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創 【咒術乙女】當他幫你吹頭髮 伏黑惠/夏油/宿儺

伏黑惠 當你洗完澡出來後,發現伏黑惠安靜地坐在沙發上,身上穿著簡單的白 T-shirt,隨著呼吸起伏,肩背撐起漂亮的蝴蝶骨。 他正垂眼打字,纖長的睫毛掃過眼睛,投下淡淡陰影,側顏的輪廓精緻,臉上卻沒什麼表情。 你一屁股坐到了他旁邊,濕漉漉的頭髮還殘留洗髮精的香氣。 他聞聲抬頭,在看到一滴水珠從你的髪尾落下時,忍不住蹙眉。 「這樣會感冒。」他說。 你知道伏黑不擅長表達情緒,就連說出關心的話也顯得有些生硬,但越是這樣,你越忍不住想捉弄他幾下。 「那你幫我?」你彎起眼眸,刻意往他挪近一些。 伏黑僵硬地扭過頭,淺淺的緋紅瞬間順著脖子蔓延到了耳根。 「自己吹。」 「可是我想要你幫我欸。」你假裝傷心的撇著嘴。 「......這樣不方便。」 「哪裡不方便。」你不懷好意的湊近他,「你不會是想到了什麼不純潔的事吧?」 「你、你......」伏黑惠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隨後整張臉都紅了,「你腦子整天都在想些什麼?」 你無辜的眨眨眼,「你啊。」 「......」 過分戲弄純情男友的下場就是對方直接無視你,黑著臉走回房間了。 哎。 你搔搔頭,想著看來這次用力過猛了,下次還是得循序漸進才行。你坐回沙發,打算看一會電視,等一下再把頭髮吹乾。 結果大約過了三分鐘,房間門再度被打開,你扭過頭,一愣,只見對方手裡拎著吹風機,臉不自在地撇向一邊。 「……明天診所沒開,感冒的話會很麻煩。」見你的反應,伏黑淡著聲說。 聽到這個彆扭的解釋,你笑的更放肆了。 「知道了知道了。」眼看對方的臉又要拉下來,你識時務的見好就收。 伏黑惠第一次幫人吹頭髮,動作小心翼翼的,既青澀又不熟練。 你則支著下巴,看著鏡子裡眼神專注的某人,不禁感慨著—— 傲嬌男友什麼的,果然真的很可愛呢。 ——— 夏油傑 你的頭髮不算特別長,可就算要完全吹乾還是要耗費不少時間,因此你總習慣先做其他事情,等頭髮半乾後再吹。 今天夏油傑特別早回來,難得換上米色的棉質居家服,整個人看起來溫柔又閒適。 你曲著腿坐在床上,專心玩著廢物小遊戲,以致於沒能即時發現對方就站在你旁邊。 「剛剛買了你喜歡的食物,要不要吃一點?」夏油傑靠在牆旁,眼神染著笑意。 啪!手機裡的小恐龍一時沒站穩,摔下懸崖,死了。 這人走路都沒聲音的啊! 你為恐龍默哀了一下,隨後收起手機,說聲好後準備就要跳下床,肩膀卻被輕輕按住。 「你的頭髮還是濕的。」他提醒。 「啊。」你胡亂把頭髮撥到腦後,「吃完再吹。」 「這樣會感冒。」夏油傑溫聲說。 「可是那要吹很久欸。」你嘟囔著,「不然你幫我吹嘛。」 「你真是……」夏油傑無奈道,卻還是起身去拿吹風機。 你嘿嘿一笑,轉身背對他。 夏油傑的動作很溫柔,即便看不到他的表情,你也能想像對方勻長的手指穿過髮絲和神情專注的模樣。 吹風機的聲音蓋過了一切,對方染著溫度的指尖不時輕撫過頸間的肌膚,被觸碰到的地方似乎燒著炙騰的星火,一觸燎原。 你下意識一躲,卻被他力道不重的拉回。 「還沒乾,這樣等一下會頭痛。」他說。 你只好乖乖地任背後的人繼續,眼睛卻不安份朝鏡子亂瞟。 為了吹整方便,手腕處的衣服被夏油傑鬆鬆捲起,隨著動作起伏,臂上的青筋也跟著被撐起。 他指節輕彎,將頭髮打結的地方小心的疏理開,比你自己整理頭髮還要細心。 就算不是穿著正裝,夏油傑依舊好看的令人移不開眼,他的黑色耳釘沒有摘掉,微長的瀏海落在臉前,既清俊又慵懶。 兩者的氛圍在他身上融合的毫無衝突,更別提加上一身修長卻精實的身材,簡直性感的……咳。 大概是你的眼神過於赤裸,背後的人似乎感知到了你的視線,抬起頭,對上你的眼睛。 下一秒,吹風機的聲音嘎然而止,房間再度恢復寂靜。 「好了。」他說,聲音溫雅,眼睛卻鍍上一層昧暗的光。 「……謝謝。」 房間似乎還殘留著溫度,沾滿空氣與角落,滲透進每寸毛孔。 「用說太沒誠意了。」不知何時,夏油傑離你竟是這樣的近,他的胸膛傳來穩定的跳動聲,再往後一點,兩人便要貼在一起。 可他什麼都沒做,只垂下眼睫,溫淡一笑,眼睛若有似無的從唇上掠過,呼吸漸重。 「我需要一些實際行動。」 ——— 宿儺 你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正巧碰見宿儺從房間走出,跟白天不同,此時的宿儺穿著深色和服,戾氣收斂不少,俊美的臉蛋沒什麼情緒,唯有赤紅的瞳孔閃爍著深不見底的暗色。 他懶散的瞥了你一眼,在發現你的手心虛的放在背後時,眼睛一瞇。 「你的手怎麼回事?」 知道早晚瞞不住,你乾脆照實說了,「剛剛從浴室出來的時候不小心被門夾到了……」 果不其然,只聽宿儺嗤的一聲。 「笨手笨腳。」 「……」多年的訓練讓你已經能心平氣和的無視對方的話,「我去吹頭髮了。」 「等一下。」宿儺低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你扭頭,看見他懶散地靠在牆上,「過來。」 你:? 「啊?」你愣愣的,不懂對方又突然發什麼瘋。 「過來。」他不耐地又說了一遍。 這人是暴龍嗎老是這麼暴躁,你心裡吐槽著,卻還是認慫地走了過去。 只見宿儺淡淡地看著你,沒什麼表情,過了會兒,才開口:「幾天會好?」 你被他的跳躍性思考弄的有些糊塗,卻還是老實回答:「塗個藥……大概過兩天就好了吧?」你也不是很確定。 這個答案沒讓兩面宿儺滿意,他眼神晦暗深沉,周身似乎還殘留著白日的暴橫,像颶風沉甸甸般颳著。 你皺眉,對於對方這樣陰晴不定的態度表示理解不能,決定不理會宿儺小孩子一般的暴脾氣,逕自走向了房間。 「讓你走了嗎?」叫狗啊。 你正欲發作,回頭卻發現對方手上不知何時多了個……黑色物品。 什麼時候拿的??? 見你疑惑的表情太明顯,宿儺又扯下臉,猩紅的眼眸危險的轉冷。 眼前這幕過於奇幻,你緩了一會才開口:「你……會用吹風機嗎。」語氣恭敬,就是說出來的話不太禮貌。 「不會就讓你明天感冒燒死。」 還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事實證明,宿儺除了找按鈕那幾秒略為遲鈍外,其他部分倒沒什麼問題。 他的動作稱不上溫柔,甚至有些粗魯,不過幾次你以為自己的頭髮大概會被扯下來時,宿儺都會「嘖」的一聲,把動作放輕,避免了你早年禿頭的情況。 對此你十分感謝。 宿儺大少爺的耐心大約被狗吃了,吹不到十五分鐘便草草結束,吹風機十分隨便地被他丟在梳妝台上,沒有要收的意思。 你瞪著殘餘水氣的髮尾,說:「還沒乾。」 宿儺懶洋洋:「冷不死你。」 確實是冷不死,會氣死。 算了,你自己拿起吹風機,準備補救一下某人的半殘品。誰知,手才舉到一半,又被半路攔截。 只見宿儺一臉「煩死了還得老子伺候」的臉,一邊打開熱風。 這回總算吹乾了,看到頭髮變得蓬鬆又順滑,你的心情也跟著明亮起來。 你思考了一下,笑著在他臉上一啄,「獎勵你的。」 柔軟的唇貼上黑色紋路,紅黑交織,是說不出的曖昧潮濕。 那瞬,宿儺的眼裡燃起了灼炙的慾望,暗潮洶湧,你被鋪天蓋地的氣息包圍,他一把攬過你的腰,不費吹灰之力的將你拉到他腿上。 兩面宿儺的一舉一動都像一頭健壯的猛獸,帶著撕裂般的摧毀,連呼吸都滿是濃重的侵略性。 「這就叫獎勵?」他捏起你的下巴,目光危險又慢悠悠在臉上逡巡,「是你太瞧不起我,還是不知好歹?」 他的手緊緊地,炙熱地錮著你,他笑了,唇邊的邪氣卻令你一顫,「算你運氣好。」 「老子親自教你什麼叫『獎勵』。」 —— 白日夢記: 大家好久不見👋 我先說,我選惠惠,傲嬌賽高!!! 最近開學好忙噢,大家過得還好嗎 寒假的時候去了趟日本,還扭到五夏的扭蛋(耶 最近看了很多書,也試著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不知道大家寒假有沒有做什麼事呢? 嗯…..想說的話好像都說完了哈哈哈,大概就先醬,祝大家開學快樂,工作順心,成功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sticker
LikeHaha
107
3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