺? 你剛想起身,熾熱柔軟的唇便落了下來。 驚呼被碾碎在其間,對方熟捻的撬開你的齒列,吸吮交纏著。 你這才意識到,在你面前的人,是個完完全全的成熟男性,對方所散發出的陽剛之氣就像是一頭猛獸般,燒著猛烈的,毫無遮掩的慾望。 身軀相貼,唇舌濕膩的勾出潮水,你仰著頭,渴望索取更多。 甚爾的上衣不知何時已被褪去一旁,指腹掠境之處帶起一大片顫慄。 滂沱大雨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意思,窗外的葉片因為承受不住重量而猛然下垂,蓋過了屋裡曖昧的聲響。 又是一道驚雷砸下。 你反射性縮了縮,將頭偏過一邊。 甚爾低低喘了一聲,粗礪的手指扣住你的下巴,將你掰了回來。 「專心一點。」 低啞的嗓音纏了上來,帶著性感的鼻音。 那晚的雨到了清晨才漸歇變小,濃厚的濕氣沾滿了窗戶,惟有屋內仍亮著一盞搖曳的燈光,像月亮沒入了大海,又被波浪撞得破碎。 —————— 你從小就很害怕打雷的聲音,打一下會魂飛魄散,打三下大概就能要了你的命。 因此,聽到氣象說晚上會下豪大雨時,你毫不猶豫的跑去了五條的房間,準備蹭一晚睡覺。 你進房時,五條正有一搭沒一搭的翻著文件,他的眼罩已經摘了下來,露出澄澈如水的藍眸。 見來的人是你,他掀起眼皮,喲了一聲,「不會是因為氣象說晚上會有豪大雨,所以特意跑了過來吧。」 你:「……」 這個人的直覺還真是一如既往準到令人討厭的地步。 「是又怎樣。」見意圖已經被戳穿,你也沒繼續遮掩的必要了。 於是你囂張躺在某人的床上,還挑釁似朝他做了個鬼臉。 五條悟不甚在意的笑了一聲,把文件隨性的堆到一旁,一屁股在辦公椅坐下,翹起修長的腿。 「嘖嘖,這麼兇啊,不怕我半夜把你丟出去?」 「你才不敢。」你把自己埋在了柔軟的被褥裡,含糊不清說。 下一秒,你依稀聽到腳步靠近的聲音,接著,你被一個略重的力道給翻了過來。 「幹嘛?」你惱怒的說,對上了五條悟那雙似笑非笑的漂亮眼睛。 後者無辜的聳了聳肩,「看你快把自己悶死了。」他停頓了下,「你知道凶宅會降價的吧。」 這個人是真的有病。 你惡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滾回被窩裡,心底卻忍不住感嘆著。 五條悟的床是真的很好睡啊!軟綿綿的,甚至還帶著一點香氣。 被窩的主人見狀,挑起長眉,「你在任何人家裡都這樣?」 「嗯?」你沒懂他的意思。 「警惕性真低。」他哼笑一聲。 「你是不是真的想跟我打架啊。」你掀開被子,皮笑肉不笑道。 「沒那個興趣。」他懶散的說,又瞥了你一眼,「快睡吧,我還有些事要弄,處理完就睡。」 你撇了撇嘴,乖乖躺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早上上課太累的關係,睡意一下子湧了上來,幾乎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你便沉沉睡去。 直到半夜驚醒。 氣象報告難得準了一回,外頭此時正下著大雨,白光閃現,嘈雜的雨聲不時交錯著雷鳴。 你蹙緊了眉頭,呼吸變的急促,身體似乎還出了汗。 像是要把世界劈開似的,閃電與雷的聲音顯得過份沉重和令人不安。 你揪緊了棉被,盡量避免吵到身旁的人。 當你終於忍不住發出一聲嗚咽時,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卻徒然將你撈了過去。 你被圈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眼睛驀然睜大。 「睡吧。」只聽五條悟帶著睡意和鼻音的嗓音落在耳旁,你能感受到對方身體的溫度和呼吸心跳,「我在。」 他一下又一下的順著你的背,直到你平靜下來。 「原來你真的很怕這些東西。」他悶悶笑了,聽不出來是在嘲諷還是感嘆。 「廢話。」你捶了他一拳,剛才的感動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誰沒事編這些騙別人啊。」 「現在呢,還怕嗎?」他開口的同時,又打了一聲雷。 你瑟縮了一下,隨即輕輕點頭,怕他看不見,又小聲的「嗯」了聲。 「需要我幫你轉移注意力嗎?」 你遲疑了一下,半信半疑道,「好吧。」 只見五條悟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從前從前有隻小豬,小豬的家裡很窮……」 你沒有想到堂堂六眼竟然會講童話故事,頓時覺得挺新鮮的,便也沒有插話。 「有一天,豬爸爸帶他來到市集。」他低緩的說著,你能感受到他胸膛傳來的輕微振動,「然後,把他的兒子賣掉了。」 ? 「……」你無言的盯著他。 要不是知道打不過這傢伙,你真的會把他丟出窗外。 「開玩笑的。」不知何時,對方的氣息離的你居然這麼近,身軀幾乎貼著你的背脊,溫熱的呼吸噴灑在頸間,有股說不清的曖昧。 「如果你不喜歡聽故事……」他撩起你的頭髮,冰冷修長的手指在你的脖子處來回摩挲,「那只能做點其他事分散注意了。」 五條悟的動作出奇的溫柔細緻,嗓音低沉含笑。 「什麼……」他的觸碰彷彿一道強勁的電流竄過,你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了脖頸。 「既然你會怕雷聲的話。」五條悟將唇湊近你,幾乎就要親上耳朵,嘴角則噙著輕挑的笑容。 「那我們就做一些……能蓋過雷聲的事好了。」 ——— 作者有話要說: 五條悟,你知道你小子有多難寫嗎(握拳 一直在思考要寫的穩重些還是欠揍點,寫著寫著不自覺就變成後者了。不過感覺五條悟在戀愛中這樣也蠻符合他的個性的,所以也就沒有特意修了。 問我為什麼五條沒有開車但甚爾有? 因為甚爾的車我煞得住,但五條的可能沒辦法,大概會踩了油門直接飛出去吧。 不過我一直很想練親密戲的文筆啦,之後有寫的話會通知大家,然後會放在popo上(因為我不想讓整個個版面變成18+ 說到popo,會把之前的文章陸陸續續丟上去,然後改成收費制——大家不用緊張,免費版的短篇還是會繼續發在低卡,只是想說有一個管道如果想支持我的可以支持哈哈哈。 而且popo的環境也比較適合長篇連載什麼的,在低卡發長篇實在是會顯得太凌亂。(popo的名字跟卡稱一樣,應該很好找,雖然依我的怠惰程度,那邊大概什麼東西都還沒有。) 最近想寫仙俠版的乙女,什麼我愛上師尊之類的,感覺夏油跟甚爾當師尊會超香的,不然就是改成五夏師尊同人文。 散漫不羈弟子攻&溫柔師尊受,怎麼樣怎麼香啊(摩拳擦掌 哦對,其實我之前寫了一點的宿伏校園同人(對,那是在我還沒受創以前 大概是校霸攻&學神受 有人……想看嗎哈哈哈哈(遠目 嗯,近況匯報完畢,大概就是這樣,因為我也不知道下一篇會發什麼,所以大家就跟我一起(?拭目以待囉!
Like
81
2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