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諮詢資源參考

2020年7月28日 09:34
各位板友好 鑑於板上諮詢文眾多 在此分享法務部整理好的諮詢資源 供非法律背景的板友參考 法務部法律諮詢資源
內有各縣市調解委員會 律師公會、大學法律服務社
以及不少板友們時常提到的 「法律扶助基金會」之聯絡資訊
生活法律相關案例可以參考 新北市政府法制局-生活法律案例
以及 法律白話文運動
若想瞭解法律條文的內容 可以到「全國法規資料庫」查詢
建議大家作點功課、充實發文內容 Google 多試試不同的關鍵字組合 也能找到不少有關資料 若有其他實用資源也請法律人們多多分享!
144
回應 60
文章資訊
2 篇文章16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9 則貼文
共 60 則留言
玄奘大學
早該這樣做置頂了 最好再來個諮詢集中串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這些免費諮詢根本不該存在 不然法律系讀那麼辛苦拿學位拿執照是在做功德當厭桃
國立臺灣大學
建議可以加上 lawchain
元智大學
問免費的....當作課業諮詢還可以,真正生病敢只給免費的醫師跟免費醫學生看病開刀嗎?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B4 人的多樣性實在太多了。
淡江大學
分享一個前幾天看到的免費諮詢 也可以用粉專詢問
國立政治大學
B2 有些小案件,訴訟標的價額都比律師費低了,有些甚至價值比諮詢的鐘點費還低,如果沒這種管道,是要叫他們去請教坊間的訟棍嗎⋯⋯ 法律又不單純是盈利工具,本質上跟民眾的生活息息相關,多少帶有公益色彩。而且提供此類服務,得到的附帶效益又不單純是金錢的問題。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7 用你的生活息息相關標準 幾乎多數職業都有公益色彩 你這是在強迫人當佛祖 如同要求醫療院所提供小病免費看診
玄奘大學
B7 社工薪水低就算了啊,畢竟就是為人服務嘛 公益啊
國立政治大學
B8 在歷史上,律師本來就被定位為「法院官員」(Officers of the court),在德國也被定位為「自主性司法單元」,無論美國學說或德國學說(其他國家還沒查)都普遍承認律師職業具有高度公益性及利他性,我國的律師法第1條及律師倫理規範第7條也有所規定。德國通說甚至表示「律師業與法官、檢察官形成法治國核心功能中,司法正義的協力關係」。在許多國家(包括我國)甚至規定律師事務所不能以公司型態經營。 律師業本來就不只有盈利性質。另外其他與生活息息相關而涉及公共利益的行業,是以其他方式來展現公益色彩,未必是以提供免費服務的方式,因為各行業與人民生活相關的面向本來就各有不同。
國立政治大學
另外如果是由國家吸收成本為人民提供免費法律服務,屬於給付行政的一種,根本也不成問題(由私人自己吸收成本的情形,例如立委服務處等亦同,因為他們爽就好)。 如果你在意的點是律師須提供公益時數的問題,那討論的空間還比較大,但你前面的用語是「這種免費諮詢不該存在」,那議題就不一樣了。現實就是很多有需要的弱勢沒有錢去律師事務所諮詢,或是諮詢不符成本。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別拿那些胡說八道的左派學說來壓人 更何況學說就是真理嗎 歷史就都是正確嗎 社會科學的學說只不過是從人的嘴巴說出來的 就如早年認為嚴刑峻法是正確 現在認為嚴刑峻法是錯誤 右派認為死刑合理 左派認為死刑不合理 我研究所老闆就講過 任何學說都是可以挑戰的可以質疑的 即使連學生也可以質疑挑戰老師也應當去質疑挑戰老師 今天我變成名人我講的話也是學說 你講這些就是打高空裝清高的說法 有種就去跟正在填志願的高中生宣導這些類佛經式的道路 看法律系分數會不會雪崩 事實上近年各校法律系分數也確實下滑 我只知道有一派學說 我也認同這種說法 免費式的提供專業服務是在踐踏知識、踐踏專業 而用來合理化免費法律諮詢 也不是一句什麼各行各業面向各有不同、是以其他不同方式展現公益 這種缺乏論述性的抽象概念就能映證 這種話簡單來說叫做毫無邊際的搞雙標搞自助餐 你想把哪個職業哪個地方解釋成有公益就有公益沒公益就沒公益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11 我重申 我是說「這些」 不是說「這種」 如果能創造出合理對價的免費法律諮詢 我相信沒有人會反對 畢竟有義務扶助弱勢的是國家不是私人 順帶回應一下 你如果要透過給付行政來合理化 必須拿出相對應不破壞市場不破壞專業知識該有的合理報酬 至於你說民代提供服務爽就好 現實運作就不是他們爽就好 很多是透過公益點數問題強迫律師就範 也因為公益點數過多讓民眾有太多法律諮詢管道破壞市場 造成很多菜鳥律師即使盡完公益點數問題 也必須委屈自己前往民代服務處 以相當低的報酬提供服務 而我必須說 現行運作下的免費法律諮詢 根本是將弱勢無限上崗 我在念法律系前 我也曾跟隨家人使用過免費法律諮詢 但我們不是領清寒證明那種 而我也曾到法扶去實習過 十個來問問題的民眾 九個都不是清寒人士
國立政治大學
B13 同情你,加油。 原來跟你不同見解就是左派胡說八道,那未來你在國考(大概)或書狀上能都不引用實務或學說見解作論述,自成一格就好了,又何必去讀研究所。上次的司改國是會議更應該找你當專家學者代表。 (被你斥為左派胡說八道的見解,在我國以及其他許多先進國家已經被透過具體實踐來肯認了,不懂就說別人是胡說八道還真是⋯⋯⋯)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14 不支持見解跟引不引用有何關聯性 你該不會不是法律系 不知道可以引用完其他見解再加以批判 被具體實踐就是真理嗎 有沒有具體實踐是看誰當道 跟是非對錯不一定有關 如果是左派勢力比較大的執政團隊取得政權 那自然左派的論述被實踐 就像阿扁講的 同樣的法條 同樣的狀況 一下子說他要繼續關 一下子又說他可以出來保外 一切都只是政治問題罷了 就曾有某位老師提到 如果2016不是蔡英文總統取得勝選任命了好幾位新的一批大法官 同婚會過關嗎 通姦罪會除罪化嗎 看看號稱先進國家中最強的美國 歐巴馬時代因為歐巴馬是美國歷年來最左的總統 他上任後整個美國向左走 但四年前川普當選 川普是近年美國最右總統 美國很多政策馬上修正轉彎回去 連帶大法官也從原來的偏左結構轉為偏右結構 像美國本來有個援助墮胎計劃的法案 被左派視為真理視為符合公益的政治正確的事 川普上台就立即推翻 還有美國左派大力主張廢死 但前陣子美國在右派主政下處死幾十位死刑犯 所以說先進國家實踐的事就是對的嗎 同樣一個美國 換了團隊整個政策天翻地覆
國立政治大學
B15 律師業具有公益性質,是組成司法正義其中一環的說法,不但是多國學理通說(大學時代就知道至少包括美國、德國),更已經是多國(至少包含美國、德國、韓國、奧地利、瑞士、我國)立法實踐上所肯認的價值,相較於這種在國外無數專論已經討論上百年的看法,你一個還在讀研究所的學生在網路留言發表的個人見解我還真不放在眼裡。更何況你論述的也沒有說服力啊,Mr. 尚未出名的未來法學大師? 另外,那種會因為知道有公益時數而打消讀法律系念頭的人,以及眼裡只有錢的人,進入到司法體系也只會扭曲司法而已,為了社會好建議快點轉行吧,賺錢的管道多得是。 尤其是那種看到別人願意提供無償法律諮詢服務就跳腳的人。 覺得自己會被大多只能問半小時左右的免費法律諮詢服務衝擊到市場,也是怪可憐的。問個幾分鐘就能解決的問題,會去找律師嗎?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16 你以為你是誰啊 你有沒有把我的見解放在眼裡 重要嗎 我才覺得你的說法沒有說服力 連這裡的人都無法說法 看誰愛心拿比較多 通說? 我怎麼不認為是通說 對啦 就左派觀點是通說啦 然後你仍然無法反駁 而是直接跳針出來左扯右扯說哪些國家有這些學說 沒辦法跳脫我在B12 B15講過的東西 需要我再重複複誦一次嗎 再覆述最簡單的 光我舉的那些攸關立法議題的例子 左右派觀點就差異極大 還是你想說左派就是對的右派就是錯的 而照你不想做免費公益就要轉行的說法 再搭配你先前講的應該替弱勢著想替他們免費服務 那醫生不想免費替窮人看小病 老師不想免費替有課業需求的任何人解決簡單的問題 都該滾囉 奇怪了 為何我喜歡做什麼職業還一定要幫助弱勢 不義務幫助弱勢就該滾 就代表不能做得好 什麼鬼道理呀 為何當佛組濟世救人是義務 你說只有問半個小時而已 不會衝擊到市場 有何實證依據 光就我接觸過這些免費諮詢的案件 很多沒去諮詢 就唯有找律師一途 好 即使有很多人真的忍下省錢 但當中只要有其中的幾趴案件能因此流回市場 對市場而言也是不無小補 還有從你說只有問個半小時這樣區區幾分鐘而已 看得出來你根本沒把法律這門學科當作專業 才講出這麼輕浮的話 既然你認為這些問題那麼容易解決 那就別來問啊 自己上網解決 或是自己花錢買書看書學習解決 你這種說法就如同 一個人生了一場小感冒去對醫生說 醫生我這病在門診只有幾分鐘就能解決 你不要收錢好嗎 有的病根本進去才一分鐘呢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16 我建議你 那麼支持做功德 你趕快去辦個巡迴演講 跟正要填志願的高中生宣導 甚至去跟小學生說 灌輸他們 你們從小要好好唸書每天K書K幾十個小時 身體因此受損也不要緊 只要考上法律系當上律師後 能夠做公益免費回答別人法律問題 一切都值得
國立政治大學
你那個三個月前的留言,在我回之前就那個讚數,根本沒增加過,提那個是來搞笑的嗎? 很多行業跟公益有關展現在法律的各個規定中,還需要教你嗎?強制締約原則怎麼來的? 醫療業涉及人民健康權,因此多數國家強調醫師、獸醫師、藥師、助產士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診療、檢驗或處方之調劑;郵政、電信、電業、自來水、鐵公路等公用事業,因為密切涉及人民生活,因此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客戶或用戶供用的請求。 還是這你也要扯左派右派? 你這種左派右派的論述,沒讀過法律的人也可以拿個法條本自己解讀,不一樣的見解直接說左派右派問題好了,法院的穩定見解也可以比照辦理,現行法規定跟你說的不一樣就直接賴給政治就好,這種外行人的論述方式,該不會還覺得自己論述的很好。 許多行業涉及到公共利益因而有不同的特殊規定,這個從大一民法或憲法就有多次提到了,連這個都還要教你嗎? 我就是懶得回你一堆跑題的長篇大論,才貼現行法、比較法制、學說通說(至少是多數說)。因為言論自由,你愛怎麼說當然是你開心就好,但現況就是你的見解在眾多法制中沒有成為被採納的那一個。 至於你自承「在就讀法律系之前,也曾跟隨家人使用過免費法律諮詢」,以前你跟家人有需要時也被這種資源幫助過,現在自認為會影響到生意就跳出來反對的部分,我也就不多作評論了。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19 我懶得再回你這個沒水準的話 你要宣揚你的道就去宣揚吧 今天一開始是你主動跑來找惹的 可不是我先主動 我知道左謬的特質就是激進 強迫世界照著你們的思想繞 然後再瞎掰說都跟左右無關 把所有左派的論述都視為理所當然 你們也喜歡思想審查 只要別人不符你們意 就會主動挑釁並強迫別人接受為止 世界上很多明明是少數說的見解變成立法 都是左謬這種鴨霸的少數欺壓多數 跟你說再多也無益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沒錢找律師諮詢就給我自己研究,平常又罵又瞧不起,出了事才會回頭來抱腿,垃圾法盲應該被人道消滅
國立臺灣大學
成大弟有點好笑,不知道在爆氣什麼,這樣更容易被看扁喔~
國立政治大學
成大的是嫌法官和檢察官太閒嗎www律師如果能先篩掉一點案件何樂而不為 還是你去當一下看一下有多操?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22 不提供做白工跟被看扁有何因果關係 B23 提供太多免費法律諮詢 檢察官法官業務才會更多 需要花錢找律師幫忙 民眾打官司才會更三思 而且民眾不願花錢找律師 只是免費諮詢完後一知半解就自以為有能力上法庭 法院應付訴訟上一知半解的民眾才會累死 不過檢察官法官是否忙碌的問題 為什麼是律師要承擔 律師沒有這個義務去顧慮檢察官法官 為什麼不是檢察官法官去顧慮律師的生計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23 你看看實務的案件年年增加 證明愈提供免費法律諮詢 實務業務量愈大
國立政治大學
B25 我不知道你是程度不足還是怎樣,專門職業本來就具有公益性,應該是法律系學生的常識吧? 專門職業的公益性質,蘇永欽大法官在釋字682號解釋的協同意見書已經有很詳盡的整理跟論述。且「專門職業與公共利益或人民的生命、身心健康、財產等權利有密切關係」,在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法第2條也有明文強調。 而針對律師職業的公共性,我國律師法第1條跟律師倫理規範第7條也一再重申,釋字378號解釋也有提到,且立法例上大家最愛的美、日、德也都這樣規定,上面有提到的韓國跟奧地利等國,也都這樣定義。 甚至歷史上律師被稱為「在野法曹」也跟律師作為司法正義的其中一環有關。 更何況公益時數涉及到公眾福祉,依照職業自由的三階段理論(釋字584號、634號、659號、702號、711號⋯⋯等參照),公益時數既然屬於執行職業自由的層次,本來就在符合「一般的公共利益」,且手段與目的間具有合理的關聯性即可由法律予以規範。法律深刻影響人民權益,公益時數使人民有更多機會取得專業法律意見,可為人民基本權的實現獲得更大的保證,本來就至少具有一般公共利益,手段與目的間也至少具有合理關聯性。 你如果這麼擔心公益時數,大可以等你考上律師之後去釋憲啊(期待在釋憲聲請書上看到你的左派右派創見)。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26 長知識了 不支持左謬見解叫做程度不足 呵呵 這確實很左謬 不用一再重述相同的話語啦 呸呸 依你的左腦 那些整天狂罵健保的一大群醫師也叫程度不足了 你不是圈內人更不是律師沒有資格說話 事情不是你在做也沒有妨礙你的生計跟你切身利益無關 當啦啦隊出一張嘴誰不會 你還是回去洗洗睡 學一下貴校B21的正常腦子
國立政治大學
B27 可憐。 從頭到尾只會左膠不左膠的,還不叫程度差?難怪被看扁。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政大人快把🐒領回去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我們不會去成大法律領猴子回去飼養的 因為太吵又太笨了🤗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B25 這個相關性...社會科學質性與量化研究請重修 還是法律系都不會修ㄚ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30 我們成大飼養的🐒就算最吵最笨的一隻也比政大🐒有氣質有智商 B31 請去實證增加免費法律諮詢管道跟實務案件量無關
國立政治大學
B32 主張積極事實的要負舉證責任,沒學過?你主張有關聯性是你要舉證。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33 你以為社會統計是在打官司嗎 訴訟法理論也不能適用其他學科領域
國立政治大學
B34 那你叫人舉證是在自打嘴巴?🙄
國立政治大學
B34 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出爾反爾的,不過「社會上」之後應該會出現很多這種人,謝謝你讓我學到了一課 跟你這種人聊果然是踐踏我的專業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36 我們現在是在打官司嗎 不是嘛 那你把法庭的規則搬來這裡是怎樣 你要當傳教士普渡眾生及宣揚教義 請便 但我說過你不能強迫人人成佛 更不能強迫別人就要信你的教 給你個建議 你去律師人數所在比較多的版面宣揚你的理念 一定會很多人幹話你 你再去一一說服大家 這樣你就有機會把你的教義發揚光大了 不過也或許等你畢業後踏出社會 你的想法就會轉變了 到時候你可能會哀怨說從小開始爆肝用功了十幾年 最後就只是為了服務大眾而努力 你知道為什麼愈來愈多優秀醫生往醫美發展導致醫界四大皆空嗎 就是因為我們受左左的影響把公益愈來愈無限上崗 你們政大沒有醫院你無法感受
國立政治大學
B37 笑死 我跟B36又不是同一人。 B36應該是B23或B31 而且我早就在當律師了,不像你整天只會左派右派難怪考不上。 事實就是公益時數根本還沒實際運行,你在B13講的用公益點數逼律師就範「根 本 是 你 腦 補」。依我以前在市政府打工的經驗,很多律師會主動去各縣市政府跟法院提供免費法律諮詢,是為了順便撈案源,我打工過程中也確實看到不少民眾諮詢完就跟律師要名片要委任他(也就是我在B7講到的附帶利益),哪像你傻呼呼以為那些律師是被逼的。 🐒🧠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B38 有嘴到,我喜歡 我是個還在等兩個輔系學分就能畢業的延畢仔 學了點社會科學而已沒多厲害啦 (然後左派右派還是很重要啦嗚嗚別這樣,雖然他那樣分類對於政治系來說很困擾就是惹)(標準政治學學半套) 然後 B31、36、23都是在下本人我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38 呵呵呵 你又知道 你一直都在扭曲我的話欸 聽好 我不是care公益點數 正面回應你B11的話 我反對的是所有免費的法律諮詢管道 ok? 你說現實就是很多弱勢沒有能力去事務所諮詢 我想回你 那又如何 不要一直跟我強調各職業都各自有什麼公益性 我就反對把公益套用在各職業上 不行嗎 然後提醒一下 你自打嘴巴喔 你說很多律師主動提供免費諮詢是為了撈案源 奇怪了 你不是說很多人就是弱勢才不得已走免費諮詢管道 那這樣律師要怎麼撈案源 都沒錢了怎麼給律師賺 你這個人很奇怪 一直叫你露系不敢露系卻又亮出律師證 還是你這張根本就是借來的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39 我知道啊 但你們同一陣線 我就一起嘴 指桑罵槐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B40 哪邊有說要露系,而且我幹嘛聽你的?我就懶得調而已,管我? 弱勢的人需要管道,跟律師亦有機會透過提供諮詢撈案源有衝突?更弱勢到一個程度的人直接就可以透過法律扶助法來聲請更充分的律師協助了好嗎。 沒看到B39說你政治學學半套嗎,根據我的觀察,你的法律程度部分大概連小大一都不如,畢竟通篇只能看到你扯一堆外行論述,而且「專門職業」具有公益性這種釋字理由書早就講過的常識還不知道。 律師證這麼好借的話你自己去借一張來過乾癮啊。可撥仔。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42 那你又管我支不支持免費諮詢 你很會掰欸 連到事務所諮詢的小錢都出不起 你跟我說有能力在免費諮詢完委任律師 太好笑了 我不需要啊 可悲的🐒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B43 去借一下啦 畢竟你考不到的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44 你要這麼認為 隨便你怎麼想 不要再跟我說釋字怎麼說 哪個學說怎麼說 這些鬼話老早以前就不知道看過多少 他們怎麼說就是真理喔 他們怎麼說 我就要支持喔 我就反對專門職業要有公益性 也反對把公益套入各職業 怎樣 不行嗎 我知道政治學學者甚至社會學學者有更細的分類 但我們現在不是在做學術 更不是在寫論文ok? 這種粗略分類連很多政治學者社會學者平常也這樣區分 更何況很多人都有不同的區分方式 我為什麼就一定要用某種區分方式 社會科學不是科學 它是一種誰掌握話語權 誰就說了算數的東西 就像婚姻 現在的大法官就完全推翻以前的大法官解釋 誰才是對的 掌握權力掌握輿論的人就是對的 要不你試試 你到阿共的地盤 把我們憲法教的這些理念在公開場合大肆宣揚 看你會不會被抓去槍斃
國立政治大學
B45 現實就是弱勢的人去法律諮詢可以受到幫助,非弱勢的人在諮詢後有部分會委任該律師(甚至蠻常見), 兩個是獨立命題並不互斥,你缺乏社會經驗跟思考貧瘠才會覺得這情形不存在。現實就是發生了,也合情合理。 諮詢前不知道哪個律師值得信賴,諮詢過程中的言談讓民眾決定要委任他根本很正常。會有法律問題的常常很無助,因此難免有多方打聽、比較的心態,讓民眾下定決心要委任的往往就是諮詢過程。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B46 這兩個命題並不互斥 互斥的是你的前後說法 你現在把兩個命題混為一談 我們剛才的爭執點是弱勢的人去法律諮詢完到底有沒有能力花錢請律師 你現在卻用非弱勢的人在諮詢後有部分會委任律師一事 來護航說弱勢的人法律諮詢完也會委任律師 這邏輯完全不通偏離爭點 把這兩個命題獨立拆開看 第一個命題 弱勢的人法律諮詢完收到幫助 沒錯啊 弱勢的人白白佔了便宜 但他們諮詢完就不會請律師了 如果說諮詢完有錢請律師 那就變成沒錢付諮詢費有錢付更貴委任費的搞笑狀況 第二個命題 非弱勢的人法律諮詢後有部分會委任律師 這個很正常 但你有沒有想過 只是^部分^ 代表還有一大部分諮詢完就沒委任律師了 等於還有一大部分被佔了便宜 今天要是完全沒有免費法律諮詢管道 他們通通就必須硬著頭皮到事務所報到 律師賺不到委任費也至少有賺到諮詢費 我們家族並不是只有我一個走法的 有近親已經是執業很久的老鳥律師也有待在司法單位的 還有執業也算久很熟的朋友 他們這些老鳥的看法跟你大不相同
國立政治大學
B47 我哪ㄧ句說沒有能力負擔律師費的弱勢,諮詢完就會委任律師的?哪一句?根本你閱讀能力不好自己腦補的啊。就是因為存在付不出律師費的人所以才會有法律扶助法的誕生。 第一,保護弱勢本來就是憲法本文跟憲法基本國策中社會國原則的其中一個內涵了,就像即便你哪天腦袋壞了也會受到國家保護,差別只在保護程度的多寡有一定程度的立法形成自由,除非你去推修憲。而且從公平審判原則,也會導出在一定情形國家有義務為當事人提供律師扶助,在歐洲人權法院、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及多國憲法法院都曾經提及過,當然你程度不足還沒讀到那邊。 第二,民眾多方打聽、多方比較之下本來就會有被比較的對象了,這是市場機制。有時候民眾問的問題未必是該律師擅長的領域,回答表現就會差強人意。此外現在很多律所都有提供免費法律諮詢(例如20分鐘以內不收費,超過時間開始計價)就是因為他們不怕對方問完就跑了,有信心從來諮詢的民眾當中取得客戶。大家有自己的經營手段,不用你一個既沒考上,也不懂市場環境的人來置喙。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B48 你真的好兇喔,但我好喜歡喔,幫你應援個 B41 你這個指桑罵槐的能力有點弱,我還想說你那麼會「拆解」論點的(但結論看起來是腦補能力比拆解好),居然說這樣叫做指桑罵槐,看來你要加修國學概論了 然後B48大,你其實繼續跟他爭下去也沒用,他就是半套古典自由主義走天下,但卻不知道資本論跟鉅變所觀察到的更巨觀的社會脈絡,你說成人各有信仰也罷,繼續討論下去其實沒什麼意義。另外,唯獨一個點我同意樓主,法學者太習慣用法院判決或成文法拘束來去論證一個價值的正確了,這並不是件值得提倡的事情,不過學長(應該是吧?)中間穿插很多脈絡仍然足以支撐整個論點,真的很驚艷,學弟受教甚多。 提醒一下B41,你反對的是所有的公益性質諮詢,如果你是真正的古典自由主義者,你不應該排除社會上自發性的、根據個人自由意志而形成的舉措(也就是自願性公益專業諮詢),你反而是在用政府力量不當去降低社會效用,而這與政府強制要求民間提供義務諮詢的介入一樣沒效率,這就是你的邏輯悖論了。 所以我才說你是半套政治理論走天下,而這是法學界普遍的現象,也不怪你。
不是律師通常叫一次5千 結一案子5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