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討論 警察取締未戴口罩之法律依據

5月21日 10:33
〔記者洪臣宏/高雄報導〕全台今天升級為三級防疫區,高雄市警局仁武分局於今天下午3時45分,在仁武區仁和南街61巷查獲3名工人不戴口罩,依法開單通報衛生局。 仁武派出所員警下午巡經施工地點時,看到24歲蔡姓、18歲謝姓及26歲卓姓工人在馬路上施工,3人未依防疫規定戴上口罩,即依法開單通報衛生局。 查緝口罩行政組有列績效統計,同仁執行勤務必戴口罩,切記切記。
行程程序法第15條及16條有規範委辦、委託及委任之行為。 警察目前取締未帶口罩,應屬委託行為。 委託:係指「不相隸屬」關係機關間管轄權之變動,有兩種可能,一是機關與機關間的權限委託,另一種則是機關與人民之間的公權力行使委託(如行政院對考試院、警察局對民間拖吊場之委託),例如: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5條第2項之規定,行政機關因業務上之需要,得依法規將其權限之一部分,委託不相隸屬之行政機關執行之。 市府召開會議,市長已經指裁示,會議紀錄就是初步依據。 會議紀錄就是初步依據? 想請問各位法律人如何探討這個命令之適法性? 【於法無據、於理無憑,請立即停止現今所有警察防疫稽查勤務】 越來越多朋友分享我上級可怕的政策,現在不只是勤務中加強取締未戴口罩,甚至是特別規劃勤務「查緝未戴口罩」、「勸導違規民眾戴口罩」,這確實令我非常擔憂。 如果今天是配合主管機關的稽查活動,勉強還能說的過去;但如果是要警察獨立執行,我完全找不出它的適法性。 首先,警察絕對沒有傳染病防治法的管轄權。 這並不像交通違規有依法賦予警察稽查權,傳染病防治法有其專屬管轄權。通篇傳染病防治法「警察」只出現3次:「地方主管機關人員會同警察從事防疫工作」、「警察發現病人或其屍體應通知」、「不服醫療機構隔離指示應報請主管機關通知警察協助」 行政法最基本的「管轄權法定原則」,非依法不得設定或變更管轄權。縱使要解釋為主管機關委託警察執行稽查也於法無據,況且行政程序法第15條規定須依法公告,然而基層員警連個公文都沒看到,只有長官在LINE上的指示而已。 先有管轄,始有職權,才有行政程序,這是法治國之基本原則,也為行政程序法第34條所明文;反之一但沒有法律基礎,所有的行政行為,無論是處分、指導、事實行為,皆為違法。原本無管轄權之機關所為行為,除非因委任或委託之關係,從上級或平行之機關獲得授權,否則即屬有瑕疵之處分行為(最高行政法院109年判字第196號判決)。 就算要辯解說「我們不是讓警察裁罰,只是要他們去調查」,所謂行政調查也是侵犯人民自由權、隱私權、資訊自決權,沒有法律依據要如何執行?人民也沒有配合的必要,只是讓第一線員警更為難堪。 要求基層員警去執行無法律依據之工作,讓員警背負著高度生命危險,但行政行為若有重大瑕疵依法撤銷,而員警將被追究過程的違失行為,甚至會受到懲戒與付出賠償,各位長官能置身事外? 那這算是「行政協助」嗎?很遺憾,這完全與行政程序法第19條要件與程序不符。 就算退一萬步要認定它是行政協助,行政協助僅是補充性質協助,不可取代請求機關的核心任務,「職務協助範圍限於行政程序上必要的特定部分行為,不得全包所有行政任務。」(李震山:2020:73),由被請求機關就屬其職權範圍而非屬其職務範圍行為,提供補充性協助(法務部法律字第10303509590號)。是以行政程序法第19條都有寫明「主管機關不能獨自」,程序進行主管機關仍應在場行使其職權,警察僅在其職務內為必要的協助,大多是警戒、秩序維持,不可能取代主管機關而為取締任務。 實際上,目前警政署公告有關衛生單位管轄權的「斃死禽畜非法流用案件查處作業程序」與「協助取締違反菸害防制法作業程序」,都有寫明「會同主管機關稽查人員」、「通知衛生機關派員查處」等字句,仍由主管業務行政主體在場依其職權採取行政行為,顯然警政署也明白這個法理,警察機關逕以違反無管轄權事項採取行政作為,根本為程序上重大瑕疵。 過去要求基層派出所去取締菸害防制法、廢棄物訂定績效目標,這些我們就算了,就當作是被長官跟主管機關凹了;然而現今疫情威脅正甚,為何各位長官要讓基層冒不必要的生命危險,去做根本不合乎法令的事? 再者現今所謂「取締程序」根本毫無標準,就我所知已有「填寫紀錄表移送」、「有錄影畫面即可」、「要先寫勸導單等勸導無效才算」、「帶返所製作筆錄」等多種作法,且沒有一個是衛生機關的執行程序,表格全部都是警察自己發明的,要怎麼說是依法行政? 我們再假設主管機關真的委託警察移轉管轄權好了,請問為何可以「勸導」?行政罰法第19條寫明僅有最高3000元以下處罰項目可以勸導免予處罰,傳染病防治法第70條違反管制措施是3000以上15000以下罰鍰,通篇也無規範可以勸導,所謂「勸導」根本於法無據。 我就直說了,現在這些勤務,根本就只是上級想要增加媒體曝光度,違法編排勤務,迫使基層員警違法行政,讓員警與人民陷入生命危險,「勸導要有相片回報,員警應入鏡」是哪門子的防疫措施? 「內政部警政署執行『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防疫工作實施計畫」說明警察之任務為「監護隔離、注檢與協助查尋、查處非法入境、執行隔離封鎖、警戒、管制、戒護、協助犯罪偵查、查處假訊息、強制執行,並蒐集疫情治安預警情資,依法排除抗爭、防制騷、動亂事件」。如果上級連自己訂的計畫都可以無視,我們還能稱之為「依法行政」嗎? 全體基層員警從去年疫情爆發以來皆戰戰兢兢,無不努力配合上級所交辦工作,就算明明那是劃分給衛生、民政之業務範圍,基層員警仍盡力而為,滿足所有長官的要求;現在面臨重大威脅,我們也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許多員警都在討論該如何確保管制、封鎖該如何封鎖、如何警戒重要機構…… 但原本以為應該有萬全應變計畫的政府高層、地方首長、警政長官,僅僅是走一步做半步,現在要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去做根本不屬於警察職權且不必要的工作,就算平安健康還要面臨後續的法律責任,各位長官僅在媒體前各種宣示,基層同仁的心寒有誰知? 若政府高層、地方首長、警政長官有良知,請讓警察機關做好真正該做的事,讓我們有充分的人力與資源,準備應對未來各種緊急狀況,而不是把連防護衣都沒有的基層警員推入死地。 請各位長官不要把災難當成秀場,更停止你們的殺人行為。 參考資料: 李震山(2020)。警察行政法論 : 自由與秩序之折衝(五版)。 臺北市:元照出版社。 陳敏(2011)。行政法總論 (七版)。 臺北市:陳敏發行。 補充說明:勸導的問題,違反傳染病防治法37條的罰責70條,就有限期改善的規定,不需要用行政罰法19條3000元的規定。
43
回應 52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9 則貼文
共 52 則留言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高雄的通報單也太好,新北就影印紙一張,還要自己寫3份。 目前法源依據有不同說法,但都存有爭議 首先,絕對不可能是行政委託。(行程法第15條第1項) 行政程序法第15條第2項是權限委託,跟行政委託不同,但因為同條第3項的緣故,導致我們無法確定,是不是警察機關自己超前管理。 其實警察的立場很簡單,就是想藉此洗清不久前一連串的負面新聞,而且人民向來喜歡對自己有利益的事,不管違法不違法。
不合法啊 但誰在乎?
中央警察大學
以程序上而言,職務協助行為之發動,原則上是以其他機關之請求為要件,其意在避免有效具執行力之機關,恣意涉入他機關之管轄權範圍,濫用並擴張本身職權;並藉此宣示,各機關應盡力達成自身任務,非必要不應依賴其他機關。但「被動性」原則也有如下的例外情形: (一)自發性或志願性的協助行為,其不具有干預性質,且為自己管轄權範圍之職務行為。例如:氣象工作人員主動通知警察,狂風即將來襲,應注意防患。 (二)因見其他機關「不能或不可能適時防止」其任務範圍內之具體危害時,得不經請求主動介入協助,稱為「自發性協助」。但必須注意的是,肇致該危害的事件,必須是單一事件,而且該危害具有急迫性,須立即防止者。這種例外情形,是為了彌補行政機關防止危害的漏洞,藉以保障人民權益。例如警察職權行使法§28規定:「警察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或採取措施,以其他機關就該危害無法或不能即時制止或排除者為限(第二項)。」即屬警察法所謂補充性或輔助性原則,非屬於行政程序法§18規定之職務協助。 (三)遇有重大天然災害或緊急事故,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得依上級之指令,在無特別法令規定下,逕行投入協助處理。 也是李震山的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台灣人民什麼時候在乎過合法不合法的事情了 警察只要看風向做事就好 現在看到沒戴口罩的直接開扁相信人民也會挺我👍
B3 我是這麼認為的 警執法28條是個概括性規定,是要到緊急狀態才有啟動的必要,不然警察權會有過大的疑慮,全台沒有一個機關人數有警察多,加上無上限的權利根本外掛,除非出動軍隊鎮壓 而我認為要符合緊急情況,最客觀的數總統發布的緊急命令,不然很難證明一個人不戴口罩會引發危害並具有急迫性,而且如果要認定有急迫性的話,警察是否應該在告發完後使用強制力逼迫民眾戴上口罩,以排除危害,不然警察忽視危害繼續發生未立即防止,涉嫌瀆職? 而協助處理,法令無規定的情況下可以,但傳染病防治法是有相關規定的,縣市首長的行政命令與中央法律抵觸,當然要遵守中央法律相關規定依法行政
國立臺灣大學
才取締還好吧 菲律賓都直接擊斃了
看得出來樓主打這段充滿了憤慨
國立臺北大學
B6 所以呢?如果不合法,難道比較輕微就沒關係?希望你是在反串啦 以台灣民粹凌駕於專業的風氣 只要不罰到自己,人民沒在管合不合法 還有人說最好沒戴口罩就抓去關ㄏ 法治國原則只有在天下太平才有份量 這種時期它比一個口罩還輕
我也覺得確實違法 或許可以考慮看看發布緊急命令?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sop依據來了
中央警察大學
跟舉發違規一樣,警察發現違規舉發違規,裁處主管機關還是監理所,臨檢違法函請權責機關依法裁處...就是向權責告發違規,依法告發,所以不是委託也不是委辦,是長官叫你協助查處違規,揣磨上意,訂數據統計就開始績效評比啦
中央警察大學
但舉發交通違規是有道交條例的法律授權 明確授權警察攔停並依法告發 但取締未戴口罩得法源依據在哪?? 基本上從稽查的出發點就不合法了吧 人民根本沒有義務接受缺乏事務權限的公務員稽查 函釋是基於警察行使其職權(例如臨檢、盤查)時發現有違反其他行政法上的義務可以移送主管機關 沒有一條法律授權警察對沒戴口罩的民眾稽查更不用說盤查 根本不符合警職法關於查證身分的任何要件 否則往後可能會有環保局長取締交通違規、衛生局取締廢棄物⋯⋯⋯ 今天如果有個“刁民”死都不配合查證身分並質疑你稽查的法令依據 看了署定的SOP後 我想可能署裡的高官都講不出合理的解釋吧
中央警察大學
B12 警察執法不是只有警職法還有行政罰法跟行政程序法,傳染病防治法看一下7、37、70條...地方主管機關於傳染病發生應視實際需要會同有關機關採行下列措施..公告之防疫措施..各團體事業人員不得規避妨礙拒絕...空白立法授權...吵不贏..
中央警察大學
B13 看過SOP嗎?! 掌棺說不出行政罰法跟行政程序法欸⋯ 叫我們用警職法盤查 而且我也實在想不到行政罰法跟行政程序法有哪一個法條授權警察對未戴口罩的民眾實施稽查欸 還規劃什麼口罩稽查路檢
中央警察大學
B14 行政罰法34.35有關違反行政法義務全都適用,那個sop寫警職法應該是錯誤的,要適用行政罰法才對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中央警察大學
B15 傳染病防治法並沒有授權警察實施攔查取締的動作而且法條清清楚楚得寫著“會同” 不要跟我說會同採取措施就是授權警察單獨對未戴口罩民眾限制其行動自由不需要主管機關在場 行政罰法34條也是限縮在有事務權限的行政機關並不是所有行政機關都可以無差別適用任何行政法 如果真要吵怎麼會吵不贏 非警察權限之行政協助總可以拒絕吧 總之講白一點就是掌棺沒那個種把自己當工程包商而已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不合法啊,但沒人在乎,這就是警察啊耶嘿習慣就好^^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傳染病防治法第5條規定已經清楚劃分地方主管機關之權責,而地方主管機關係指各直轄市縣市政府,依版主之見解,各縣市警察局不隸屬縣市政府?是獨立機關?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法源依據不就跟自搜同意一樣嗎,民眾自願提供哪有違法問題。
B15 非職權範圍可以適用行政罰法? 所以我看到違建我可以叫怪手過去拆掉? 我看到有店家消防設備不足不合安檢規定我可以採取措施? 我認為有人內線交易我可以通知他過來? 那還要其他單位做什麼?通通裁掉算了 以後行政院轄下警政署,其他通通廢除
B19 傳染病防治法38條規定 「傳染病發生時,有進入公、私場所或運輸工具從事防疫工作之必要者,應由地方主管機關人員會同警察等有關機關人員為之」 所以警察不能單獨執法,要有主管機關人員在場
中央警察大學
B20 沒錯,但遇到詹老師怎麼辦?
B19 照你所述,那這是不是代表直轄市縣市政府底下的公務員都被傳染病防治法授予舉發的權力啊
中央警察大學
沒授權是怎麼用行政罰法呢,這個交通違規不一樣吧B15
B24 喔喔喔 通通開起來 什麼工友啊、掃地阿姨啊、約聘僱啊、專員、科長、課長、局長通通拿起通知單開起來 歡迎來到大開單時代~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看到我國新生代警員們問題意識如此清晰 代表台灣朝實質法治國家又前進一步了 支持基層員警捍衛自身權益以及釐清法源依據!!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23 那也是員警有問題在先
中央警察大學
B28 可是現在問題就是把未帶口罩當盤查依據不是嗎?sop還寫說可以把人用第七條帶回勤務處所。 詹老師的事情如果民眾配合那也沒有問題了對吧?
中央警察大學
B22 這件事可不可以用公保法17條?自己救自己喔!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行政警察科
B12 舉的例子我覺得都沒錯,但是就是差別在於 沒有像是傳染病防治法裡面所說的 第一項地方主管機關應採行之措施,於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成立期間, 應依指揮官之指示辦理。 (陳時中:地方政府可依法開罰)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附上公文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29 民眾配合不就跟自願同意搜索一樣嗎,而且民眾自願提供給誰個資,法律也沒必要禁止。 sop問警政署在幹嘛啊
中央警察大學
B33 是阿,但我想表達的是口罩取締和任意盤查的性質很像,民眾可以說你違法所以不配合
中央警察大學
請大家注意安全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34 對 但跟自願搜索一樣,實務會自己找方法
中央警察大學
B31 由地方開罰也是指衛政機關開罰 傳染病防治法並沒有授權地方政府更改各機關的管轄權限
中央警察大學
B36 是這樣沒錯拉,可是現在也越來越鯛了,還有大麻律師在交吸毒仔拒絕同意搜索,情況不樂觀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37 開罰是衛政沒錯啊,你只是蒐證舉發移送裁罰單位,又不是你們裁罰,地方政府管轄來說 衛生局上行機關不就是市政府嗎,市政府不就是管轄機關。
中央警察大學
B39 就問你憑什麼查證身分 你不是主管機關不適用行政罰法第34條 也不符合警職罰第6條的任何一款 想被告妨害自由也是可以試試看去盤查啦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38 本來就能拒絕的東西,我倒覺得沒差,凡事總有極限,況且這google就有的資訊。
中央警察大學
B39 我看新聞說北市授權警察直接開單耶,不是向衛生單位檢舉喔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42 對,直接開,但是是將開完的單移請衛生局開罰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40 行政罰法34條
中央警察大學
B44 你真的確定可以用行政罰法第34條對未戴口罩的人查證身分?! 法條所指的行政機關指的是有事務權限的機關才能對人民採取其職權內的行為 警察對未戴口罩的民眾是有什麼事務權限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45 依據傳染病防治法 依法令行為無誤
淡江大學
警察只有蒐證,並沒有開罰。 而至於蒐集資料,可以依照警察職權行使法,認為有危害之虞時,就可以進行(當然要不違反比例原則) 所以沒有違背事務管轄的問題。 不知道若這樣解釋是不是可以說得通,再請大家給我一些意見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看來這裡“官”跟“警員”從思想上就產生重大歧異了呢!果然是換了位子也換了腦袋。樓主質疑違法,就有人拿出警政署sop,被某樓指正警政署是叫基層員警用警職法取締如此會有問題,竟又被某樓解釋其實是法條有誤!(喂~sop是警政署給的欸,難道你官做的比警政署大?!)結論就是,根本沒有適法性,連我們的長官都在不知所云,等哪一天真的有人去打行政訴訟就知道了。(有些縣市甚至連行政首長的授權命令都沒有,下面長官叫基層開口罩違規還開的很開心)就舉例一個行人沒有任何交通違規、犯罪之餘,單純未戴口罩走在路上,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逼他拿出身分證告訴我身份供我抄寫資料呢!但,已經有千千萬萬個人受罰,我想大法官在做決策時恐怕也很為難吧!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47 警職法的“有危害之虞”若適用在未戴口罩上,警察的權限會大的非常可怕... 警職法第6條第一項: 一、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犯罪之虞者(口罩違規不適用吧) 二、有事實足認其對已發生之犯罪或即將發生之犯罪知情者(口罩違規不適用吧) 三、“有事實足認”為防止本人或他人生命身體之“具體”危害有查證其身分必要者(你如何證明未戴口罩者有具體危害?他一定得了covid-19 嗎?怎麼看得出來) 其餘就更不可能了,不贅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