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苑科技大學 應用外語系

RE:應外系黑特

2018年8月28日 03:05
前情提要
我居然隔了一年才看到這篇文,太high惹。 本人是畢業多年的老OB,看到終於有人會跳出來指責S先生倍感欣慰(即便是匿名)。 首先針對下面有人回應說老師這樣是對學生好阿、想讓大家早點適應職場阿巴拉巴拉的言論,我真的只想說你們奴性也太重。 職場確實不好混,遇到爛人爛事只能自己吞下去,畢竟是出來混口飯吃,誰叫我們領人薪水拿人手短。 但有時過於不合理還是會據理力爭或是盡早離職擇良木而棲,職場尚且如此何況學校?請問我是花錢請你來羞辱我的嗎?(我在學期間是沒被羞辱到啦,但看了很多他的言論真心不齒)更何況有很多言詞劇烈到可以錄音告上法院欸! 對學生大小眼、喜歡培養愛將這點沒瞎的人應該都看得出來。 以前有堂類似寫作的課,每周交完作業後拿到good或ok的人就算過關,否則需重寫並親自交到辦公室給他。如果還是寫得太爛就會在下堂課公開處刑,S先生會叫學生一個一個去前面領作業,跟他沒什麼交情的學生他會用很大的音量言語羞辱,比如:「你寫這樣是怎樣?以後老闆會請你嗎?請他的狗狗寫就好了阿!」 但如果是他的愛將,會改用小聲碎念的方式說:「你也不能只會跳舞阿,書要念」等等。 說話顛三倒四的功力更是一絕,有重要的文件檔放在隨身碟裡忘記帶,他會說:「用雲端硬碟阿現在什麼時代了?USB是你阿公阿嬤在用的欸,以後你的小孩還會問你爸爸這是什麼?」;若放在雲端硬碟但現場網路掛點,他會說:「不會用USB喔?」 因當過多屆系主任、副系主任,S先生手上實權滿大的,大二時曾逼我們班接下系學會,當時土木十樓有一間電腦教室(已忘號碼),他說那間就交給系學會管。 土木大樓的走廊天花板上都會有許多管線(已不記得別的大樓是否也這樣),又因敝校斑鳩數量眾多,很多鳥都喜歡在交織的管線上小憩甚至築巢,導致走廊上常常有一堆鳥屎。偉大的S先生就說那十樓的鳥屎就交給系學會掃吧。我們也就這麼奴地掃了一學年。 精彩的來了,大三下系學會交接給下一屆學弟妹之後,S先生說那掃鳥屎還是給我們班負責,改算在值日生的工作裡。整個黑人問號?時至今日依然不解為何上大學還要有值日生(除了掃鳥屎還有很多實質工作),也不解為何掃鳥屎的事是他說了算。 諸如此類大大小小的事例非常多,其他補充可看原PO文及下面留言。雖然很多事都是芝麻綠豆大爾爾,但不斷累積也是會逼死人。更別說低年級系上的課何其多,幾乎與S先生是朝夕相處(所以我大四一堂本系的課都沒修,直接往外系發展),同學之間也有不少奴性超重超愛奉承他的人,一表露自己的態度很容易被打成異端,對於生活在封閉校園的學生來說壓力也算大的,我都想跟他要精神賠償了(欸
愛心
21
留言 3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