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牽手」是否侵害配偶權?地院判決竟然否定配偶權!

2021年12月24日 16:22
我覺得B11講得很好,可以參考他的說法 ---------------------------------------------- 今天早上法律討論群的一個群友分享了一個判決,一時間震驚四座,因為這個判決竟然否定了配偶權應該受到法律所保護,雖然是一個地院的判決,但內容實在是太有趣了,所以我在這邊分享給大家,也說說我自己的想法。 判決連結:
一、事實整理 老公跟小三「牽手」,老婆得否主張老公負侵害配偶權之侵權責任,依184、195請求損害賠償? 二、判決否定配偶權 1.(參諸釋字748、791……)可見我國憲法規範已由過往強調婚姻與家庭之制度性保障功能,變遷至重視以獨立個體為基礎之(性)自主決定權。 2.我國憲法對於以婚姻約束配偶雙方忠誠義務,亦不再強調婚姻之制度性保障,轉為重視婚姻關係中配偶雙方平等、自主之「個人」(性)自主決定權,業如前述,足見配偶彼此間為相互獨立自主之個體,不因婚姻關係所負之忠誠義務而有支配他方意志或自主決定之特定權利,故在前述憲法典範變遷之脈絡下,自不應承認隱含配偶為一方客體,受一方獨占、使用之「配偶權」概念。 三、本文見解 我認為,是否承認配偶權以及配偶權是否涵蓋到排除一方與第三人「牽手」是兩個不同層次的問題。 1.配偶權為法律所保護 感情利益原非權利,但因為兩人選擇進入婚姻,此一情感利益之保護升級成為應該被法律保護的權利。蓋於社會通念下,婚姻之雙方對彼此忠誠是一個可合理期待能客觀預見的義務,若有一方違反他方自得主張配偶權受到侵害而尋求法律保護。 判決裡面說我們不應該承認對配偶一方意志的支配,其實任何權利在主張時都有可能違反他方意志,例如在財產契約中遲延給付時我們不會怪罪債權人支配他方應該遵期履約的意志,為什麼兩個人選擇了進入婚姻後,卻可以縱容一方破壞對婚姻的忠誠,侵害他方配偶的感情利益呢? 2.配偶權範圍 承認配偶權與否以及配偶權之範圍是兩回事情,本案中配偶一方與第三人「牽手」,是否侵害配偶權?涉及的是配偶權範圍之問題,法律保障權利之範圍仍應視整體社會對於婚姻內涵是否包括不得與第三人牽手有一個合理、可預見的共識而定,若為肯定則應該認為配偶因一方牽手導致的情感利益傷害屬於配偶權保障範圍,反之如果認為隨著社會變遷牽手已經不是一般大眾認為嚴重侵害婚姻之行為,則非屬配偶權保障範圍。
其實當年釋字748跟791做成時,許多民眾很滑坡的擔心「是不是將來可以跟摩天輪結婚?」、「是不是將來通姦都可以什麼都不用負責?」當時我們也都用力的解釋即使不用刑法處罰,還是可以透過民法約束婚姻之中的雙方盡忠誠義務。本號判決雖然不涉及通姦問題,但是否認配偶權的這個說法恐怕一時間還難以被接受,甚至會被用以印證一些民眾心理的擔憂。 明天司律考試的卡友們加油,在此施法祝大家都高分上榜~
愛心哈哈
30
留言 24
文章資訊
fashidavid
26 篇文章605 人追蹤
共 24 則留言
真的不太意外,當初司法院做這樣的解釋早以預料得到
國立臺灣大學
感覺倫理道德不斷退縮 慢慢走向「只要我喜歡,憑甚麼阻止我」 邁向道德淪喪的世代
fashidavid
B1 B2 畢竟只是地院判決,還要再觀察看看。
國立成功大學
法官愈來愈有腦了
國立嘉義大學
如果婚姻的忠誠義務對應的不是配偶權,那又會對應到什麼呢?
國立高雄大學 法律系研究所
臺灣完了...
東吳大學
說真的判決理由我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至於結果其實沒什麼不好 如果解釋成只有該配偶才可能侵害配偶權的話 白話就是你要請求就跟夫or妻請求啊(通常走到這步也差不多要離婚了) 不然就會出現原諒了不離婚 然後夫妻再一起去要一筆錢
B7 同意 而且也不會有配偶權蟑螂出現(用這個賺錢
東吳大學
我是B7 補充一下 如果不承認「配偶權」但承認「對婚姻忠誠的義務」其實是可以操作的 自然只有婚姻關係「當事人」需要負「忠誠義務」
國立臺北大學
原po 可以跟我結婚嗎 我需要有人每天跟我說這些東西 我不會讓別人侵害你的配偶權的!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配偶權一直以來其實有名稱上的問題以及內涵上的問題,我個人對地院判決的解讀是,地院只是搞清楚名稱上的問題,但沒有釐清內涵上的問題: 一、首先一直以來民法從來就沒有出現或是肯認過配偶權這三個字,在侵害配偶權的案件所援引的依據皆是民法195條第3項所謂「侵害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所以一直來實際上正確的名稱一直都是基於配偶關係「法律上的利益」而已。至於法律效果係準用同條1項規定,又準用乃法律明文之類推適用,本質上與第1項所揭示之類型化人格權是不一樣,只是有同受相同法律效果之必要而已。 二、但實務上一直以來常以「配偶權」一詞相稱,甚至連學者亦有慣用該稱呼,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不外乎就是大法官解釋開了先河做了壞的示範,基於大法官解釋有拘束全國人民各機關之效力,法官、學者要在判決上或文章上這樣用你也不能說他錯,只是大家看到配偶權三個字時都吃了翻譯蒟蒻,心中知道指的是民法195第3項之文義就好,於是就這麼流傳到今天。 三、可是話又說回來,使用民法從未承認過的配偶權這三個字終非妥適,如果不靠翻譯蒟蒻,就解讀成為權利的話,除了否定配偶沒有跟別人打砲、牽手的自由,更會導出我甚至可以要求配偶只能跟我牽手打砲,配偶不得拒絕的答案,也就是地院判決提到的「絕對權」之性質,排除他人干涉為權利主體所支配,這樣無非是把同為權利主體的配偶當作客體在支配,有吃翻譯蒟蒻這倒還無妨,沒吃翻譯蒟蒻的人,就會覺得拿掉這個名詞是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但其實根本都不影響,因為背後在運作的始終都是民法195第3項,除非今天動到的是民法195第3項解釋內涵,否則以配偶權一詞真的實屬多餘易生誤會。 四、但我覺得地院在第二部分關於民法195第3項不包含通姦的情形可能是有疑義的,縱使基於配偶仍然有性自主權,但其並非不得加以限制,地院固然還算用心查找各種歷史資料、運用各種解釋也不失為一種有力的說法,但修法理由只有寫強姦沒有寫通姦並不代表不能有,因為不只是民法有規範夫妻有互負忠貞之義務,更重要的是婚姻也是一種「契約」,而契約是有合意存在的,白話講就是自願性的,這個才是比法律片面要求忠貞義務更具限制配偶之正當化基礎,違反契約自然就是要付出代價,不然離因損害賠償跟離婚損害賠償是什麼?前者性質不就類似於債務不履行;後者不就類似解約的違約金。 五、其次就地院限於強姦而不包括通姦的解釋,好像是本條請求的對象應該是第三人不包含配偶本人,但如果與配偶失和,配偶將小孩帶離家出走並禁止他方探視,則亦有可能構成民法195第3項,此並不因為配偶同享有親權而有影響,如配偶不能濫用親權,則在雙方同有性自主權之下應該也能同樣解釋配偶也不能濫用性自主權,而且從文義上來看民法195第3項,也難以看出有排除配偶這樣的意思,地院這樣解釋讓我覺得有點增加法律所無的限制。 結論:我覺得拿掉配偶權這個名詞就會台灣完了、道德敗壞我覺得此語言之尚早,這個判決過後一樣妞照泡舞照跳,縱使我對於地院關於民法195第3項的看法不一樣,但退萬步言,上級法院對傳統見解的堅持超乎你我的想像,與其猜上級法院也對民法195第3項不處理牽手、打砲、通姦持相同看法,還不如期待上級法院會不會改採飼主對寵物被侵害可以請求慰撫金還比較有可能,雖然我覺得除非修法,不然都是一樣難。
國立成功大學
B3 判決文應該無否定配偶權之概念吧? 個人認為法官的意思應該意指配偶雖有忠誠義務,惟不能基於「配偶的忠誠義務」將配偶當成可拘束、可支配的客體。 簡單來說就是配偶不是你的「所有物」,而是一個活生生、具有自由意思,亦為獨立的「人」。
玄奘大學
B2 不是慢慢走向 是已經直接走向 過度的學習美國式的自由主義(自私) 必然的結果
fashidavid
B12 這段話我認為講的更清楚了,應該就是否認配偶權的意思,你可以點進去上面那個判決連結看看,我其實也蠻怕我理解錯誤會加害給付
國立中興大學
請問法律討論群允許加入嗎🥺
南臺科技大學
我還以為這是我做的判決,立場跟我完全相同,承認配偶權,無疑矮化人權、物化婚姻之任意一方。一個人,要跟誰性交、擁抱、牽手都是個人自由,不能因為結婚就受到限縮。這位法官太讚了!
fashidavid
B15 其實你在賴的社群功能裡面打"法律"就會跑出一堆討論群組了(我也在很多群潛水XD),我們群組比較特別的是有定期語音線上讀書會,只是最近因為司律國考周所以休息,我是想等之後的線上讀書會主題排定後再公布在我頻道上,在這邊放連結我不確定是不是會違反交換個人資料的版規。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B11 我是覺得承認配偶權不代表就會把婚姻之一方視為是權利客體吧 縱婚姻當事人互負性忠誠義務 但實際上仍可以決定性行為的對象 只是會因為義務不履行而產生損害賠償責任 不能說這樣就是被當作權利客體 不然所有負有義務之人不就都變權利客體了? 所以承認配偶權的存在不會導致婚姻之一方成為權利客體才是 再者 絕對權的重點還是在能否向不特定人主張 也就是有無社會典型公開性 我國的婚姻採登記婚 具公示外觀 且婚姻關係有無亦可從一般社會生活得知 比如兩人互動關係、該兩人與其他人的互動 則這種情況下我認為配偶權有社會典型公開性 應為對世權而得對任何人主張 另外 就算一方認為配偶權使自己遭到支配 亦可選擇離婚使配偶權消滅 不存在被物化的情形 蓋如其真有如權利客體要如何主張離婚? 既然承認一方可請求離婚 則其根本不可能是權利客體
國立清華大學
我一向認為婚姻與性係屬二事;然而配偶權的概念、夫妻間的忠誠義務抑或法文「配偶關係之身份法益」,應該也都不以性為限,而涵蓋更廣泛的、一切關於共同生活的經營。換言之,肯定性自主權並不足以否定整個配偶權的存在,更不足以駁回原告的請求,這是本則判決說理有欠周延之處。 而回歸婚姻關係本身,本則判決適正凸顯婚姻觀念正在變遷,以及新舊觀念交會產生的碰撞與衝突。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稱婚姻係以經營共同生活為目的而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的永久結合關係」。持傳統觀念者來看,引號內的文字肯定了配偶對第三者的請求權基礎,是排他性的體現;持新興觀念者來看,引號內的文字強調婚姻關係原則上任由雙方當事人自主,一方面並無第三人置喙之餘地,另方面亦無當事人向第三人求償之理,這才是排他性的真義。 但即便是上述的新興觀念者,也難以否認婚姻關係於某些例外情形,有引入第三人或公權力的必要性(干預或對之求償)。第195條第三項規定,因此以「情節重大」為要件,進而折衷新舊觀念。本則判決捨此要件不用,亦使立法者調和社會上價值觀衝突的美意落空,殊為可惜。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B18 一、那是因為你有吃翻譯蒟蒻,知道配偶權背後依照民法的法理是不可能按照他字面上的意思把配偶當作客體,但配偶權跟所有權、財產權一樣就字面上意思,就是對財產、所有物的權利,但能說我們對配偶有所謂的權利?因法律關係而負有義務當然不必然是當作客體,而應端視權利義務的內容及標的為何,將「配偶人格息息相關的性自主權&一般行為自由(牽手)當作是權利」的內容這就是把人當客體呀,可是透過婚姻關係的解消,這不就又再說配偶是基於主體的身份才能解消婚姻關係,與其在那邊一連串鬼打架說,承認配偶權但又說配偶權不一定是把人當客體,反正配偶可以去解消這段關係,那為什麼不簡單一點用配偶身份法益這種精準一點的用語就好了,而不是倒果為因反正我們又不會認為配偶權是把人當作客體,幹嘛不承認配偶權。 不然我認為承認所有權不等於承認我們對物有直接管領排除他人干涉、使用收益處分的權利,所有權也可以包含我只有單純擁有及處分的權利,不必然包含使用收益的權利...多想三秒你可以說你有地上權就好...。 二、其次一直以來沒有承不承認配偶權的問題,因為第一個民法一直以來條文就沒有這個東西,配偶權是因為從大法官開始用,大家都叫習慣了而已,實際上他就只是民法195第3項的代名詞而已,而本條一直都是「配偶關係之身份法益」,所以你要是覺得這個名稱用的很順了,反正大家也知道是指配偶關係的身份法益,那修法叫配偶權我沒有意見。而不是講得民法好像一直有這個東西,只是大家都看不見所以我們要去承認他的存在。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B20 我覺得你好像誤會了權利的意思 比如在僱佣關係中僱佣人有請求受僱人服勞務的權利 甚至指揮監督 這也是對受僱人自由的侵害啊 我們不是承認僱佣人有請求受僱人服勞務的權利存在嗎? 但我們有把受僱人當權利客體嗎? 一方對他方有權利不代表他方是權利客體吧 不然債務人不就都變權利客體了? 另外其實195條第3項指的是損害賠償的範圍 並不是請求權基礎 也不是權利定義 你似乎是認為通姦是侵害該項的身份法益 但該條不是侵權行為的請求權基礎 請求權基礎是184條第1項前段才是 然後權利並非法有明定才是權利 民法的權利是可由習慣法、法理導出的 所謂與配偶的身份法益就是配偶權的內涵 而不是我們把這個法益強加上配偶權的名字 如認為與配偶的關係只是法律上利益而非權利 是無法構成184條第1項前段的 那195條當然無法適用 畢竟沒有侵權行為哪來的損害賠償範圍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B21 權利客體並不這樣子看的,所謂把人當權利的客體係指一方所主張的權利內涵也就是標的,就是將他人之人格當作內容,以僱傭契約來說你都說契約的標的是「勞務」的給付,不是「受僱人的自由」,如果勞務的標的內容不包含他人的人格支配,這當然不是把受僱人當作權利客體,而是受僱人提供的勞務給付才是這個權利的客體,況且誰說一般契約就不會有這種問題,我要是跟另一個女生合意約定,每個星期要跟我打炮X次(為其服勞務)、住在我的小套房裡要報備行程、期間不能有其他的小狼狗(受其指揮監督),每個月給二十萬零用錢(報酬),阿這樣的僱傭契約不就是實際上的包養(小三)契約,這種契約的勞務實際內容實際指涉支配他人的性自主權,自然就會被民法72幹掉。 再來無論請求權基礎也好損害賠償的範圍也好,首先要先釐清的是184所謂不法侵害他人的事由「本來就包含權利(民184第1項前段)跟利益(民184第1項後段及2項)」,但如果要請求非財產上的損害賠償依民法18條規定須另有特別規定為限,也就是195第3項的那些範圍,因此套用在俗稱配偶權被侵害的案件,實際上指的是先生因為配偶濫用了性自主權被戴了綠帽,導致先生基於配偶關係所得之利益被破壞,而先生感受到「自己」的人格權被侵害,而配偶明知自己有婚姻關係,而背於善良風俗的方法行使性自主權,造成先生「自己的人格」感受到了損害,而這樣剛好在民法195第3項是立法者允許請求非財產上損害賠償的範圍。退步言,縱使用的是民法184第1項前段的權利,也應該要指的是先生主張自己的「人格權」而不是主張所謂對配偶有配偶權,權利主體對自己的人格管領支配排除他人干涉本來就沒有問題,這也才是人格權作為絕對權合理之處。 相反來講如果今天先生反而可以主張「自己有配偶權」就會變成,配偶這個人是先生人格權利內涵的內容,不但配偶對他人行使性自主權是侵害先生的人格權,也會變成先生向配偶牽手或求歡被拒,也是侵害先生的人格權,把「配偶的人格權利當作自己的人格權利內容」來支配,這才是把配偶當權利的客體。 最後權利並非法律所明定但至少也要能透過法律解釋出來,也並不是一昧透過所謂的習慣法或法理這麼簡單的過程,法官造法係基於立法者之授權,惟仍不能逾越立法者之限制,故至少要先確認民法第1條揭示民事,「法律所未規定者,...」才有習慣法跟法理的塑造,因此法律沒有明文配偶權這項權利內涵,要先確認是否是立法者有意的不規定而非法律漏洞。而人格權係抽象法律概念,說白了人只要對別人的反應在心裡頭感受到不舒服都可以說是我的人格權被侵害,故再進一步請求非財產上損害賠償更不宜浮濫創設類型化人格權利,如果立法者肯認配偶權的存在,那何須增設民法195第3項再去準用第1項這麼迂迴,直接就說他適用第1項的「其他人格法益」就好啦,承認配偶權也根本動用不到什麼習慣法跟法理,更何況不吃翻譯蒟蒻的配偶權基於上開解釋哪有什麼法理。 所以套用實務判決的語氣在我的結論:「縱令配偶權在學理上容有推求之餘地,但終非民法肯認之權利」。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B22 契約的標的(主給付)是勞務本身沒錯 但服勞務本身不就同時會侵害受僱人的一般行動自由嗎 畢竟要在特定時間特定地點做特定的事 還要受到指揮監督 這樣沒有支配自由嗎 這時雖然自由不是主給付義務 但卻是一個從給付義務了 這樣不就是對行動自由的限制? 又親權也蘊含人格關係 親權就不是權利了嗎? 具親屬關係之人就是權利客體了嗎? 再來 184條1項前後段要件不同 如果限於後段的話成立侵權的機會會小很多 後段是故意責任 還要行為背於善良風俗 可見要件嚴苛許多 而且配偶的身份法益並非是人格權的範圍 而是身分權的範圍 這也是為什麼要分第一項跟第三項 身分法益具有獨立性 並非人格法益的下位概念 所以說通姦是侵害配偶的人格權是說不通的 他侵害的是配偶間的身份關係 所以是侵害身份權 不是人格權 更精確的說是侵害身分權中的配偶權 所以如果不認為有配偶權的話是無法構成184條第1項前段的 增設195條3項的目的前已述及 係為區分人格權與身分權 立法理由將兩者並列 因其為同位階的概念 非上下位階 故195條3項的立法才是肯認配偶權存在的依據 第3項的準用區分的是身分權與人格權的差別 不是利益與權利的差別 所以認為第3項的準用係否定配偶身分法益作為權利之意涵是不正確的理解 準用的立法並非否定配偶權存在 配偶權的義務並非性交義務這種作為義務 而是不與他人性交的不作為義務(性忠誠) 所以求歡被拒絕當然不是義務的不履行 更不可能侵害他方配偶的人格權 這是完全不一樣的 而且如前所述 義務不履行是侵害身分權 對他方配偶的人格權不會有影響 最後所謂人格權的內涵是人性尊嚴、人格自由 不是空泛的我不舒服就是侵害人格權 這是差非常多的 所以我的結論是: 從民法195條3項之立法理由可得知民法有保障配偶權之意旨存在 且由立法理由解釋與同條第1項及第3項的體系解釋可得知 配偶的身分權係與人格權不同之獨立權利 故配偶權為民法肯認之權利
B23太慢看到你說的了,認同。